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人秋月


□ 江 暖

女人秋月
江 暖

一位流离在内蒙古地区深山中的北京女知青,被当地农村妇女秋月收留,因而发现了秋月不为人知的凄惨故事。她们的朝夕相处,让秋月感悟了自己苦难的命运。善良的秋月终究被愚昧吞噬。在她结束生命后,女知青对于无知的自己到农村去会大有作为提出了深深的疑问……

在我插队生涯的最后几年,知青点的同学相继离散了。因为没有地方可去,我还须留在深山中。
守着山坡上这所孤零零的土房子,抬头就是延绵的野岭,对于一个20来岁的女孩子来说,惶恐不安又不知所措,在所难免。
其实,当地的农民不怎么搞阶级斗争,他们没那闲心。即使一家子堆在一床被子底下睡觉,也无暇去想这是否得体,先要奔吃的,填饱肚子的事最要紧,政治运动绝当不了饭吃。
由于斗争观念薄弱,就不太歧视地富反坏右子女,因此我对他们充满了深深的感激。即便这样,心里还是很明白,自己与当地人的交情是那样淡,淡到不知与谁诉说我的困境。
多亏女房东听说后找上门来,主动收留了我,不然,在那么动乱的年月,这三年里会遭遇什么,真无法估计。
与此同时,这个叫秋月的房东女人和她的故事被我发现了。39岁那年她死了。从此我便把秋月埋藏在心的深处,试图淡忘她。
对于“文革”,对于还未成年的小孩子,不得已而中断读书,不得已而下乡,尤其是到农村后,知青能怎样地有作为,那时的我懵懂着,懵懂得一塌糊涂。
在与女房东的共同生活中,我的言行是否影响了她,招致她最终选择了死,答案都是模糊的,理不出半点头绪。
她死后的第二年,我回到北京。20多年来,我没有与任何人提及过她,也尽量不去想她。但是,秋月,我的女房东,真正忘记她是不可能的。
26年过去了,我又经历了多少悲欢离合,阴间的秋月从不打扰我,原以为她安息了,不想近日她却姗姗来到我的梦中,欲言又止地犹豫着,神情依旧那么悲哀。这样的梦,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做。
难道是要诉说她的真情?
我告诉她,我知道,我已经知道了。梦中,我大声地告诉她。但她还是凄楚地连连摇头。
醒来后我追忆梦中的她:莫不是她挂牵她的儿女?
漫长的岁月过去了,我也许有了回忆她的勇气。那山村不知变得怎样了,她的儿女想必已经长大成人。
回忆是必需的,我决定重回故地。
从北京出发,经历了两天的路程,火车终于缓缓地停在那破旧的小车站上。又是秋天。我贪婪地看着这灰色的山林,每一棵树,每一根草,似乎都是我曾经抚摸过的。恍然间,我明白了,原来自己一刻都不曾忘记它们。
伤口再次被撕开了。
那是1968年,别了正是“红色海洋”的北京,从未离开过家的我,随着满载知青的火车走了三天的路程,到这里时正是秋天。下火车后,举目望去,眼前的草甸子与远处的山脉都笼罩在一片似雾似雪的灰色中。到底是兴安岭深处,刚进九月,已经很寒冷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