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燕子的生活(外一篇)


□ 柳宗宣


我又提着那个带轮子的旅行箱出门了。带上自己所有文稿和简单的行李。在北京这个大都市里奔走,一个人漂漂荡荡,从东城到西城,不知自己到底漂落到何处。
一抬头,我看见燕子飞回来了,它们一下找到自己的巢,那是3月24日中午,我在阳台上帮母亲清理衣物,在一瞬间看见它们。
母亲一年不如一年。每年都是她自己在城里和乡村之间走动;今年她不行了;这次是我用车把她接回城里。她满头白发,散乱在额前;面色惨白。她终于熬过了冬天。春天到了,日子渐渐暖和;但愿她的身体会慢慢好起来……在为她铺理床位时,我想着燕子今天也回来了。
而我又要开始自己的远行。当我把母亲安顿好后又将到异地讨生活;燕子回来,我即将出发,像它们一样准备自己的迁移。但人隐隐不安,单位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影;我必须出门,开始颠沛的谋生之途。母亲坐在沙发上说:你的单位快散了,一家人得靠你,你去吧,不要牵挂我。
我来到阳台上,观看几年前的那个燕巢,又添上了新泥。那年燕子飞来选中我们家的阳台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空气多么生动,我给友人写信讲述燕子的到来。它们被写进我的诗歌和女儿的作文中,然后它们飞走,每年回来都要添上一些新泥,巢在变大;它们每到春天这个时辰来,找回它们的巢。这两只燕子还是不是去年的那两只,我总在阳台上观看辨认。
去年我到北京打工,然后回来;今年决定重返那里。我在屋里收拾东西,想今年的出行的人与去年的那个有什么不同,今年出行的人还是不是去年的那个人……
妻子在夜里抽泣。我替她擦去泪水。她从与人合开的餐馆里退出,不甘心;人有说不出的屈辱。我劝她,人不要总想着失败的生活。那个夜里,我们听到燕子唧唧地叫着;它们参与了我们的对话,它们的存在好象在暗示着什么。
我望着燕子从远处飞来,敛翅滑入巢中;然后从中飞出,一点儿不避我。一日,一只燕子忽然垂挂下来,悬在空中:红色的双足被几根丝幔缚住;燕子快速地扇动它的双翅也挣脱不了。另外的那只在一旁发出惊慌的叫声,为它着急又爱莫能助。我很安静地用一根木棍划断那白亮而柔韧的丝幔。那只燕子飞走了……
我又提着那个带轮子的旅行箱出门了。带上自己所有文稿和简单的行李。在北京这个大都市里奔走,一个人漂漂荡荡,从东城到西城,不知自己到底漂落到何处。
经过多少周折,终于将自己的身体放置在一间屋子。那个箱子停泊在床底下。它暂时停止了自己的滑行……我打量得之不易的租房,一个人在简子楼的过道内走动,然后来到阳台上闲望灰蒙蒙的天空下的灰色建筑群。忽然看一只燕子飞过来了,它飞到我面前绕了一个圈飞走。我下意识抬头看看楼顶上,发现在一个破损的顶灯四周围成的一个燕巢。也是五楼。
我想到南方家中阳台上那个燕巢。那燕子呢喃声中的母亲妻儿……噢,燕子,你们飞来飞去,伴随我迁移流浪;你们在不同的地方建造自己的巢,生息,养育,然后冒着危险,不断的迁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