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干燥(小说)


□ 李燕蓉

不能说似是而非、模糊不清就是一件好事情,但,毫无疑问,许多时候,它比清晰、明白更让人容易接受、容易放心,确切地说是容易让自己放下心来。她在一件事情上已经纠缠很久了,不要以为她见到了水落石出的局面,没有,一点儿也没有,连石头的影子也没有看见。她常常怀疑真的水落下去了,露出的恐怕也不是石头,而有可能是一些烂泥、杂草和许多乌七八糟的东西。分辨它们仍然需要漫长的时间。许多时候,你会听到门的另一面有许多模糊的声音,有一天你真的破门而出了,吓倒的不是别人,是你自己。你会发现除了黑乎乎的夜空,什么也没有,连声音也消失了,这一切不是做梦吧?可惜,没人回答你。
那天灯光暗下去的时候,她和别人一样,也暗了下去。
银幕上可以看到一个大大的翘翘的臀部,很美,很性感,是近镜头。之后,一只保养细腻的手在温柔地抚摸它,享受着这个裸露的、毫无保留的身体的皮肤。紧接着,镜头拉长,可以看到整个身体横卧在一张小床上:是一个婴儿,上面俯身的女人扮演着母亲的角色。在下面的镜头中,她抱起小孩儿,半张的嘴唇亲吻着婴儿湿润的、软软的、大大张开的嘴。这个时候镜头又推进,同样的亲吻,在被画面隔开后,在近镜头下,突然有了一丝性感的味道,最后画面就定格在这对湿漉漉的嘴唇上,下面打出了广告的字幕。
片子放映完了,小惠和大家一起都保持沉默,虽然在这之前她已经无数次的看过,但,那都是一个人在看,她甚至为自己的创意感到陶醉。现在,一些暧昧的东西弥漫了出来,充斥着大厅的每个角落。虽然没有人和她的眼睛对视,但她仍然明显地感觉到身上爬满了各种杂乱的目光,正一寸一寸地在她的衣服上移动,她担心,它们会穿过衣服直接趴在她裸露的皮肤上。人的交流,原来也可以不用语言,甚至不用眼神。在特定的时候,靠空气就足以传递一切。心照不宣地沉默,又心照不宣地明白。这种本领究竟是怎么得来的?天生就有吗?像刚生下的孩子一样会哭、会吃奶,还会拉屎;还是后天培养的?想到这儿,小惠不由得笑了一下。很快,大家也和她一样笑了一下,也有人会掌握不住分寸,笑了两下,甚至三下,但,他们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多余的目光立刻都投了过来。
在家里,小惠又放了一遍自己剪辑的广告片,看着潮湿的嘴唇在近镜头中碰到另外一对潮湿的嘴唇,她忽然意识到,他们为什么会分开的真正原因了,他们从来不以这样方式亲吻。她甚至感到惊讶:难道我们真的就从来没有这样亲吻过吗?
有过。记忆可以往前推,就像镜头一样,往前推,再拉近。那是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随便聊着什么,他一直看着她,确切地说是看着她的嘴。后来,在一个昏暗角落里,他们一言不发地互相亲吻起来。他们的舌头表现出非同一般的热情,不知疲倦地缠在一起,对于身上腾起的欲望,两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压制着,他们都不说话,只有唾液来以他们的名义说话、交谈。
那种时候一定很少,小惠努力回想,也只想到一次,或者两次。更多的时候嘴唇只是一个短暂的跳板。有时,连跳板也不是,直接就进入了。小惠把头埋在沙发里。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如此仔细地想过呢?虽然对那些早已存在的东西视而不见,但它们的投影却一天比一天浓重起来。直到许多东西被遮得面目全非。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几月几日,什么时间?小惠开始在记忆里努力地搜寻,从哪个时刻起,它们开始转变的?一定应该有个时刻吧!就像分水岭一样,把一些东西分开来,也许有,但小惠无论怎样也在记忆里翻不出来。她的记忆像一个旧仓库一样,没有目录,没有简介,走进去碰到的只是一些零星、散碎的细节。有的被灰尘盖住了,完全不知道它究竟是些什么,有的裸露着,也被碎成一块块,东一个西一个地摆着。一切都杂乱无章,有些东西甚至看起来相当陌生,几乎像是别人的,也许真是别人的吧,但,怎么会摆在这里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