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克农千里单“骑”走重庆


□ 陈嘉祥

  抗战期间,武汉、广州失守后,八路军在广西桂林建立了办事处,李克农兼任办事处主任。1941年 1月,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八路军桂林办事处成为他们封闭的主要目标。从桂林到重庆,从空中到地上,国民党特务组织了严密的封锁线,设置了重重关卡。
  中共中央和在重庆的南方局十分关注李克农及桂林“八办”的安危,周恩来连发数电,向李克农通报了时局的严重性,指示他在紧急疏散民主文化人士后,迅速撤回重庆。
  1941年1月21日,李克农带着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卡车,满载物资和撤离人员,在广西省政府小车引导下驶出了办事处的大门。由于桂系“礼送出境”的友好政策,国民党特务慑于桂系的屡屡劝告,在桂系的势力范围内不敢“造次”。因此,李克农一行在广西境内未遇到太大的麻烦,很快便到了贵阳。
  李克农一行到贵阳后,国民党一上校特务奉命前来,请李克农一行多住几日,帮助贵州军界出谋划策,并慷慨表示可以从经济上予以资助。原来国民党特务早已奉命在此截留李克农,但一是惧怕他的声名,二是李克农手中各种证明、通行证俱全,怕贸然扣押影响太大,所以借口留李克农在此“指导”工作,以向八路军“学习”、“请教”为名,将李克农滞留于此,等待时机再下手。
  李克农虽看出了敌人的诡计,但为了迷惑敌人,他以观看城市风景为名,把贵阳的地形侦察了个清清楚楚。一连两天,李克农对贵阳的兴趣未减,时而游览,时而吃风味小吃……国民党特务的防守渐渐地松弛了。
  第三天一大早,趁国民党特务们都还在睡梦中,李克农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两辆汽车悄然离开了贵阳。国民党特务头目勃然大怒,命令军统息烽站一定要堵住。
  当李克农的汽车到达息烽站前时,栏杆、路障早已放下,特务们如临大敌,还在不远处的房顶上架起一挺机枪。
  龙潜跳下汽车,前去接洽。息烽站站长上下打量着这位八路军的副官,又仔细看了看龙潜的文件,慢条斯理地问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龙潜按照李克农的吩咐,从容作答,同时亮出了通行证。
  特务们故意刁难,声称要一一检验人员和物资。李克农示意让他们检查。检查完毕,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特务站长又走到小汽车旁嚷道:“我们要检查这辆车!快出来!”
  两只装有机密文件的皮箱就藏在车上。如果让他们查出来,其后果不堪设想。李克农便厉声喝道:“混蛋!连老子的车也敢刁难,太无法无天了!”
  特务站长见状,先是一愣,随即冷笑道:“你就是他们的头目吧?兄弟奉上司命令,检查往来车辆,缉拿叛军奸党……”
  不等他说完,李克农大声说道:“谁是叛军奸党?”
  “蒋委员长已下令,新四军就是叛军,他们通敌叛国,你们办事处在后方扰乱地方……。”
  “胡说!”李克农怒不可遏地训斥道:“新四军在前线浴血奋战,谁人不知?何人不晓?办事处是奉命建立的,一向讲求抗日团结,深受人民的欢迎。我看倒是你们,不但不抗战,反而破坏抗战,私扣车辆,抢夺物资,危害百姓,扰乱地方,明抢暗盗,大发国难财!你们不去前方打仗,反而躲在这深山老林中,专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们倒像是奸党叛军,简直就是一群土匪暴徒!”
  李克农义正词严,直驳得特务哑口无言。一个小特务挥着手枪狂叫:“我们上司有令,抓住八路军、新四军格杀勿论。”
  李克农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在特务面前一晃,厉声喝道:“这里有军委会命令,凡沿途无故阻拦本将军者,就地正法!”
  龙潜及几个战士迅速掏出手枪,顶上子弹,枪口对准了特务们。众特务见状,不敢再逞威风,只好悻悻地拉开栏杆,撤去路障,放他们通过。
  事后,龙潜问:“克公,你哪来的军委会的命令?”李克农大笑起来,看着龙潜说:“想不到我们的龙副官也被蒙住了!我哪有什么军委会命令,不过是李济深开的桂林办公厅的一张介绍信罢了。”
  沿着崎岖的山路,又冲过十多道交通检查站,李克农一行出了贵州,到了四川境内。一品场位于重庆南约70公里处,当时是从东南、华中、云南、贵州等省区陆路到重庆的必经关口,设在这里的检查所,隶属于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控制的国民党政军事委员会水陆交通统一检查处。所长均为上校军衔,军阶很高。把守一品场检查所的,是戴笠的心腹干将,军统特务头子之一的韦贤。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