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纽约日记之二


□ 王鼎钧

  

  往事如烟,烟已成风景

  (一九九六年六月)

  六月三日 星期一雨

  数年音讯中断,宝亭兄忽来一信,自称在人生战场上认输。回一信慰之,有云:“人生并非作战,近似旅行,我们已近终点,要紧的是找个宿处。旅行无输赢,只是沿途风景如何而已。我们此行交通工具落后,导游素质很低,但所见堪称壮观,作为一个旅客,我们的公德心、欣赏能力、合作精神,还算是及格的。”

  前司法行政部长王任远去世了,我因此又翻阅了他的回忆录。书中对他早年在河北拯救流亡青年的工作只字未提,十分可惜,他后来在陕西的情报工作不能写,可以理解。他在司法行政部长任内与《中国时报》交恶,也就不值得一写了。

  但是这件事对我很重要。他和《中国时报》一连串的磨擦中,有一项是我在小专栏中批评司法,他指示调查局逮捕我。沈之岳局长未予执行,调查局的全衔是“司法行政部调查局”,部长王任远是他们行政组织的上级,沈局长不遵乱命,我很感激。现在读他的回忆录,知道他最耿耿于怀的是处理周贤敏被诉“诈欺国库”一案,受到某些人造谣打击,他的那些敌人属于国民党CC-系,他也许从我和张道藩的渊源,推想我写的文章也是政敌阴谋的一部分,其实我跟政治的关系并未到达那个层次。

  王任远居官清廉.“宦襄”中只有一千瓶洋酒,都是门生故吏送的节礼,下台以后,他家的菜金一度由老部下“卖酒”筹措。他做司法行政部长那六年,正是蒋经国刚猛图治的时候,他配合得很好,有“猛吏”之名。后来蒋经国以宽济猛,换戏码当然要换角色,这才是他从政治银幕上“淡出”的原因。我想他永远不会知道。

  七月七日 星期日 晴

  今为“七七”抗战六十九周年,每年写到这个日期,心中总要震颤,今年的震幅小了。甚矣!吾衰也。

  山东侨报副刊主编郭长征来信,他们转载了我谈论张爱玲的那篇文章,文中有一句“汪精卫在南京另立中央”,指抗战时期汪亲日投敌。他的编辑把南京改成武汉,那是抗战未发生前的宁汉分裂,与张爱玲毫无关系。郭长征为此表示歉意,此事反映年轻人对抗战历史很生疏了。

  夜得一梦,梦见我躲在树林里,四面流弹飞来,正好几棵大树围成一个小碉堡,我躲在里面。但一阵狂风吹过,有无数物件从头顶密集落下,那不是流弹击落的碎叶,而是千万利刃。我在树干围成的容器里被剁成肉浆,接着下了大雨,我在大树的隙缝里往外流。我想现在总算可以逃出去了,谁知没流多远就渗入土中,再也不能移动。

  成诗一首寄侯朝宪老校长:“每展舆图望汉城,天涯犹记读书声。门墙九仞绕归燕,桃李十年化落红。大木成琴藏晓籁,钢梁磨剑露长锋。三千弟子江湖老,辄颂前贤励后生。”记述他在极端艰苦中支撑流亡学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