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恩丹布人仪式中颜色象征的解读


李鑫泽 撰文

  非洲赞比亚的恩丹布人中,存在着白、红、黑的三色等级分类观念。在男孩的成年礼中,长者要向他们传授三条河流的秘密,白色、红色、黑色的河流都具有神性的魔力,白色为上,红色次之,黑色为下。白色代表身体流出的乳汁和精液,象征着健康、繁荣和纯洁;红色代表狩猎和格斗流出的鲜血,象征着力量、强权和财富;黑色与身体的排泄物有关,象征邪恶、灾难和疾病。恩丹布人的例子很直白地说明了色彩和感觉之间的桥梁最早来自于人们对身体的心理体验。

  恩丹布社会的仪式过程向特纳展现了原始人身心交织的投入状态,在这一场完全异己的文化之旅中,特纳将仪式视为一套社会符码的文本,文本的字面是象征展演,文本的背后是社会结构。在读过这本书之后,符码被自己的理解所破译,在了解恩丹布人的各种仪式后,我对各种仪式中的色彩符号所代表的意义有极大的兴趣,这是一个和我们民族有着巨大差异的文化对立,通过颜色的象征能反映出不同的民族有着不同的社会结构。特纳对于仪式的记录与分析,他笔下的每一种符号都在具体的社会展演中被赋予不同的层次意义,在每一个层次之内,符号的内涵具有单一性,但同时又有多义性。

  在恩丹布人的仪式中,红色是代表血液的颜色,代表女性,代表死亡。在中非,恩丹布勇士在庆祝仪式上用红色涂抹全身。这是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红色被视作生命与健康的象征,因此也要在生病的人身上涂抹红色。

  伊瑟玛仪式其含义就是女人的仪式或生育仪式,是特定的一类仪式,是“祖先阴影的仪式”的下属类别。恩丹布人的村庄规模小,流动性大,以母系确定血统归属,但是女性婚后随夫居,女性处于从夫居和以母系血统确定归属的矛盾中,女性的生殖功能紊乱(流产或不育)常常被视为母系一方的“祖先阴影”——女性的母亲或外祖母——而被其“抓到”。这个仪式正是为了平衡这种矛盾,治疗生殖紊乱。伊瑟玛仪式的隐含目的就是使对母系氏族的忠诚与婚姻的合宜关系得到恢复,使妻子与丈夫之间的婚姻关系得到恢复。红色在此仪式中所代表的正是一种与死亡,疾病相关连的意思,其中讲到:与生命死亡相类似,与那些导致婴儿死亡的神秘不幸相类似,与“热量”相类似,“热量”是巫术和能“燃烧”的怨恨的委婉语;与红色岩石相类似,这一颜色代表着伊瑟玛仪式中“巫术的鲜血”(恩丹布巫术是吃尸体的,在反巫术的仪式中,红色代表吃尸宴上显露的鲜血),它与笼统的“鲜血”象征相类似,象征的内容包括侵犯、危险,在某些场合下也代表仪式意义上的不洁。而白色象征着善良、健康、力量、纯洁、幸运、多子、食物等等;其意义大致与“洁白”一样。而在我们中国,红色与白色所代表的意义恰恰相反,红色就是代表我们的国色,红色是国色,不仅仅因为红色是中国国旗的颜色,更是因为红色在中国世世代代的生活中充当着重要的角色。生活中许多重要的事情都要红色来唱主角,娶妻生子,逢年过节,开业庆典,驱邪避祸,凡是重要的,值得庆贺的事情都离不开红色。红色体现了中国人在精神和物质上的追求,我们祖先在祭祈巫舞的过程中,对阳光有一种本能的依恋和崇拜,红色的喜庆和吉祥之意自然而然地产生了o红色象征吉祥,喜庆,喜庆的日子要挂大红灯笼,贴红对联,红福字;男娶女嫁时贴大红喜字,把热闹、兴旺叫做“红火”,形容繁华,热闹的地方叫“红尘”,它也象征顺利,成功。在中国传统的观念中,白色是肃穆,哀悼的象征。这种红白色的二元对立在不同的社会结构中都是存在的。

  特纳在记录仪式过程中,借助了列维一施特劳斯的“二元区分法”通过“横向对立、纵向对立、垂直独立”这三组空间坐标结构出一系列的二元组合。

  双胞胎在恩丹布引发了好几对矛盾一生育能力产生的经济和生理困窘;两个人争夺亲属群体结构中的一个位置所引发的分类尴尬:“数量上是两个,结构上却是一个,神秘意向中是一个,经验所见中却是两个。”双胞胎作为一种异于常态的存在,无法分类,无法安置。游离于社会正常秩序之外,所以在很多部落社会,人们通过杀死或者神化双胞胎,从而将其排除结构与秩序之中。恩丹布人仪式就是为了防止双胞胎出生。在双胞胎仪式中药物的搜集上,所选用的一些白色啤酒,这种颜色的啤酒具有了专门释放阴影效力的功能,因为阴影本身就是一种白色的存在。他们还用生殖器形状的葫芦盛装白色的黏土,用水生软体动物的外壳盛装红色的粉末状黏土。带白色黏土是为了“让孩子变得强壮、纯洁和幸运”。红色粘土则意味着“运气不好、身体不壮、成功不了”。不同场景下的二元对立:红色代表虚弱、厄运、疾病、招来巫术的怨恨、母亲的血液、女子气质。白色代表强壮、好运、健康、纯洁的心灵、精液、男子汉气概。在仪式中,人们把祭奠用的倾倒在洞中食物上面,医生将自己的嘴填满清水或啤酒,还有粉末状白色粘土,继而把他们喷出去,喷到大笑不已、四处躲避的旁观者身上,这是赐福的标志。恩丹布人仪式中颜色的象征正体现了矛盾的存在,恩丹布人有一些他们所认同的二重对立体的形式,在伊瑟玛仪式里,红色与白色所代表的不吉利与吉利、女性与男性、不纯洁与纯洁等等,这种二元对立在双胞胎仪式中是同样存在的。恩丹布人有一些他们所认同的二重对立体的形式,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鸿沟,卑琐的私人恩怨和社会感情之间的对立,低下的生育能力与良好的生育能力之间的对立,这些现象在双胞胎仪式和伊瑟玛仪式里都出现了。这种二元对立,通过对药物的搜集,颜色的对比上都展现出来。在这两种仪式中,平等主义的色彩极为浓厚,不同的性别之间的关系被描述为平等,尽管二者之间也存在着对立。

  恩丹布人的这种红与白的二元对立也能反应出恩丹布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鸿沟,卑琐的私人恩怨和社会情感之间的对立,低下的生育能力与良好的生育能力之间的对立,这两种颜色的对立在伊瑟玛仪式和双胞胎仪式中都出现过且意义相同。在这里,部落被看作一个整体的、单一的、无结构的统一体,这种对立隐含着统一,这种统一超越了内部的差别与对立。

  作者系哈尔滨华德学院艺术与传媒分院教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对恩丹布人仪式中颜色象征的解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