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瑞士的那些日子


□ 肖向平

  年初中国领导人出访各国拉开了正月外交的序幕,在电视上看到温家宝总理访问瑞士的画面,一下又勾起我对那个美丽国度的无限回忆------
  
  绪斯太太
  
  绪斯太太是我在瑞士认识的第一位瑞士人,因为她是我先生在瑞士留学期间的房东。2002年夏季,先后两次有五个月时间,我们一家都是租住在她家。至今我还记得门牌号码,苏黎世Oerlikon区,Schwamendingerstr 90(99)号。绪斯太太的家,那是一个有一定年头的独体洋楼,地下有一层,地面上有三层,一层是客厅、厨房、客房。我们住第二层,有厨房、卫生间。两间客房,我们用其中一间。房东一家住上面第三层。除了这一栋,她们家有好几处房子,就在这栋楼的前面还有一栋三层楼房,每层有两个独立套间。2002年我们第二次到瑞士就是住在这个楼的独立套间(有两个卧房,带客厅和卫生间)。在某山上她们家还有一处别墅,她曾经建议我们到那小住几日。遗憾的是因我先生的假期已经用完,所以未能成行。她在英国还有一家旅馆,有段时间没见着她,她说到英国那边办手续去了,打算卖掉那家旅馆。
  绪斯太太一家我只见到三位老人,绪斯太太和她先生,以及绪斯先生的兄弟。她有无孩子?有几个?人家不说,我们也不敢贸然地问,西方讲究尊重他人隐私权。绪斯太太是这一家的主心骨,家里家外全是她一个人操劳,她先生什么事都不管不问,也不爱说话,整天不是看书就是呆在他楼上的玻璃房绘画。绪斯先生的兄弟则恰恰相反,爱说话,退休前是一所中学的英语老师,每次见面都热情打招呼,并且向你介绍带儿子去哪里哪里玩有意思。
  绪斯太太的主要“工作”就是出租房子,与房客打交道。绪斯太太除了本国语瑞士德语,还会说流利的英语。这对我们之间的交流实在是方便了许多,尽管我只是个偶而会听不会说的“哑巴英语”,有她在总算还能凑和。苏黎士州属德语区,人们的日常用语主要是瑞士德语,这瑞士德语与标准德语有很大区别,即便是在出国前曾集中强化学习过标准德语的我先生,刚开始一下也还适应不过来,对我来说则是一窍不通。初次见面,我送了一条中国丝巾给绪斯太太。后来我们请她们一家吃饺子,她特意系上这条围巾,和我们一起拍照留念。
  我经常闲着无聊,就到院子里走走,有时扫扫地,其实那地一点也不脏,就是有些落叶,绪斯太太看见了,就在楼顶窗户直对我“Thank, Thank very march”,搞得我不好意思。我非常喜欢她们家的后院。绿油油的草地上,有棵苹果树,还有一颗缀满紫色果实的至今我还叫不出名字的树,靠房屋的墙边生长着几棵杏树、无花果树,望着那红的、黄的、绿的、紫的果实,我心里便生腾起收获的感觉,绪斯太太隔三叉五就摘下果子用碗装着放在院子的桌子上,叫我儿子拿去吃。在靠围栏的地方则种植了各色花卉,开得是姹紫嫣红。我发现这里人家的院子很少种菜,即便没有院子,那窗台上也必定摆满了赏心悦目的鲜花。绪斯太太告诉我们,不要把摘下的菜叶子扔掉,而是集中放在一个筐内留做花肥。使用这种有机肥既省钱,又环保,植物还长得好。绪斯太太一家三位老人在下午、或是傍晚,总是围坐在院子那聊天,绪斯先生更多是一个人安静地看书。瑞士可能纬度高,黑得晚,晚上九、十点钟了,天还是亮的,在外面散步,常常看见像绪斯一家那样围坐院内的景象,这常常令我感动与羡慕。记得我们第一次请客,我一下子就选中了在院子里办,我们跟绪斯太太商量,她爽快地说没问题,并且马上帮我们从储藏室拿来露天用的桌椅餐具,在清风习习的晚上,我们实实在在过了一把瘾,享受了一个温馨浪漫的朋友聚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