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阳树


□ 罗文发

  我踏上青石板的街市,仿佛走进一条较宽的巷道,“西大街”流传长久,到了今天,应该喊它西小街了。自然,小街有小街的风味,它飘拂着油条、面窝、热干面、欢喜坨的油香,还有那匠人们巧作的一摞摞、一挂挂竹、木制品的清香。老爹的糖担子是固定摆在街尾的,那一日,我寻汉阳树,打他身边经过,老爹的小糖勺在炉子上烤了几烤,拿起迅即在石板上竖浇,横浇,点点,划划,一收手,一棵大树印现,老爹扬脸招呼那小孩,“伢,拿去,汉阳树。”
会不会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呢,“请问老爹,汉阳树在哪一块?”
老爹朝我望望,“自己找呗,一指就知,没有味哟。”他带着一种神秘,亮起那黑幽幽的眼睛。
踏破铁鞋无觅处,我都来过好几次,也向人家打听了,都是一个不清楚。老爹冲我手摊了一下,又忙开去,我只得独自离开。“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唐时崔颢或是站在江中一叶舟上,或是登上蛇山黄鹤楼,他手儿挥起,对天而吟,吟出那《黄鹤楼》。有学者考证出,后辈敢在高人头上动土,原是“春草青青”,被改成为“芳草萋萋”,殊不知这样一改,春草低迷的景象没了,和“晴川历历”这句的对仗、韵味打了折扣。汉阳树本在晴川阁,我那里也去过,除了楼阁亭台,却没有一处阅古的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汉阳树”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