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镜像


□ 陈计会

  清洁工
  
  他们以存在证明城市的污秽———说这句话时,我的舌头略显迟疑,但脑中层叠的影像又让它变得斩钉截铁———他们大都弓着油光闪亮的身子,让车把与地面保持适当的角度,在大街上迂缓地行进。在城市里,他们站得最低,更接近城市的根部,也更清晰地看到世界被遮蔽的一面:尘土里一片落叶的腐烂;高档礼品盒里一只月饼完整的腐烂;带血的针筒里一枚肉体和灵魂的腐烂……而我站在四楼,我看不到他们被草帽遮住的脸孔,更看不到脸孔上缓缓渗下的汗滴;但我还是看到他们弯着腰,吃力地拉着车子从烈日下走过的背影,以及他们身后干净的道路明天又被落叶和尘埃覆盖。
  旧书摊
  这里堆积着太多的旧日时光、落叶和梦幻:被雨水浸渍的册页又被尘埃覆盖;语词和图影不甘沉陷,在泛黄的思想边缘挣扎着,期盼一双手从时间的彼岸伸来……下午五点半,当饥饿的眼睛从工厂里汹涌而来,摆摊的老头面露悦容,他又迎来了一天中的黄金。无数双刚洗净油污的手在翻转、打开、合拢……犹如拨弄漆黑的灰烬,寻找里面幸存的火种。喜悦和失望在脸上交替出现,并且相继传递,直至天色暗淡……总会有一张张年轻而虔诚的脸被文字照亮,纵使在潮湿、逼仄的出租屋那昏黄的灯下,甚至隔壁轰鸣的机器噪音里。我知道,沉睡的思想一旦抖落尘埃,便会显露里面的珍珠和火焰,同时,我将会看到一些灵魂正被重新书写。
  煤
  乌黑、冷峻、炽热,透过它深色的脸孔,我看见烈火照亮城市的进程和麻木的内心。这是我所忽略的,包括大街上远去的曾与我擦肩而过满身汗味的拉煤人,在今夜一起迎面而来,逼视我的灵魂。这一切,都是源于我手中抖落的那张晚报。轻轻地飘落,却在内心溅起轰然的雷鸣,仿佛听到报上所载的几十条生命瞬间被坍塌的煤窑所覆盖的巨响。呐喊、呻吟、哭泣……静寂,死一般的静寂。所有的血,变得如煤一样冰冷、缄默;而愤慨,却燃起弥天大火。火光中,依然有管理者在觥筹交错;依然有包工头在夜夜笙歌;依然瞥见制度在墙上安然昏睡。火光之外,晃动着无数双无助的手、乞求的手、抗争的手……我不忍再睹,泪水落到报纸上,口中默念着:煤———一朵火,从我的内心突然蹿出。今夜,我看到漆黑的城市被它照亮,麻木的内心因之变得冷峻和炽热。
  讨薪者
  每年此际,他们都以群塑的形象伫立在寒风中,那些伸展的手臂像落尽叶子的树,剩下瑟瑟发抖的枝丫,能否叩开年关紧闭的朱门以及为富者冬天的内心?各种神色在他们的脸上交替演绎着相同的主题。风中那喑哑低泣的谣曲里,包含了旋转的砂轮、磨蚀的双手,以及乡下儿女紧倚柴扉的期盼。法律是一个势利者,此刻正躺在纸上沉睡,泪水无法将它打动,正如一些铁石心肠的雇主;愤怒中忽而有人破门而入,它就一跃而起,成为维护正义的绳索。当被逼得走投无路的青年颤巍巍地爬上楼顶,黑压压的旁观者纷纷射出舆论之箭,是射向漠视生命者的内心抑或为富不仁者的嘴脸?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