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摘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寂寥的白衬衣


□ 韩浩月


天气热了,手指掠过衣橱那一排白衬衣,终于没有勇气找一件出来穿在身上,想起去年,为了了结自己多年来的“白衬衣情结”,一口气买了七八件白色的衬衣,有的躺在柜子里,还未拆封,而我,却与过去的我就此别过了。
少年时,很没出息,在课堂里经常看言情小说,现在想来,喜欢白衬衣与此不无关系,因为,书里的男土角通常都是白衬衣加身。可惜,貌似的文质彬彬并没能掩饰我内心的狂野,在1990年那个小县城的街头,经常可以看见一群少年抽烟、打群架,而我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白色的衬衣和袜子,青色的裤子和布鞋,廉价的纯真年代,就连痛楚都是混沌的那件撕裂的白衬衣和疼痛的青春被团成一团,抛掷在记忆最沉寂的角落中,连风都吹不起。
成年以后,很少再去碰触白色的物件,包括白色的衣服。有很久以前,我一度认为成人的世界是肮脏的,充满斗、虚假与不公,就像一张愈收愈紧的网,而如今,虽然我没在这张网中自甘堕落,但也常发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伪善感叹。每当在街上看到那些踩着单车带着女朋友的白衬衣少年,总会生仰羡的眼神,青春小鸟一样远去不回来,同样,那些白衬衣飘飘的年代也不会再回来了。
我对白色有一种近乎偏执的完美期待。白色的衬衣对我而言无疑是一种隐喻,白色意味着洁净、高贵、一染纤尘,我深知这样的境界几乎不可能存在,也没有人能有这样的品质一一除了孩子,而孩子通常是喜欢五颜六色的,在他们眼里,白,可能意味着一无所有、索然无味,当他们明白“白”的涵义的时候,他们的内心早巳被这个急功近利的世界污染得如同城市的天空。
一年四季,我穿着灰色的衣物在城市中穿行,冬天的时候,黑色的棉衣把自己紧紧包裹起来,白衬衣在我的身上永远呈缺席状态,因为我不能忍受一天下来领子上泛灰的印痕,挺直的白衬衣在洗衣机里经受自来水和洗衣粉的一番之“摧残”后,整体皱褶、泛黄……
我常想,如果能有一段空闲的时间,不出门,也没有杂事烦扰,我会挑一个阳光很好、空气很清新的日子,穿上自己心仪的白衬衣,坐在沙发里,抽烟,思考一一还是别讽刺我好了,我永远不会这么干的,因为,单单是这个想法,就让我觉得足够矫情了,我远还未小资到这个地步,想想只是想想而已……
听说早在几年前,“穿西装,打领带”就被列为“四大怪”之一了,如果里面再穿件白衬衣,估计除此之外还要再添一个“四大傻”的称谓,所以,有几天早晨,我总会在卧室里掂量一番,然后冲到衣橱边,随便套了件T恤就走,那些被我冷落的白衬衣,估计还得几十年寂寥下去,直到我白发苍苍的那一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都市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都市文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