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善美的情感宣泄与追求


□ 张泽勇

真善美的情感宣泄与追求
张泽勇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毛病:读书只喜欢洋人的、古人的,不大喜欢现当代作家的作品,对宜昌本土作家作品就看得更少。
个中原因我想很多朋友不言自明。人生苦短,精力有限,若要悉数读尽天下书,即使活上千年,也恐难完成此任。因此,藏书要藏名著,读书要读精品,这是我一贯的阅读主张。况且,名著、精品不是哪个党派、哪个文豪、哪个权威机关评判的,而是靠时间和历史这两位无情而公正的大师定夺的。
智者千虑,也有一失。我不是智者,当然也就不知失之多少回了。譬如,不大看或者说根本不愿看宜昌本土作家作品,就是一大过失矣。究其原因,还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之俗念作祟。2006年9月,颇得余闲。我受宜昌市作协指派,以三峡晚报《宜昌作家撷英》专栏为依托,编辑《宜昌作家散文选》。我要感谢市作协给我这个机会,让宜昌作家的作品着着实实给我上了一课,使我懂得“自己的文章,别人的老婆”的理论是多么荒谬。我在编选此书的时候,完全可称得上“沉浸浓郁,含英咀华”。我几乎天天被宜昌作家的作品所感动。感动之时常常忘形,还情不自禁冒出粗话:“狗日的,写得真好!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啊!”人有时也怪,似乎只有说粗话才能把感情表达得酣畅。
光说粗话毕竟低俗,还得说说好的理由。
老作家如鄢国倍、黄声笑、习久兰,我就不说了,他们的小说、诗歌,早有《中国当代文学史》予以定评,用不着我在此多嘴饶舌。我只是想说,他们是我们宜昌人的骄傲。就是因为有了鄢国倍的《漩流》、黄声笑的《北京见到毛主席》、习久兰的《公社铺云我下雨》等作品,才使中国文坛不敢小瞧宜昌。
还是说说这本选集的作品吧。
最能让我震撼的是以映泉、吕志青为代表的小说家的作品。映泉、吕志青、姚鄂梅、田天、陈宏灿、蒋杏、万昌言、周立荣、韩永明、闫刚、陈孝荣、杜鸿等人,他们的散文作品,有点像苏东坡表述自己的作品一样:“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在平地滔滔汩汩,一泻千里。”何以造成如此局面?我姑妄猜测:这是由于小说家长于叙事使然也。小说家写惯了人物命运,当不是用一个又一个情节来铺陈故事的时候,只是选取写小说剩下的边角废料,但这个边角废料绝不是普通材料,看似平常,其质地是那样坚实,光泽是那样动人,因此加工成的散文作品虽说只有一两千来字,其内容也只是生活中的某个瞬间,但表达的思想感情,却能给你灵魂深处以重重一击。映泉的《最后一念》(嘿,题目令人想起都德小说《最后一课》),写的是文革时期舅爷弥留之际说的一句大实话:“……斗人的,挨斗的,反正都是要死的。”就是这样一句具有哲学意义的语言,叫映泉胸襟突然豁达,从此懂得了人生。他的语言也许没有散文家的语言那样华丽,但叙述从容不迫,张弛有度,千字短文却能胜过言之无物的洋洋万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