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付诸行动


□ 鄢 然

  50岁的老麦头痛得难受,被诊断出是脑癌,绝望之余,老麦进入了一家名为"行动"的夜总会,和小姐发生了关系。老麦感到轻飘飘的,浑身是劲,如释重负的样子,觉得死了也值了。然而,另一家医院再次检查,结论却不一样:是颈椎骨质增生。一家人皆大欢喜。半年后,老麦的颈椎骨质增生基本上治好了,但是,慢慢地,老麦的身体出现了异常。这次检查的结果让老麦笑得歇斯底里。老麦究竟得了什么病?
  早晨醒来起床的时候,老麦的右眼突然跳了起来,上眼皮"突突突"有节奏地跳个不停,像被魔法师施了法术,身不由己。好一阵子,恢复了常态,右眼才安静下来。老麦没在意,想也没想,便穿好衣服趿拉着鞋子去了厕所。洗漱完毕。吃饭的时候,右眼皮再次跳了起来。这一次,老麦对妻子说,今天怎么啦,我的右眼跳个不停?妻子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右眼跳绝对没有好事,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别不当回事,要防患于未然。
  老麦知道妻子指的是他的头痛。
  这一阵子,老麦的头常常莫名奇妙地痛起来,是那种昏沉沉胀鼓鼓就像气打得太足轮胎不堪重负脑袋要爆开似的阵痛。有一次痛得他额头上冒出一粒粒黄豆般的汗珠,汗珠子一颗接一颗,简直称得上是大汗淋漓,这时候老麦正伏身在书桌前赶写一篇中国古代性文化的论文,是关于风月情场中男人嗜足癖与女人缠足、嗜鞋癖的话题。就在老麦引经据典用南唐后主李煜及其宠妃娘的故事来解释缠足的起源时,头一下子就痛了起来,不是此前隐隐约约发作好几次却无伤大雅以致让他漫不经心的痛,而是气打得太足轮胎不堪重负脑袋就像要爆开一般的痛。痛得老麦颗子汗直流,痛苦地用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妻子见状,诧异地问老麦怎么了,老麦一脸惨白,回答说头痛得厉害。妻子一听,立即要陪他去医院检查。老麦因为正痛得头昏眼花,再加上天色已晚,快深夜12点了,便让妻子找来了几片治头痛脑热的药吃了下去,忍住痛,安慰妻子说,没事,大概用脑过度,休息一下就好了。妻子无奈只好依了他。随后间间歇歇,又发作了几次,却都是轻微的疼痛,就像被人挠痒痒一样,不足以令老麦当回事,去医院检查的事就一直搁了下来。
  现在听了妻子的话,想起前前后后莫名其妙突如其来发作的头痛,心里便不安起来,心想妻子这话说得对,不管是有病无病,都不能掉以轻心,防患于未然是上策,便对妻子点了点头。妻子问要不要和他一起去?老麦笑着说,不就右眼皮跳嘛,哪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上山打老虎吗?你还是干你的事,上班去吧。
  妻子上班去了,老麦在家里又呆了一会,才推上自行车朝医院骑去。医院在本城的南端,老麦供职的研究所在城北,老麦原本打算去了医院再去一下单位,看看有没有他的信件。研究所不坐班,一星期才去一次,这使得老麦除了在家里搞他的性文化研究,还有时间应邀到一些大学和夜校讲课,挣外快。在这座城市,甚至国内的性文化学术研究界,老麦名声在外,令人刮目相看。因此请他讲课的地方很多,又搞研究又要讲课,老麦平时确实很忙。现在老麦想,既然出来了,等看了医生,索性到所里去一趟吧。
  但是老麦的计划被医院的医生打乱了。
  医院里人很多,老麦挂了内科的号,沿着大厅拐角处的楼梯上了二楼,找到了他要就诊的诊断室,只见里面一群人围着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眼睛齐唰唰地看着他,就像人们在街边围成一个圈观看杂耍艺人表演似的注视着他用听诊器在一气喘吁吁的白发老人的胸部慢慢移动,老人的喘息似拉风箱发出的声响,那医生却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说,奇怪,怎么听不到呼吸呢?医生对面坐着的一个实习生模样的青年有些脸红地看着医生说,向主任,你的听诊器?老麦一看,原来听诊器上部的两个端口没有挂到医生的耳朵上,而是挂在了他的脖子上。老麦"嘿嘿"笑了起来,众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向主任医师有些尴尬,慌忙将听诊器的耳端口移向自己的两只耳朵,恼怒地埋怨众人吵吵嚷嚷的叫他怎么看病?又吼道出去,统统给我出去,都到外面等着!实习医生要大家把挂号单交给他,去外面休息一会,等他喊号喊到谁,谁再进来。
  老麦瞅了一眼手中的号数是"13",有些无奈,显然排在这群人后面,要等上一阵功夫了,便走出诊断室在过道旁的条椅上坐下来,百般无聊地候着。因为百般无聊,眼睛便东瞧西看,看着看着便来了兴趣,发现离他不远过道尽头的一间屋外,挂着男性病诊断室的牌子,精神便为之一振。老麦不动声色,两眼发亮,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朝男性病诊断室走去的人。令老麦吃惊的是,来来往往从他面前走过,自男性病诊断室进进出出的男人竟如此之多。当他们从他面前经过时,老麦注意到,这些男人的表情或者沉着冷静或者神色慌张或者满不在乎……尽管他们的表情不同,老麦却在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了他们的一个共同点,即他们的年龄以中年居多,大概在40岁到50岁这个阶段。老麦心想,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到男性病科就诊,绝不会是去诊治不育症的。那么,他们去干什么呢?只剩下两种可能:一种是诊治阳痿,一种是诊治性病。老麦的性生活正常,从没有同妻子以外的女人发生过性关系,妻子也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人,因此这两种情况都不曾在他身上发生过。老麦同妻子生有一个儿子,儿子现在上大学了,因此老麦和妻子都不存在不育的问题。因此老麦从来没有到男性病科看过病。现在坐在医院的楼道上,老麦更倾向于把这些前往男性病科看病的男人定位在得了性病的理由上。很简单,现在有关性病治疗的招贴广告满天飞,有关性病专科治疗的医院在这个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地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