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问电影《赤壁》


□ 沈伯俊

  一部真正优秀的电影,一部希望“具有世界水平的电影”,决非仅仅是一种视觉享受,它必须具备丰厚的文化内涵、深刻的人文精神、强大的心灵震撼力。电影《赤壁》在这方面虽然付出了一些努力,但值得评说之处仍然不少。本文从三个方面对其提出质疑:其一,是据史改编,还是故事新编?其二,是历史正剧,还是娱乐传奇?其三,是史诗归来,还是商业盛宴?吴宇森没有实现自己设置的艺术目标,留下了种种遗憾。正视这些缺陷与不足,全面而客观地评价其得失,对于从事名著改编或古代题材新编的艺术家来说,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由吴宇森导演的电影《赤壁》,号称华语电影史上空前的大制作。它以大导演、大明星、大投入、大制作为号召,吸引了广大影迷的眼球,也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凭着这几个“大”,特别是吴宇森把握宏大场面的能力,借鉴好莱坞的先进制作方法和技术手段,电影《赤壁》确实为观众提供了一道丰盛的视觉大餐。
  不过,一部真正优秀的电影,一部希望“具有世界水平的电影”,决非仅仅是一种视觉享受,它必须具备丰厚的文化内涵、深刻的人文精神、强大的心灵震撼力。电影《赤壁》在这方面虽然付出了一些努力,但值得质疑、有待评说之处仍然不少。本文提出三个问题,表示质疑。
  一问:是据史改编,还是故事新编?
  吴宇森一再宣称,电影《赤壁》是根据史书仨国志》改编的,我认为,这主要是一种宣传策略。
  文学经典《三国演义》早已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当今的任何一位艺术家,要想创作三国题材作品,都要或明或暗、或深或浅地受到《三国演义》的影响,然而,任何一位有志气、有自信的艺术家,都不愿意照搬《三国演义》,而要力求有所创新和超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应该的。为此,他们常常打出“根据《三国志》创作”的旗号,电影《赤壁》也是如此。但是,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其一,吴宇森和编剧真地精读过陈寿撰写的史书《三国志》吗?当《赤壁》上集公映,在成都举行媒体见面会时,有记者问吴宇森《三国志》的作者是谁,他竟一时回答不出。对于一个以两年时间全力投入此剧的导演而言,这未免令人惊讶。另外,吴宇森几次对记者和观众说:羽扇纶巾本来是周瑜的。这也是似是而非的说法。综观《三国志》全书,并无关于诸葛亮、周瑜衣着服饰的记载;现存最早的有关诸葛亮衣着风度的形象记载,见于东晋裴启所撰古小说集《语林》,其中写诸葛亮在渭滨与司马懿相持时,“乘素舆,著葛巾,持白羽扇,指麾三军,众军皆随其进止”。因此,《三国演义》写诸葛亮羽扇纶巾,具有充分的历史依据。再参照《世说新语》等书的记载,可知持羽扇、戴纶巾乃是魏晋时期许多士大夫的共同爱好。苏轼的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写道:“遥想公瑾当年……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正是根据这一带有普遍性的现象,想象周瑜破强敌于谈笑之间的潇洒风度,决非认定羽扇纶巾原本只属于周瑜。吴宇森的话,其实来自读东坡词的印象,而非依据《三国志》。这说明,他对此书并不真正熟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