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败坏母亲声誉的人


□ 朱山坡

  一
  
  我不认识那个人,从没见过。他是母亲的第二个丈夫。关于他的情况,开始我并不太了解,甚至不愿了解,只知道他是陶县中学的地理课教师,脾气古怪,退休前在陶县教育系统的口碑很差,经常被当作反面典型,是被取笑的对象,如果不是他的一个同学在省教育厅里任职,也许他挨不到退休那天就被开除了。父亲死后,母亲就不顾亲朋好友的反对,连我的哀求也听不进去,执意嫁给了这样的一个人。一嫁就是二十年。二十年后,母亲终于无法忍受与这样的一个人生活,说到底是因为他,她已经身败名裂,晚年老无所依,凄风苦雨,便毅然决然地逃离陶县,茫然四顾却走投无路,千里迢迢地来到上海,跟着我讨生活。母亲也许觉得欠我的太多,甚至也许觉得我完全没有义务收留她,她总是小心翼翼地过着日子,似乎害怕我或我通过妻子把她驱逐出去,从此流落街头死无葬身地。因此,两年快过去了,母亲从不在我面前提到那一个人,只有一次,就是她刚来到上海没几天,一个人躲在卫生间里,给谁打电话,我听到她压制着声音气恼地说:
  “前世不修,嫁了一条疯狗!”
  她是骂那个人,但更像是在怨恨自己。
  “他败坏了我的声誉,在陶县,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嫁给了一条狗,疯狗!”她说。说这话的时候她打开了厕所的门有意无意地让我听到了,好像这是她对自己二十年前出走的一个交代。因此,我知道,那个人在母亲的眼里就是一条疯狗。母亲终于承认自己嫁给了一条疯狗。她终于认错了。多年来,我们母子其实都在小心翼翼地避谈那个人。而母亲在我面前骂了一次后再也没有说起过他。倒是后来我通过其他渠道陆续了解了一些那个人的情况,断断续续零零碎碎的,但也足以证明母亲所言不虚,他确实是一个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怪人,并且臭名昭著,只是母亲用“疯狗”来称呼他还是让我有些吃惊。在我家乡那里,“疯狗”相当于癫狂、下贱和厚颜无耻。
  现在那条“疯狗”正在来上海的路上。
  母亲是两天前突然接到的电话。已经快两年没有跟他有过任何联系了吧,母亲肯定已经忘记了他,因为我从来没看得出母亲对他有过牵挂,倒是对父亲她还偶尔提起。妻子告诉我,母亲接电话的时候惊惶失措,像一个成功躲藏了多年的逃犯突然被人发现了蛛丝马迹,一下子乱了阵脚,不断严厉质问对方怎样得到她的电话号码,为什么打电话给她?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没有算清楚?你还想把我害成什么样?那个人只是在电话里告诉母亲,他坐班车到了柳州,马上要上火车,要到太原看望儿子,因为要转车,准备在上海停靠一晚。在上海确实没有其他亲朋好友,连认识的人也没有,又没有足够多的盘缠,所以只好到你们家,洗个澡,蹲一宿,只一宿,保证第二天一早就走。母亲先是口不择言地胡乱骂了一通,然后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她说要征求儿子的意见。其实她没有征求我的意见,但已经征得我妻子的同意,她才迟疑着答应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