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评鲍德里亚对马克思主义劳动概念的批判


□ 王晓升

  摘要:鲍德里亚认为,马克思主义只是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理解劳动,把劳动看做是满足人的需要的改造自然的活动,它忽视了不同时代的劳动的特点。因此,马克思主义主要从人控制自然的角度来理解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而无法理解入和自然之间的象征交换关系。由于马克思主义对于劳动的误解,因此马克思主义的解放理想,实际上就是要消除异化劳动,实现自由劳动,它把人类历史理解为在劳动中人的自我实现的历史,这实际上都没有超越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鲍德里亚强调了劳动历史性却忽视了劳动中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交换这种必然关系,从而忽视了劳动在人类历史中的基础地位。
  关键词:劳动;马克思主义;鲍德里亚
  中图分类号:B08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403(2009)01-0001-05
  
  劳动的概念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石。马克思从生产力生产关系的总体维度中思考劳动,解析劳动中所包含着的社会矛盾。不理解马克思的劳动概念就不理解马克思的历史观。鲍德里亚恰恰在这个核心问题上误解了马克思的劳动概念。他只是把马克思的劳动概念放在政治经济学中关于劳动力的价值和使用价值的角度来理解马克思的劳动概念,从劳动生产满足人的产品的角度来理解劳动概念,并批判马克思从人的本质的角度来理解劳动。
  
  一、劳动是一个具体的历史性概念
  
  我们知道,劳动概念是马克思历史观的基本点和立脚点。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曾经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从“劳动发展史中找到理解全部社会史的锁钥”。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也强调,整个所谓世界历史就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自我产生的过程。显然,在马克思的历史观中,劳动具有根本性的意义。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看来,通过劳动,人把自己和其他动物区分开了,通过劳动,人提高了自己改造自然的能力,并为人自身的解放奠定了基础。而鲍德里亚敏锐地发现了劳动在马克思思想中的基础地位,并试图从这个根本点上来颠覆马克思主义。在他看来,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只是分析了劳动和需求之间的关系,而没有对生产、劳动背后的东西进行分析,而他就是要分析劳动背后的东西。
  鲍德里亚认为,在马克思的劳动概念中,人被理解为劳动力。当人是劳动力的时候,人把自己当成了手段,而与人把自身作为目的分离开来。而在马克思对人的目的的理解中,人就是有需要的人,劳动就是要满足人的需要,从而使人得以存在。人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来满足自己的需求(这显然误解了马克思)o鲍德里亚对他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提出质疑。在他看来,需求、劳动和劳动力都是一种具体的、历史的概念,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就在于把需求、劳动和劳动力看做是普遍化的、非历史的概念。
  那么,为什么需求、劳动、劳动力是具体的历史性的概念呢?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从鲍德里亚对于消费社会的分析开始。在《消费社会》一书中,鲍德里亚就发现,物品的使用价值不是固定的。在传统社会,物品是用来进行象征交换的,而在近代社会,物品才被看做是满足人的需要的,而到了现代社会,物品则被当作了符号。在他看来,人没有什么固定不变的基本需要。鲍德里亚认为,那种认为所有的物品都可以无差别地满足人的需要的观点是自然主义的人类学。按照这种自然主义人类学,不管什么人,物品满足人的某种需要是一致的,“在物与财富的使用价值面前人人平等”。在《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中,鲍德里亚认为,这是经验主义的假设。按照这种经验主义的假设,需求是人的一种人类学“本性”,而物的使用价值就是满足这种人类学本性。而鲍德里亚认为,物的使用价值不是物的自然属性,不是物所具有的满足人的需要的自然属性。在人类社会初期,物和财富不是满足人的经济需求的,而是用来进行象征交换(比如作为礼物来交换)的。因此,我们不能把消费理解为物品满足人的自然需要。在他看来,一种强制的社会制度规定了人们的消费。而人的需求和物的使用价值也是有强制的社会制度所规定的。他说:“消费与个人的享用无关(尽管妇女穿得漂亮会很高兴),而是一种强制性的社会制度,这种制度决定了人的行为举止,对此,社会行动者预先在内心进行了反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