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霞


□ 陈影

陈 影

头一回见到秋霞,是在1998年秋的一个傍晚。

那天我随部队执行任务归建小憩。所谓小憩,主要给执行任务的官兵添购一些日常用品或缝补衣鞋,短的两三小时,长的半天。这次小憩是半天,我便拎上几件破口的军装,到驻地不远的三天门小镇。

三天门小镇位于104国道湖州郊区段,距营区七里的路途,因为不算远的缘故,三天门小镇便成了我们唯一可去的集市。小镇不大,但人口密集却也热闹,百米长的街道,随处可见忙碌的人们,闲散的鸡狗,很有地道的乡土风味。

国妹裁缝店是我和战友们常去的一家小店。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名女子低头缝着手中的衣服。大概是听到来人的脚步声,她本能地抬起头,从木凳上站起来,却没问话。这是一张陌生美丽的面孔,我确定她是新来的。“你能帮我缝几件衣服吗?”她没有回答我的问话,随即伸出手接过军装。

“你不用缝纫机?”我见她取来针线欲要缝补,便惊讶地问。不料我质疑一问,她的脸红了,像一枚微微成熟的果子。“机子还不如手工来得细呢。”我忙作了补充,随口道出一句安慰她的话。

把军装一交回头再取已成习惯,然而她的一语不发,此时却成了一种诱惑,诱引我打消即刻离开的念头,竟贪婪地打量起她来。健康圆润的脸蛋,被过肩的秀发半掩着,而身上散发出的青春朝气,让我确定她的年龄应该比我小几岁,二十不到。上身深红色的毛线衣,光滑鲜亮,宛如天边美丽的秋霞,给了我久违的温暖。而最叫我陶醉的便是她的那双小手,轻巧地像飞转的梭子,挥动着手中的细线。多巧的手呀,她定会巧编出美丽的彩绸,我愣愣地遐想……

“好了。”她的声音很轻,像蜜蜂采粉发出的声响,悦耳动听。大抵是我的贪婪吧,使得她美丽的脸蛋漾起了桃色的绯红。我赶忙从贪婪里回过神来,急着掏钱以解窘态。她拉了拉缝补处,将军装叠好递给我。好美的一双眸子!而眼神却充满着忧伤,一种让人一睹就疼的忧伤。

把钱给她,她却摇摇头。难道是给少了,我欲再掏钱,她又摇了摇头。我为她的举动感到意外。她见我不解,便畏畏缩缩地接过纸币,倏地,她的眼里挂满泪花。我为她这突然落泪而手脚慌乱,拎起军装转身便走。

她的泪花在告诉我什么呢?而那双美丽的眸子为何写着忧伤?

次日,部队开拔执行新的任务。从安吉天荒坪执行任务归建,已近一月。不知怎的,我突然有想见这个女孩的念头,胡乱挑了两件军服告了假,便急切地朝三天门小镇赶出。

站在店门外,往里环顾,却不见她的身影。倒是老板娘见我在店外犹豫地张望,朝我打了招呼。我把军装往柜台上一放,头一回走向在里屋门口玩耍的小女孩。她的确不在,我的双眼证实了这一点。虽与老板娘挺熟,但开口打听就一次面缘的陌生女孩,却提不起那份勇气。我唯一遗憾的是,居然不知她的名字。

“你找秋霞吧。”

“她叫秋霞!”我为老板娘看穿我心思的敏锐洞察力感到吃惊,但也心生暗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