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正的良师益友


□ 向华树

  抗日战争胜利前后,我在湘西的一个偏僻小镇茶洞读师范,很喜欢看课外书。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到了一些抗战前出的《生活》周刊。刊物的内容,特别是“信箱”栏里的文章,把我吸引住了。听国文老师说,编《生活》周刊的韬奋是个名记者,写了好几本书,内容很好,都是生活书店出版的。我就下决心,一定要把韬奋先生的书找来读一读。我把省下的零用钱寄给重庆生活书店,说是要买韬奋先生的书。不久我就收到了书店寄来的书,还有一封鼓励我好好读书求学的信。我非常高兴。不久,学校放了暑假,我决定家也不回了(也为了怕回家时在路上遇到土匪),就留在学校读书。在假期中,我贪婪地读着《萍踪忆语》、《萍踪寄语》等韬奋著作,我象跟着先生一道漂洋过海,游历各国,增加了好多知识;读了《经历》、《患难余生记》,先生那种刻苦学习、努力服务以及遭受种种迫害绝不屈服的精神,更是深深地感动着我。我还读了战前出的《中学生》杂志,特别是那上边《我的中学时代》、《出了中学校以后》、《革命者的青年时代》等特辑里的文章,读了上海一家书店编辑、出版的一厚本《现代青年的切身问题》。慢慢地,幼小的心灵里似乎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设想:象韬奋先生那样,做一个进步的新闻工作者。从此以后,我对过去爱看的《曾文正公家书》、《家训》、《日记》,以及学校规定“必读”的《中国之命运》等,就都抛到脑后去了。就这样,我一连四个寒暑假都没回家,除了复习功课外,时间都用在读进步书刊上了。
  我毕业回到家乡,在乡中心小学任教的将近两年期间,得到《读书与出版》、《中学生》和生活书店的帮助更多了。
  由孙起孟先生提议,《读书与出版》开展了一个“学习合作”活动。“学习合作”活动的目的,在于以“合作的方式”推动自学,“鼓励无法接受传统教育的人”“找出一条学习的路子”。
  根据“学习合作”的要求,我和一些“学合”朋友,特别是上海的朱培明、茅行健和西安的何金铭等,在通讯中讨论自学中的问题,交流情况、看法。朱培明读过高中、新闻专科,茅行健在一家刊物工作,他俩经常对我的自学和任教,提出一些很好的意见,对时局作出正确的分析,并寄给我一些进步的书刊、剪报材料。何金铭正在读中学,我俩在同一期《中学生》杂志《中学生的朋友》栏登出“自我介绍”以后,就交上了通讯朋友。
  孙起孟先生对我们学习的帮助实在大。不仅他所倡议的“学习合作”活动,他写的《学与用》、《学习不等于作知识分子》等文章,以及收集在《学习·工作·修养》一书中的其他文章,给我们这些深中传统教育毒害的青年,指出了一条新的学习路子;他在每期刊物《国文班》栏的讲解文章,更是使我受益非浅,至今不忘。
  就拿《国文班》第一回《先谈一篇习作》来说吧。这是孙先生对登在《读书与出版》“习作”栏的何金铭一篇习作《我需要一位忠实的导师》所谈的意见。孙先生把这篇习作,从题目到每一段文字,都作了精心修改,并一一讲明这样修改的“理由”,指出原来字句存在的“毛病”。何金铭告诉我,那篇东西本来是他写给“学习合作”的自我介绍,却不料被当作习作发表,特别是被孙先生用来作为“国文班”第一回讲课的分析材料。的确,对一篇习作,进行这样具体的推敲、修改、讲解,在当时,除了叶圣陶先生等编的《中学生》杂志以外,是难得见到的。“听”孙先生在“国文班”的讲课,不仅提高了阅读和写作水平,也使我学到了一些教学生国语课的办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