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寂静,向着黑夜打开(外一篇)


□ 冬 语

  一把锯子驱散了白天的鸟儿,

  傍晚躺下不会有歌声。

  我的桌子是一片.

  打不开的寂静。

  ——胡安·赫尔曼《树木》

  那般喜爱树木,喜爱黑夜的雪。我知道秋天的季节没有雪.但我有树木。

  我不能确定蝉鸣的声音是从哪儿传到房子里来的,我居住的这所房子在六楼,楼外除了房子还是房子,只有临街的那扇窗户外,长了两排郁郁葱葱的白杨树。到了夏天,白杨的叶子探着身子,伸到窗子边缘,很可爱,很调皮.也令我念想起曾经的光阴。冬季,逢了雪来,深夜的树木黑魑魃的,压了满枝满枝的雪,寂静和我相互纠缠,我活在它的呼吸里,雪花满了心田。

  时间过得很快,这个夏季,也将过完了。

  那般喜爱树木,喜爱黑夜的雪。我知道八月的季节没有雪,但我有树木。

  更加寂静。我的桌子,是一片打不开的静。初秋的傍晚,蝉一阵一阵地嘶鸣,一阵一阵地分裂肢体。它叫着,声音仿佛从桌下传来,也仿佛在窗外,又仿佛无处不在。但我能确定声音是从某棵温暖的树上发出来的。或许真的是从我的桌子里面发出来。我的桌子是乳白色,很漂亮很温馨的白,这使我看不到桌子曾经的质感。我想象着往昔的一把锯子,怎样撕裂了它与清晨的呢喃,如此无奈!

  辗转颠沛,大片大片树木变成了一张张桌子,其中的一张成为我的。我的桌子,变成一片寂静。在这片寂静里,我每天都能嗅到林间的气息,我听到树木发出欢悦的歌声,深绿的叶子,无声的呼吸在我的目光里。而那一季又一季悄无声息的雪,绽放在灵魂的深处,我呼吸在它的洁净里。

  (锯子没来之前,树木生活的自由自在,命运总在某个清晨或黄昏来个大颠覆。树木苍老的身体无法与锯子抗衡,它巨大轰隆的亡去。枝头的鸟儿被惊吓的四处逃散,藏匿林间的那些会呜叫的蝉,骤然停止呼吸。)

  我的桌子原本不是乳白色,它是深褐色,或是黄色。房子里,无处不在的声音骤然停息,整个世界陷入静。这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勇气。

  我的桌子是很美丽,很温暖的那种白,像一层雪花覆在它深褐的发肤。我想,我的树木从来不曾亡去,它由一种美丽,渡成另一种美丽,它的灵魂,居住在乳白色的肌肤里。每天,我都会和它静静对望,我活在它的呼吸里,它活在我的生命里。

  树木,窗户,房子,桌子,鸟儿,雪花,蝉,我

  乳白,熟褐,青黄,葱绿……

  一台小小的笔记本,一颗颗黑玛瑙般的方块组成的键盘,八月的傍晚,构成了我会呼吸的痛。

  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有生命,也是有呼吸的。我在想树木躺倒的那一刻,身体被锯成若干截,它是不是很痛?但因为它是树木,注定它要被做成桌子,或者椅子,它必须在另一种意义的功德圆满里,继续着寂静的呼吸。此刻,它就是幸福的。它呼吸在“我”中,我呼吸在它中,它在我的血液里来回滚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