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医学的“混账”


□ 王一方

在我们的日常交往中,有些词语是需要进行一番甄别的,譬如“混账”,本来意义是商务交往中的“账目混杂”,它会给正常商务结算带来一些混乱,解决起来并不难,招来交易双方坐下来细细分辨开来就是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混账”变调了,逐渐演化成一个道德感、情绪感都很强的训斥语。其实,这世界是复杂的,许多事、许多学问都遵循“混沌”的原则与规律行事,不会全是“小葱拌豆腐”,需要“王顾左右而言他”。因此,我们不能完全以会计或审计的头脑处事,把“混账”的眼光与多元的思维统统打倒。也不能一听说“混账”,就毛孔发冷,以为在挨骂或者受斥。
无疑,人类认识自身的医学是复杂的,它的身份就有些“混沌”,医学是什么?一直是一个问题,是科学?是人学?在国人这里,无论是知识分子,还是普罗大众,都坚信医学是科学,只有“一小撮”人文学者认为医学也是人学(包括人的科学),但在西方,“医学不是科学”的认知却是十分普遍的。或者可以折中一下,既是科学,又不是科学,基础医学是科学,临床医学更多的是技术与艺术,因此,诺贝尔奖的医科分项叫“生理学及医学奖”。
要厘清医学的属性问题,还得先定义好“科学”的内涵与外延,在中国,社会大众语境中的“科学”是真理的代名词,是正确性、实用性、权威性的知识与方法,在这个意义上说话,医学必定是“科学”,这涉及医疗活动的社会合法性问题。
严格意义的科学源于西方的两大历史思潮,一是古希腊学统中的“为真理而真理、为学术而学术的,而非功利地对自然界的纯粹理性与客观秩序的探索活动”,这种类型的科学,“五四”时期被译成“赛先生”,颇为传神,它的特征是内在性、纯粹性(非功利性)、批判性、建构性,科学史学者吴国盛称之为“沉思型的科学”。
科学的另一个理解是指欧洲大陆在文艺复兴之后,伴随着近代实验技术与方法兴起之后的“以预测为先导(自觉的而不是自发的)、锁定特定的研究主题与条件、随机取样、可重复实验、运用统计方法进行结论分析”这样一系列重证据、重实证、重数学运用的还原论研究流程与形而上学的思维范式。其特点可以归纳为真理性、探索性、客观性、随机性、可重复性、功利性,吴国盛称之为“力量型的科学”(有一说为“实验型科学”)。
如果按照广义的科学定义,医学即科学没有疑义,但如果遵从严格意义上的“科学”传统与立场,医疗活动中的许多程序与内容是必须“入另册”的。譬如“病因”,科学的病因学必须是客观的,因果链条的演进关系是循证的、确凿的,统计数学的导入提升了医学群体研究、疾病一般规律的认知水平,但是无法突破因为“个体”医学研究的复杂性“高墙”,抵达“个体”人类的多样性、复杂性包裹的“真理内核”,何况我们当下许多的病因追究仍然是离体、动物体、静态的,单因素的,单向度的,线性的初级研究,需要在活体、人体、动态的,多因素的,多向度的高级研究层面上“补课”,因此,许多情况下,尤其是个体疾病的因果分析都是推测性的、或然的、片面的。现实的研究瓶颈是“脑科学”的精微奥秘至今迷雾重重,人类的躯体性,即生物学属性与灵魂性,即心理学、社会、人文属性无法在这里融会“并账”,只能简单“混账”。
病因学的“混账”境况必然波及到治疗学,科学的治疗应该是针对真实病因的“靶心”处置,但无奈我们很多情况下,无法寻找到真实的、彻底的、完整的“靶心”,也就无法给出病因学治疗,而只能做发病学、症状学处理,甚至只能做泛化的准心理学治疗(安慰剂治疗,而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心理治疗)。心术不纯者更是为了提取药品奖励,把有用的,没用的,甚至有害的药品统统堆上去,开的不仅仅是学理上,更是良知上“混账”(医德沦丧)的处方。回顾一下近代医学的历史,检点一下自己的医疗行为,医学都干了些什么?都能干些什么?我们应该建立自省力,尤其对于人类在医学上的“拯救力”(干预力)不应该太狂妄,过分乐观,要常怀敬畏之心。在临床上常常有这样的现象,资深大夫说话、下结论比较谨慎,多是“以×××多见,”“以×××可能性大”、“我们将尝试做×××治疗”云云,恰恰是初出茅庐的医学生口气最大、结论最肯定。同样,在美国有一个不知名的撒拉钠克湖,湖畔有一座医生的墓庐(里面安卧着一位不知名的特鲁多大夫),墓碑上这样写道:“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个墓志铭大概真实地表达了近二百年来人类医学与医疗的心态与姿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