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陆小曼的一封求助信


□ 徐志东

  诗人徐志摩在遇难前的最后一个夜晚,曾于好友张歆海家中,与主人以及杨杏佛诸人之间进行一番促膝长谈。据说,徐志摩在女主人韩湘眉担心他次日航班的安全性时,曾俏皮地说:“小曼说,我若坐飞机死了,她作MenyWidow(风流寡妇)。”而杨杏佛则接嘴说:“Allwidowsmmerry(凡是寡妇皆风流)。”……
  谁料一语成谶,第二天诗人真的因飞机失事遇难了,所以陆小曼也便不幸成了一个“widow”。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就在诗人逝世后的两三个月里,关于陆小曼的谣言便在上海滩风声四起。造谣者肆意地搬弄陆小曼与其前夫王赓之间的是非,传说两人在徐志摩离世后又偷偷恢复了往来。
  丈夫新逝,无中生有的谣言又不请自来,陆小曼开始感到寂寞凄凉,痛苦无助。万般无奈下,只好写信向丈夫生前熟悉的报社朋友求助,希图借助媒体的力量恢复自己的清白与宁静。
  陆小曼所写的这封求助信刊登于民国二十一年三月二十四日《晶报》的“号外”上。该信为柴草先生所编的《陆小曼诗文》一书失收,亦多为徐志摩的研究者所忽略。现笔者在此复述出求助信的全部,以便更好地梳理诗人的身后事以及陆小曼在丈夫初逝后的寂寞心境。
  求助信篇幅不长,约三百字光景。信前按有编辑引言——“故徐志摩君夫人陆小曼女士,近有人传与王赓仍时往还,女士昨致函本馆,嘱为刊布,为录于左。”笔者除了对信中部分句读按现在的习惯略作调整,以及极个别字因漶漫不清而略有改动外,余者全文照抄,现将信函内容辑录如下:
  大雄先生阁下:
  久不聆教,甚系下怀,兹有一事,烦请先生在贵报借我寸地,赐予披露,则不胜感激之至。曼自去冬志摩遇难,心碎肠裂,万念俱灰,一病月余,今始初离药炉,近为志摩编排遗稿,及学习书画等事。朝夕埋头于纸墨之间,足不出户者已有数月。几不知槛外为何世矣。乃各报因竞载王赓被捕事,间有涉及曼之处,不胜骇异。然曼与王赓离异六年,至今绝无往来,而各报有谓曼仍与王青鸟往还,又有谓曼向各方营救王赓,甚至有谓与彼重赋同居之雅。此种捕风捉影之谈,无非好事者所为,本不足一辩,惟恐各界误听讹传,名誉所关,万难缄默,素仰先生为志摩至好,望将此信即日披露,以释群疑,存殁均感。
  祗颂撰安
  陆小曼谨启
  从信中透露的信息来看,陆小曼确实如今人所言在徐志摩遇难后,便足不出户,埋首整理诗人的遗稿,以及安心自我学画。但是当时的无事生非者并没有放过这位断肠人,面对“传与王赓仍时往还”的谣言,陆小曼只好向丈夫生前好友余大雄求助,其人便是陆小曼在信开端所称呼的“大雄先生阁下”。至于写信的目的,当然是希望对方能“在贵报借我寸地”,“以释群疑”。 据悉,自陆小曼的这封求助信刊登以后,谣言也便随之慢慢平息了下来,大抵这不得不归功《晶报》的影响力。
  《晶报》是当时以刊载社会新闻和文艺材料为主的小型报纸,1919年3月3日在上海创刊。因三日一刊,故名《晶报》。初为《神州日报》附刊,随报奉送。与当时的《金钢钻》、《福尔摩斯》以及《罗宾汉》,并称报业界的“四大金刚”,同时又有“小报之王”的称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