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饮食”在先,“男女”在后


□ 尹玉珊

——从刘行军的选择谈起

  爱情从来都离不开物质,物质也仅是物质而已.无法取代爱情。既然爱情与物质的纠结关系一直存在,那么这种关系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物质生活(“饮食”)和爱情生活(“男女”)从来都是人类之两“大欲”,它们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按照孔夫子的排序,“饮食男女”中“饮食”在先,“男女”在后,先满足物质需要,才进一步谈得上爱情追求。从这个意义上说,爱情离不开物质,爱情又不仅仅局限于物质。尽管如此,许多人并不太愿意承认、面对爱情中的物质因素。大家乐于赞扬那些超越物质生活、不顾一切的理想式爱情,而对于挣扎于物质和爱情的天平两端、并最终舍弃爱情的人,则常常给予否定、批判。《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就是个典型的例子。文中的二丫是个典型的痴情女子,即使在被恋人抛弃之后仍然难忘旧情,苦苦等待18年之久。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负心汉”刘行军。他作为上海知青在北大荒劳动期间,与当地少女二丫相恋。获得了回上海上大学、工作定居的机会后,他背弃了和二丫的婚约。直至多年后,他意外得知了二丫近况,怀着对她的爱和对自己的愧疚,他从北大荒接回了奄奄一息的二丫,两人终成眷属。和二丫忠贞不渝的爱情相比,刘行军的行为显得有些“不地道”。与二丫不同,他在大学毕业后面临一次重大的人生选择。天平两端,一边是初恋情人和她背后那块落后的异乡黑土地,一边是繁华发达的故乡上海。二丫这一端,代表了纯粹、理想化的爱情追求;上海这一端,代表了稳定、体面的现实物质生活。很多人可能会谴责刘行军的最终选择,但是,如果换作你,置身刘行军的处境,你到底会选择哪一个?会不会毫无顾虑、潇洒地选择爱情?对此我不能不打个问号。

  二丫忠于爱情固然值得尊重,但是这不应该成为否定、批判刘行军的理由。二人生活环境不同,面临的人生选择也不同,很难放到同一个平台上进行比较。生活之复杂,往往就体现在其中各种纠结关系,难以用是非对错来衡量、评价。爱情和物质,作为人类两种基本需要,原本纠缠不清,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选择了爱情,另一个人选择了物质,就一定认为前者比后者崇高。相反,从某种意义上讲,后者的选择更充分体现了人性的复杂与生活的真实。如果说前者值得赞颂,那么后者更值得悲悯。《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这个故事也体现了这一点。人们都注意到了分手后二丫的痛苦,但是少有人注意到刘行军也承受着同样的痛苦。他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代价。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当年为了回上海,他抛弃了二丫,后来妻子为了去美国,又抛弃了他,“同样是欲望驱动下的冷酷的举动,我先是冷酷事件的制造者,后是冷酷事件的承受者。”对于他最后不顾一切与二丫结婚的行为,我们从中看到了真爱,也看到了刘行军多年来的内心挣扎与痛苦,看到了一个人尝试救赎别人、同时也救赎自己的渴望。爱情与物质的选择之中原本没有是非对错,对于刘行军的选择和结果,与其进行单向度的否定、批判,不如多给予一点同情与悲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