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缩略时代的精神还乡


□ 李兴阳


雷达以文艺批评闻名,他的散文也同样出色。收入《雷达散文》、《缩略时代》等散文集的散文涉笔很广,举凡大漠奇景,黄河风色,文化传说,异域消息,冬泳与足球,古玩与秦腔,沙漠与废墟,只要能承载和传达其感慨与情思,都被收纳在他的散文视域中。不论是哪一类书写对象,雷达散文都能从自我体验和感悟出发,灌注深入的理性思考和情感判断,从中凸现出人文知识分子在这个时代的情感与精神特征,并由此显示出他的高蹈和豪放。
本文所要展开讨论的雷达系列西部散文《还乡》、《皋兰夜语》、《听秦腔》、《依奇克里克》等,与雷达生命本源最为贴近。它们不仅展示了雷达的心灵历史与故乡的渊源关系,而且也表达了雷达以当代知识分子的良知所进行的历史反思与现实关切。
在《缩略时代》里,雷达把“我们的时代”特征概括为“缩略”:语言、传媒方式、知识都在缩略,甚至爱情、友情、人生过程也都在缩略化。“所谓缩略,就是把一切尽快转化为物,转化为钱,转化为欲,转化为形式,直奔功利目的。缩略的标准是物质的而非精神的,是功利的而非审美的,是形式的而非内涵的。缩略之所以能够实现,其秘诀在于把精神性的水分一点点挤出去。”对精神性的关注,使雷达与这个功利化、商品化和欲望化的时代产生了隔膜,他说:“我早就发现,这年月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越来越多,无论是商海豪杰还是文化英雄,而我,不知为什么,自我感觉始终好不起来,心绪总是沉甸甸的,我怀疑我是否是这个时代的逸民。”对时代“缩略性”的怀疑,最终导向对自我的怀疑,焦虑正在这种双重怀疑中产生。所以,他这样说:“有时我想,当失去最后的精神立足点以后,我是否该逃到我的大西北故乡去流浪,这么想着的时候,便也常常感受着一种莫名的悲哀。”这表明,作为对“缩略时代”的一种反抗方式,到“大西北故乡去流浪”亦即“精神还乡”,并不是拯救危机消解焦虑的最佳方案,这才有了深广的“悲哀”情绪体验。
即使如此,有着“浓厚的精神性追求”的雷达,“不甘心被缩略掉”,为反抗物化,更新主体,不断发现时代和发现自我,把被“挤出去”的“精神性的水分”再找回来,即使体验着“莫名的悲哀”,还乡,追寻生命的根,依然是不能绕过的选择,这就有了《还乡》。
《还乡》是雷达发现时代、发现自我的一次“精神还乡”。故乡早已植根在雷达的精神结构中,如他所言:“不管我走到哪里,如何一日日地老去,那一团风景常悬在心中,似斩不断的生命根系的图画。”当雷达感到“‘城市化’割裂了我们的感觉,我们不再与生命之源保持和谐了。”理一理“生命根系”,“寻觅更真实的人生”就成了他“还乡”的潜在动因。雷达寻觅过程中的文化思考与情感体验是复杂的,故乡给了他“归来的踏实感”和亲切的乡情。在故乡人身上,他隐约地看到了“一种属于未来的东西”,因此,他褒扬侄女改兰,改兰的身上有时代的新质,同时也保存着乡村文明的率真,这似乎是雷达消除双重焦虑的现代性设计。还乡,使雷达感到的主要是失望和隔膜。在侄子天宝身上,他更失望地看到了一种最应该保持的与蛮勇体魄共存的强健精神的消退。与失望相伴的是隔膜,“我发现,与亲友们的谈话进行得艰难,好像几十年的沧桑用几句话就说完了,总是我问得多,他们答得简短,或者简直就是‘嗯’,‘啊’,‘对着呢’,‘好得很’之类。常出现冷场,大家都憨笑着。”在失望与隔膜中,雷达不仅感到时间古老,岁月无情,而且产生了对现实和自我身份的疑虑:“难道独在异乡的‘稀客’,才是我的真面目吗?”在“还乡”这种现当代文学常写的感情方式里,雷达没有沉浸在还乡的情感欢欣中忽略游子与故乡的隔膜,也没有用乡土感情代替对乡村的批判,对两难的同时用心,才有了“万物流转,无物常驻”这样的浩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