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中国山水画的意境


□ 马 力


意境在中国山水画中被称为“画之灵魂”。一幅画如果没有意境,就不能引人入胜、发人深思、使人产生共鸣。意境是在主观思想感情和客观景物环境交融而相互转化、升华的意蕴式形象中呈现出的情景交融、虚实统一,能够蕴含和昭示深刻的人生哲理及宇宙意义的至高境界。其特点是启发读者的联想和想象,有着超越具体形象并隐藏着中国文化、审美、美学奥秘在内的更广的艺术空间。“意”是画家情感、理想的主观创意,“境”是生活物象的客观反映,意境是由这两方面的有机统一、浑然交融而形成。
意境是人与自然、物与人、情与景的统一。意境便是中华民族在长期艺术实践中形成的一种审美理想境界。意境被引进艺术理论,始于唐代,诗人王昌龄在其所撰《诗格》中,明确提出“诗有三境”,即“意境”与“物境”、“情境”并举,是情景交融的艺术形象所产生的“象外之象,景外之景”。情景交融的艺术形象所反映或表现的是实境,为有限或具体的。而由实境引发出来的主观的“情”(思、神、意)则是虚境,是无限的。意境是象与境、虚与实的辩证统一,是情景交融的艺术形象和由它所引发的想象与联想而获得的艺术效果。我国古代文艺理论家刘勰指出,艺术构思的创造性过程,就是“神与物游”的过程,就是主体的心“情”和客观的物“景”相接触、交融,即心与物、情与景、意与象相互交炼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想象力与联想力自由而谐和地活动,想象力自由地激发着,促进着理解力,理解力则通过具体形象、感情体验使“神与境合”、“意与境会”、“情景混融”,是情与境、物与我、客观与主观的统一,也是审美主体的审美意识与审美客体的审美特征的有机统一。
在我国绘画史有关山水画的画论中,较早在绘画中触及到“意”与“物”之间的关系是唐符载之观张员外(张)画松石序中的“意冥玄化,而物在灵府,不在耳目。故得于心,应于手,孤姿绝状,触豪而出,气交冲漠,与神为徒”,是言作者能神与物化,则得心应手,触豪自得神气①。五代山水画家荆浩,在他所著的《笔法记》中说: “凝想形物”、“搜妙创真”。也就是说审美“意象”并非是现实生活的自然形态的简单映象,而是经过了画家的思想感情和审美意识提炼,变成为情景交融的意中之象②。宋代画家郭熙在山水画的创作和鉴赏中,明确使用了“境界”一词,他说“境界已熟,心乎以应,方始纵横中度,左右逢源。”在他的《林泉高致》中以“景外意”、“意外妙”代替了山水画沿用的“气韵与神”的概念。清代山水画家笪重光所著《画筌》中提到“空本图难,实景清而空景现。神无可绘,真景毕而神境生。位置相戾,有画处,多成赘疣。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③这里对山水画提出的“实景、空景、神境、妙境”论,对宋代画家郭熙的“意”与“境”的概念及其相互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阐发,已经论述到山水画意境范畴的一些基本问题。如“实景清而空景现”,所谓“清”是明晰的导向空景,而具体可感的实景既能传达作者的审美感受,又能诱发观者的审美再创造。实景简练而厚重丰实,约束着空景,而空景则充实、丰富、深化着实景以至全画面的内涵、意蕴。以实带虚,以虚带实,虚实相生。虚虚实实,若断若离,错落有致,有聚有散,相互呼应,组成了空白的美妙旋律。采用虚实结合的手法,获得以少胜多,景有尽而意无穷之“神境”、“妙境”的艺术效果。
绘画不同于作诗,诗是用语言、文字、格律来表达的,而绘画(山水画的意境)是付诸线条、笔墨、色彩、构图以及用视觉审美感受来体现其具体形象而给人产生的艺术魅力,用创造绘画意境来表达诗意。如人们熟知的诗句 :“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画一舟人卧于船尾,手握一支竹笛,其悠闲自得的形态表达了此时无人渡水之意。希腊诗人西蒙内底斯说 :“画是无声诗”,画同时也是线条、笔墨、色彩的诗。五代山水画家关仝的《关山行旅图》(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峰峦高耸,气势雄伟,山间云烟萦绕,隐藏古刹,山下近处为山村野店,酒旗迎风,往来旅者隐现,驴骡鸡犬的点缀,朴野山中的情趣,呈现出情景交融,诗意盎然的意境。
意境的艺术加工手段,是创造意境必不可少的,它影响着山水画的意境深度和诱发观者再创造的艺术魅力。“境者,心造也。一切物境皆虚幻,惟心所造之境为真实”。意境是相对于欣赏者而言的,从创作过程来看,画家的创作活动可分为构思阶段与传达阶段,画家只有在构思阶段才可能面对审美对象体验某种审美意境,在这时还没有作品的象外之象、景外之景。而在传达阶段,画家是在“设计”具有空白和未定性的空框结构,构思实现“味外之旨”、“韵外之致”的意境的幽径,以诱导欣赏者走向意境。意境以感性的自然景物为凭依,但必须超出感性的个别事物,趋向本质必然的理性内容。意境是画家创造的终点,又是观者再创造的起点,是作者与观者之间沟通的桥梁。在唐朝被称为“山水第一”的画家李思训为唐玄宗画一掩障,成后,玄宗情不自禁,赞曰:“卿所画掩障,夜闻水声,通神之佳手也。”在善于“心造”的画家的笔下,“尺幅而有泰山河岳之势”,“片纸而有秋水天长之思”的意境。宋代山水画家刘松年的《四景山水图》分四幅描绘春、夏、秋、冬四景,全卷画风精巧,彩绘清润。春景:桃李争妍,嫩柳成荫,远山迷朦隐约,杂树小草颇具生机。给人以春意盎然,心情舒展的审美感受。夏景 :湖边之水阁凉庭,点缀以湖面,四周花木丛生,水阁伸向湖中。秋景:老树经霜,朱紫斑斓。小桥曲径通幽,与外部湖山景观相隔离,似乎有遮挡秋风之意。冬景 :湖边四合庭院,高松挺拔,苍竹白头,远山远石都铺满积雪,显得茫茫一片,桥头一老翁骑驴张伞,前面侍者导引,似乎为了寻诗觅句而踏雪寻梅。《四景山水图》表现出了“看此画令人生此意,如真在此景中”的艺术境界,观后景尽而意蕴悠长深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