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温暖的希望


□ 王瑜

  《小城往事》(《山东文学》第六期)、《找不到了的你》(《青岛文学》第四期)是90后作者创作的两篇优秀小说。

  《小城往事》看似在追述一段已经逝去的过往,实质却可以看作成长小说的翻版。“我”从6、7岁的光景到经历了十来年的岁月磨砺.体悟到了世事人情的变化并能以关爱之心接受它。一部好的作品往往存在多重阐释的可能,《小城往事》也不例外,其以追忆的视角架构作品表明这篇作品是和记忆有关的。“记忆是一种源起于人际深厚关系.并帮助维护这种关系的责任。记忆特别与‘关爱’(caring)相关。关爱也就是在乎,在意,当一回事。关爱是一种‘朝后看’的感情,因为关爱是通过记忆来起作用的……就关爱的关系而言,记忆不只是一种知性的记忆,而且更多是一种感情的记忆.也就是说,记忆不仅是‘知道’(如记住孩子生日),而且是‘感受’。”①从这个角度看.什么是被记下的,什么又是被我们遗忘的.偏重记忆什么都与我们的感情紧密相关。在《小城往事》这篇作品中,我们发现作者展示的记忆空间是“小城”,而叙说的人物则都与“我”和“母亲”的生活紧密相关。不论是“小哥哥”还是“厨师”等都是“我”和“母亲”生活的一部分。“我”从小的生活就缺失了父亲,母亲就是“我”和“姐姐”情感维系的寄托。我们发现所谓的“往事”其实是围绕着“我”和“母亲”的往事。由于“我”年幼,这些往事更大程度上是“母亲”经历的展现.但更是“我”对“母亲”情感的展现。“小哥哥”走后,“母亲”的疯狂举动震动了街坊四邻.但“我”和“姐姐”的出现平静了疯疯癫癫的“母亲”,其实质是“我”、“姐姐”和母亲之间的感情让“母亲”平静了下来。

  “我和姐姐也在这种日子里成长起来.我们双双考入大学,我用写作赚来的稿费支撑着自己的学费,姐姐也在学校勤工俭学。母亲寄给我们的钱我们全都存了起来,我想有一天有钱了在大城市里买一套房子让母亲住进来.可是却得到母亲一口回绝。

  十多年过去了,母亲的头发白花花的.变得苍老了许多,我和姐姐看了都背着脸面哭了起来,但我们都没有发出声音。奇怪的是,母亲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收到任何的信件.这个原因我说不清楚。但是她依旧守着那个饭店.空闲的时候也像其他人那样在暖日里坐在门口看行人,等到傍晚的时候转身回屋里,只是小哥哥再也没有回来。

  我们发现“我”所念兹在兹的仍是“我”和“母亲”之间的感情。“母亲”已头发花白.但心中的感情她还像往常一样守护着。读到这里,留在记忆深处的“往事”被展现了出来,字里行间的温暖也流露了出来。

  文学是什么呢?文学是关于人的艺术,更直观地讲也可以说是关于人及其文化的。文学创作不仅是作者的宣泄还应该给读者以人文关怀。“所谓人文,即人之文,人之文可以是一种静态的存在,表示人的或关于人的文化、文明.但也可以是人的一种作为,一种人运用文化、文明教育感化别人的行为。”②从这个意义上看.文学作品好与坏的衡量标准不应是作品的另类与否或对生活揭露的犀利程度,而在于作品是否能给读者以心灵上慰藉,是否能把人性美好的一面展示出来或者通过对恶鞭挞的背后写出人性对善、美的渴望等。从这个意义上看,《小城往事》通过有选择的记忆展示了人性的温暖与美好。沈从文在《边城》里讲,“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这句话让无数人动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个人”对翠翠来说一直未曾远离、一直在翠翠感情牵挂的另一头。翠翠的记忆选择留下他不仅是留下了一个人.更是对过去和生活珍惜,同时也是对生命本身的敬畏与接受。《小城往事》中“只是小哥哥再也没有回来”,看似是一种缺失,实际上“小哥哥”亦未曾离开,他对于“母亲”来说是一种缺失的存在。这种“存在”凸显的是“母亲”的情感记忆,更是作品美好和温暖产生的根源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