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湮没的杨公堡


□ 郑毅

  我登上了秦岭脚下的这块土塬,在一个秋日的午后。

  站在高塬上,放眼望去,只见黄土高原纵横叠加的沟壑在脚下延伸。草木已微微泛黄,生命的迹象也在悄然隐藏。眼前,没有多余的色调,一切都裸露着自然的本质:灰蓝的天穹下,以灰黄为主色调的黄土高原就这样在眼前铺陈开来。

  黄河就是从这黄土高原脚下冲泻而过的,在经豫西之前,奔腾出了它最壮观的一段陡弯。一百年前,它浊黄如铜,泥沙沉重,把豫西的讯患和本色传达给半个中国。一百年前,杨公堡就出现在豫西野莽的高塬上。

  杨公堡坐落在一块突兀的土塬上。它高踞在塬顶,仿佛斜睨着俯视四周的一切。一条仅容两人并行的小路在山间蜿蜒爬行。就这样,一条不规则的纤细曲线,把城堡与外界连在了一起。小路的两侧,是风雕雨刻了千年之久的悬崖峭壁,荆棘密布。

  猛然间,山谷里窜起一阵风来,掠起了我的衣襟。一阵恐惧紧接而来,秋风会不会无情地掳去我的一切呢?

  四周很静。清冷的阳光释放着少许的暖意,只有山风发出飒飒的声音,给这午后平添了几许冷寂。眼前不远处,就是杨公堡了。依稀望见城门嵌在一个高高的大土堆边上,一旁,有一截高高的断壁残垣孤独地站着。

  一

  穿过那条窄窄的小路,矗立在我眼前的便是青砖砌成的城门了。

  南面的第一道城门有两层楼那么高,青砖已泛得发白。顶端的门额上刻了三个篆字,有兴趣的人经过了一番研究,也只是揣测为“定远山”三个字。门额四周环绕着回形花纹,上下四幅浅砖雕文图案,分别是琴棋书画,似乎暗示了城堡主人的书香身世。门额的左侧已裂出一条几指宽的裂缝,仿佛是一本古籍残损的封面。

  不觉间,我放慢了脚步。

  仅剩的一扇四指厚的木质城门半掩着。我轻轻推开,浑重地“嗡”一声,打破了这午后山谷的沉寂。迎面是第二道城门,高大的砖拱城门,主体为夯土结构。门额上写着行书“层峦耸秀”四个字。站在此处极目远眺,道道沟壑与起伏的丘陵纵横交错,开阔而深远。可以看出,当时的主人选此筑堡,眼光确实非同一般。

  据有关史料上说,杨公堡是清代两位杨姓兄弟合力修建的,具体年份已不可考。这两兄弟是现在灵宝境内岳渡村人,拥有大量田产,并在当时的灵宝县城开有多家商号。我不禁疑惑,他们为什么弃平原华府不住而要在这个险峻的山头筑堡呢?莫非这样舍弃是一种无奈,抑或眼前的坞堡有着非同寻常之处?

  细观城门两侧,沿峭壁边缘立起了一道高约七八米,底宽近四米的夯土城墙,将村寨与外界阻断。在两道城门之间,正好形成了一个类似瓮城的结构。如果有人攻寨,即便侥幸通过狭长且毫无遮拦的山道突破第一道城门,也正好暴露在两道城门之间的狭小空地,成为守城人绝好的靶子。杨公堡的四周,以险代墙,易守难攻,在那个年代,这匠心独运的防御设施,为杨公堡提供了最精心的呵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