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智慧的诗意写作


□ 李 骞(彝族)

  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特殊表达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诗人不同于别人的语言叙述方式和情感的内在抒写结构。诗歌的审美感情来自于诗人对生活的感悟,来自于诗人对现实世界的审美发现。生活是五彩缤纷的,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美、找到诗。诗人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他能够在普遍的现实世界中发现别人不能发现的诗意,找到属于自己表达美的特殊方式,用诗的审美形式打通现实世界与情感世界的隔阂,向读者提供一个纯静的、智慧的世界。这就是我读诗人黄立新的诗集《沉香》的直观感受。
  萨特说过,文学作品的阅读是一种号召。萨特的本意是说阅读作品的过程实际上是读者与作者的一次情感共鸣,要达到这样的审美高度,首先要取决阅读对象的魅力。我读《沉香》就常常被诗人营造的文化诗意世界所打动,尤其是夜晚静谧安宁的时光,那些充满智慧的精美诗行,总是让我一次一次地为之感叹而激动,诗人总是出其不意地创造一种静穆的氛围,使读者流连于诗歌所构建的艺术境界而忘记生活的烦琐劳顿。这种阅读的“号召”,是近年来阅读诗歌时很少感受到的,我想这就是《沉香》艺术力量之所在吧!比如《梵音园》,这是诗集中比较长的一首诗,也是诗人黄立新在写作过程中倾尽全部情感完成的一首佳作。诗人在题记中说:“独居边城,清雅的居所令我安静,故常有诗眼放光。小园有鸟语、葡萄、梨树、桃树、枇杷树、青草地,很是怡情乐意,触发心机。自起名为梵音园,诗可为证。”从创作发生学的角度讲,《梵音园》应该是黄立新有感而发的作品,就是古人所说的“吐纳英华,莫非性情”的缘故。正是边城居所的幽静氛围,开启了诗人的创作欲望,点燃了诗人的激情,自我情绪在客观物景的驱赶下,升华诗歌的审美华章。“你声音的门轻旋/有无痕的点化/在飞鸟掠影的禅羽/淡入我秋/浮现生命的舟舸/在中流击水。”这是物化了的自我情感的披露,诗人面对宁静的外在环境,自然而然地感受到天籁之音流入心境,点化了诗人对人生的再思考。“无论安座与静卧/都在你的圆润里/葡萄的玉架下/我模仿一种/青翠欲滴的修正。”人与环境和谐相处,使自我生命与外在物象融会贯通,达到物我合一的完美境界。无论是“安座”或是“静卧”,自我人生都在“葡萄玉架”下得到圆满“修正”,得到创新与提高。
  这首独居边城完成的长诗有一个隐性的内在结构,即诗人将纷繁复杂的现代生活安放在一个宗教般的田园境界里,以隐藏于诗中的禅意人生来统摄诗歌的意象,完成诗意的创造。作品共分为三十节,从诗歌的表层结构上看,每一节之间并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初初读去,甚至觉得有些散乱。但是,仔细体味,便发现诗人因为外部境遇的宁静而触发心机,产生了一种淡泊的心境,并采用自动写作法,以意象的随意转换来记录刹那间的思绪,从而达到诗歌的审美创造。诗人首先将外在物象内化为自我情感,然后沿着情感的脉络,以禅意入诗,完成诗歌的审美构造。正是这种诗意的智慧写作,使《梵音园》在技巧上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观音/观大千世界/穷通万物的声音/晨景的福语上/我断笔修改/近山识鸟音的诗句。”这是诗作的第一段,也是全诗结构框架的纲领,沿着这个思路,诗人用他对禅意的领悟来描述大千世界的尘世生活,并对现实人生作出独特的判断和体察。
  当然,这样的写作策略不独《梵音园》,而是贯穿了诗集《沉香》的整个创作过程,像《如来》、《丹田》、《千佛手》、《感悟》、《心印》、《云游》、《羽化》、《慧根》等一系列以禅入诗的作品中,都有着这种智慧的诗性光彩,都具有独特的美学意义。比如《沉香》这一首诗,诗人之所以用来做这部诗集的书名,自然是作者自己非常钟爱的缘故。诗中写道:“一朵禅意的慈光/露莲的温润摇红/摇淡淡落月如怨/轮回的眼睛/翔动旋即沉静的纯情/再回首/独见一抹红颜/浮生于风烟上。”现代诗歌就其形态的特殊性而言,主要在于表现情感的直接性,诗人将客观存在的外部生活溶化于内心,以抒情主人公的身份向世界说话,向读者传递自我的心灵活动。《沉香》所表达的就是客观对象激起了诗人的心灵悸动,在对“禅意慈光”的一刹那心领神会中,获得了一种超于时间的感悟,于是便有了“浮生于风烟上”的感慨。如同诗人在后记中所说:“《沉香》是由一生二再生三的变奏,再现的是极空的云游状态到回归的真实到平淡的安静之心路历程。阅历的机械在外,世情的点染也在外。诗中惟有我铸炼的情景安在。所有的诗都未免有情,而惟‘沉香’一首最甚。”
  确实如此,《沉香》就是诗人内心最真实的情感显现,诗人在“禅意慈光”的启示下,引起主体情感的波动,凭借自我的生活经验,通过联想功能的巧妙调动,达到自我与外在物象的同化,从而丰富了作品情感的深厚内涵。在作品的最后,诗人发出这样的感叹:“哦一朵禅意的慈光/是那首穿越古今的神曲/是神曲里精修微藏的音符/是一种超然点亮的姿式/一为无劫的横空/一为奇观再现的绝世。”一首成功的诗,首先必定是诗人个性化情感的流露,《沉香》这部诗集中的诗歌,可以说几乎都是诗人内心情绪的表达,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部诗集中的很多作品,非常逼真地表现了诗人对客观物象心理反应而生成的情感世界,如《飘痕》、《大漠行》、《漂流瓶》、《龙景》、《空山》等作品,都是以禅意去解释万物的生存原理,以外在事物作为艺术中介,释放诗人的智慧性情,表达诗人的审美情感,从而达到了“情动于中而形于言”的高层次的诗歌艺术境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