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潞潞:1980


□ 张乐朋

  1

  1980年代留在人们记忆深处的画面,是被夸张的文学色彩过度渲染了的色块,尤以诗坛为甚,当时的文学青年胜似过江之鲫,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1 988年6月,我所在的永济电机厂文联邀请了潞潞等三人来给厂里的文学青年讲课,我就在这次活动中认识了潞潞。那时潞潞已经是桂冠诗人:在山西大学创办过诗社和诗刊,参加过《诗刊》主办的“青春诗会”,第一本诗集《肩的雕塑》也推出,这一轮轮的光环,潞潞一个不少地套在身上。记得当时厂文联为了让尽可能多的文学爱好者坐下听课,专门找了一个能容纳二百多人的会议室当做教室。潞潞讲课那晚上,慕名而来的文学爱好者不仅坐满会场,站满了过道,还一直延伸到门外,蔓延到楼梯上,当时的那种盛况,现在已经不可想象了。

  2

  潞潞二十出头就负有诗名,然后风生水起,高歌猛进,二十二岁调到晋中报社,二十四岁调入晋中文联,然后到山西大学学习,期间和李杜在山西大学创办“北国诗社”和《北国》诗刊。二人分任了社长和主编。以“北国诗社”和《北国》诗刊为核心,周围不仅凝聚了一批大学生诗人,还把校园外的诗人也引来了。

  关于和李杜在山西大学创办“北国诗社”和《北国》诗刊这件事,需要在这里插上一笔。2008年春,我到报社拜访李杜,中午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座中有人直接问李杜他和潞潞在山西排名谁前谁后,这个问题说实话说假话都不好回答,而李杜从容答日:“潞潞是旗帜,我是旗手。”当时我就给李杜的即席妙答击掌叫绝。其实这个问题是山西诗人上升到一定层次之后的必须面对的问题,也是一道必答题。

  潞潞真正的成名作是《城市与<勇敢的野牛之血>》,这首诗歌的发表还有个波折,起先他投给<诗刊》,被退了稿,便转投《人民文学》,结果投中了,《人民文学》在1 981年第9期隆重推出,后来《诗刊》编选年度诗选,选入了这首诗歌,算是对遗珠之憾的一种弥补。随着《城市与(勇敢的野牛之血>》的发表,潞潞伴随着崛起的年轻的小号,活蹦乱跳地闯进了中国诗坛。现在回头去读“年轻的小号冲决了堤坝/压过来轰轰烈烈的北方”这样的诗句,依然能感受到青春和激情展现出来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同年11月,长诗《肩的雕塑》又排在《青春》杂志的诗版首发,《青春》杂志当时属于先锋文学刊物,影响很大。《肩的雕塑》随后被收入《新诗潮诗选》和当年的《中国年鉴》。“我们都是英雄/英雄亦如此平凡”作为《肩的雕塑》的诗眼,为人传诵,不胫而走。而《肩的雕塑》更引起一些诗人的仿效,诗歌里先后出现了云的雕塑、海的雕塑、城市雕塑等“雕塑热”,侧面反映了《肩的雕塑》发表后引起的广泛影响。

  《城市与<勇敢的野牛之血>》在《人民文学》上发表后,潞潞顺利调入山西作家协会工作,那年潞潞二十六岁。那是一个百废待兴因此相对清廉的时代,潞潞没有辜负他的时代,那个时代也没辜负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