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资本项目开放的疏堵之道


□ 马英宁 国家外汇管理局

与其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是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的终点,不如说是开启了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的新起点

  特约作者 马英宁

  近来有关资本项目可兑换的争议再起,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以及社会大众均参与其间。各方的争论不禁让人想起了中国古代大禹治水的传说。

  禹的父亲鲧受命治水,采用“堵”的方法,结果是堤增八寸,水涨一尺,以失败告终。后来,禹临危受命,想出了改“堵”为“疏”的办法,三过家门而不入,最终平定水患,成就千秋功业。人世间的事何其相似,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是是非非不也是在“疏”和“堵”之间打转转吗?

  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表”与“里”

  在理论上看似清晰的资本项目可兑换概念,其实并没有统一、规范的定义。从操作层面看,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指取消对跨境资本交易的管制,同时也取消汇兑限制(包括本外币转换和资金跨境转移)。

  因此,广义上说资本项目可兑换,其实包含交易和汇兑两个环节,它不仅意味着不对跨境资金的自由兑换设置任何限制,同时也将这种不限制延伸到汇兑环节的前置环节——跨境资金流动。交易环节的可兑换决定了何种跨境交易是允许的,汇兑环节的可兑换决定了何种外汇资金可以自由兑换。

  汇兑环节和交易环节的资本项目可兑换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交易环节在先,汇兑环节在后。凡是交易环节已经放开的跨境资金,在汇兑环节理应享有自由兑换的便利;反过来,凡是交易环节没有放开的跨境资金,在汇兑环节也不可能享有自由兑换的便利。因此,汇兑环节的可兑换是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表”,而交易环节的可兑换才是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里”。

  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名”与“实”

  从国际经验看,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重新调整金融战略,把推进汇兑环节的资本项目可兑换作为浮动汇率制度的政策配套。从上世纪70年代的美英,到印年代的欧洲大陆,再到90年代的日本,主要的发达经济体先后完成了汇兑环节的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的菲舍尔(Stanley Fischer),敦促发展中国家有序推进汇兑环节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建议修改相关章程赋予IMF对成员国的监管权限。推进汇兑环节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已渐成国际社会的主流价值。

  受此影响,一些新兴经济体也亦步亦趋地加入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进程中,新加坡和香港已先后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2006年7月1日,俄罗斯对外宣布提前半年实现卢布自由汇兑。2006年7月31日,印度储备银行提出在五年内分三个阶段迈向资本项目更大开放程度的路线图。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全球有不少经济体号称拥有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之”名”,但同时对汇兑环节之前的交易环节仍保留管制之”实”。例如,美国对获取控股权可能会威胁国家安全和涉及银行所有权的投资实施管制;日本对外国资本进入国防工业和军事技术领域设置限制;英国对金融机构的外汇敞口也有管制要求。

  综合来看,对交易环节的资本项目管制大致包括以下几种类型:一是出于反洗钱和反避税天堂的需要;二是出于反恐融资和政治外交原因;三是出于维护国家经济、军事安全的需要,如对敏感地区的房地产或涉及国家安全行业的投资需经专门机构审查批准;四是出于审慎监管或金融稳健的需要,如对金融机构、保险公司跨境资本交易设置相应的监管标准;五是出于宏观调控和防范资本流动冲击的需要,如运用宏观审慎、税收工具等。甚至有些新兴经济体一面宣布放开汇兑环节自由兑换,一面大幅收紧对交易环节的管制,两者相较,对资本项目跨境流动的限制反而变得更加严格。

  国际经验充分表明,取消汇兑环节管制之“名”,不仅符合国际主流价值判断,有利于打造本国开放、包容的国际形象,同时也不妨碍各国行交易环节管制之“实”,保留着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必要管理。这种名利双收的做法对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不是也有可资借鉴之处呢?

  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利”与“弊”

  如果未来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定位在汇兑层面,其“利”大致可归纳为三个方面:一是让中国享有资本项目自由兑换之“名”,融入国际主流价值,提升国际形象;二是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便利市场主体更好地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更好地释放改革红利;三是以开放促监管转型,理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体系,补上交易环节资本项目管理的空白,做到名至实归。

  当然,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把“双刃剑”,放开汇兑环节的限制,会不会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呢?

  从理论上看,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国际经济学中的“不可能三角”理论,其含义是除非保留资本管制,否则货币政策独立性和固定汇率不可兼得。所谓货币政策独立性,本质上是保持货币对内价值的稳定,体现对内平衡;所谓固定汇率,本质上是保持货币对外价值的稳定,体现对外平衡。因此,在汇率形成机制尚未完善市场化的情况下,失去了资本管制这根拐杖,统筹内外平衡的难度就加大了,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顺序问题就由来于此。其实,现在反对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根本原因,是担心汇兑环节放开后自毁长城,洪水猛兽会一夜之间冲毁经济发展的果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资本项目开放的疏堵之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