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鬼·初恋


□ 李敬宇



儿子回来跟我谈鬼,谈得一身冷汗,还眉飞色舞,我听得目瞪口呆。儿子今年才十岁,上五年级,居然跟同学们一起去看“鬼片”。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鬼片”,虚心请教,才晓得是电视录像厅里专门播放的那种讲鬼故事的片子。我不晓得这“鬼片”有什么好处,就教育他,说世上原本是没有鬼的,不要看那种片子,看多了,自己吓自己,犯不着。儿子小小年龄,却有自己的理论,说人家香港、日本,“鬼片”盛行,莫文蔚、舒琪演的鬼,那才叫绝。儿子竟然点出了一部“鬼片”的片名,叫《僵尸先生》,想了半天,又点出一部,叫《画皮》。莫文蔚、舒琪演过什么电影,我孤陋寡闻,不知道,也不是太想知道;但中国的大文人蒲松龄,恐怕是家喻户晓,他老人家笔下的鬼,即便真是鬼,也是好鬼。
但我还是要教育儿子,千万别信鬼,你就是真的撞见鬼,那也是假的。儿子笑笑,对我不屑一顾。
我在法院工作,是个比较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为了说服十岁的儿子,我决定讲一个故事给他听,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们单位有一个法警,姓吴,叫吴金钊,干法警工作已经十几年了。从事这一职业以来,在他手上,已经枪毙过好几个人。枪毙死刑犯,通常是由市中级法院以上的法院执行,但市中级法院人手不够,常常要从区县法院调警,我们区法院的法警,被抽调去干这事的,也不在少数。
我要讲的,是吴金钊第一次枪毙死刑犯的事。那事发生在十年以前,那一次一共枪毙了两个人,我们区法院被抽去执行枪决任务的法警,就是吴金钊。
因为是第一次,吴金钊不知深浅,在前面召开公判会的时候,他就想去看看那两个死刑犯。和他一同执行任务的,是市中级法院的一名老法警,姓冯。老冯说,小吴你最好不要去看,看了以后,等动过手了,反而想得多。吴金钊虽然也信这话,但因为年轻,就是想看,也就跑过去看了。
其实看了也就看了,如果不是把那两个男子五花大绑起来,放在突出的位置上,谁会想到他们就是死刑犯呢?可吴金钊不同,他身上是带着特殊任务的,我们看过以后,忘掉了,他却忘不掉。这样,在去刑场的路上,吴金钊坐在警车里,浑身上下都不是滋味,那两个人的面目老是在他眼前游来荡去,那种感觉,非常别样,非常另类。
当时的场面也挺特别的,大约有十二三辆不同的警车,还有其他车辆,全都编好了号,当然是临时编的,拿毛笔在方白纸上写下一串阿拉伯数字,由一写到十几,分别贴在每辆车的前窗玻璃上。最前面是三辆警用摩托开道,没有编号;接下来是一辆小警车,编为1号;然后是一辆军用卡车,后车厢里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武警,编为2号;再下来,有十多辆,就全是警车了,从3号一直排下去,两名死刑犯就在这些车里,吴金钊也在其中。因为当时行动太快,事后回忆,吴金钊竟不晓得自己是在几号车里。当然,他和死刑犯是分坐在不同车里的。坐在车里,吴金钊的感觉就是,这么多人,这么多警车,其实说白了,全是在给两个男子送葬的,是给两个大活人送葬。想到给活人送葬,吴金钊就不由得不忐忑,不由得不心慌,不由得不把心一直提着。关键问题是,他自己也是主角,接下来,主宰那两个家伙生命的,将是他和老冯,将是他自己。换句话说,将其中一个家伙由活人变成死人的,将是他的这只手,这只右手,这只皮肤还很嫩的右手。扣动扳机,啪的一声,一条性命就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