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夜访戴


□ 徐则臣

  大雪
  
  在地处江南的会稽,下如此大雪是极其罕见的。王府上上下下都从保暖设施齐全的房间里走出来看雪,太太小姐们怀里抱着精致的小手炉,安静地站在屋檐下,下人们则忙着帮助小少爷们在花园边堆雪人,或者充当靶子,用现身说法教授小主人打雪仗。因为小孩的吵闹,整个大院里像在过节,就差燃放烟花爆竹了。当然,可能会有哪个调皮的小孩建议过要放一挂鞭炮和几只钻天鼠,以示庆祝多年不遇的瑞雪,但被他孝顺的母亲制止了,原因是,年过八十的祖母太祖母们身体每况愈下,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承受不起打雷似的惊吓。即使在夏天里,为了不让雷声进屋,老人们的房门都关着,而且装有上好的隔音装置。另外,如此沉静的雪天,是诗意萌发和酝酿的大好时候,王家是书香门第,更不能喧哗吵闹失了文静的体统。但是管家传来老爷的话,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允许他们在午饭后到雪地里撒一会儿野。我们才看到了王家热闹的赏雪情景。
  那么,该如何描述一千多年前的这场大雪呢?没有经验的人实在不好说。大多数人只能感叹雪大,大啊,真大啊,会稽雪花大如席。他们没去过北方,也就不可能见到真正的大雪,无从比较。尽管王家在晋朝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就是皇帝的龙椅也要让出三分之一给他们坐,但天上的事他们管不到。孔子说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他们没有电视,所以看不到北方的大雪,只能站在屋檐下感叹。
  这个时候有人想起了五公子子猷,他竟然没出来赏雪。真是不可思议,所有人都知道,王家的五公子天性爱玩,舞文弄墨之余,常常背起登山包和漂亮的女秘书一起旅游。按理说,这会稽难得一见的大雪,五公子是不会放过的。
  
  王子猷
  
  这位五公子,就是“书圣”王羲之的五儿子王徽之,字子猷。
  关于王徽之,从现存的资料来看,不论正史还是野史、传说,提及的都不多,尤其是相对于他著名的叔祖父王导、父亲王羲之、弟弟王献之,王徽之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我们都知道,王导是晋朝南渡以后朝野里的灵魂人物,司马氏江山能够偏安一隅,得以苟延残喘百年之久,王导功莫大焉。大书法家王羲之更不用提了,无论是在政治领域还是文艺界,都是众望所归的泰斗,要文的可以雅聚兰亭,招呼作家协会的会员在河边上开个笔会,总结发言时大笔一挥,就是“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官至江州刺史,左军将军,会稽内史。至于这些官衔到底有多大的权力,我们不需要知道,能把天下的文人都拉到河边,绝不是仅有几部长篇小说就能办到的。因为那次笔会没有拉赞助,也就是说车旅食宿费一概自理,而且没有红包,可见王羲之是拿着官印召集这次活动的。其弟王献之,也是著名的书法家,此人雅好不亚于乃父,于文于政都直追王羲之。尽管花喜鹊抱窝,一代不如一代,比起五哥王徽之来说,王献之还是要高出一大截子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