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顾北的诗


□ 顾 北

  我不属于此地
  
  割裂无助于认清一次坦诚的交谈
  幸福尚在。这仓促的恋人,互相满足的人
  手掌之中留一丝感觉,像丰满的葡萄
  摘下即露出碎裂的狂喜。我们有时晕厥,有时
  集中精力触摸:清晨冒出水面的光亮之石
  宁静。朴实得就像原有之物,“一切皆有可能,包括
  你”
  昨夜我在高树上清洗星星
  触摸到尘世敏感而好笑的一角
  哦,尘世即畏怯,红颜佳丽一如江湖艺人
  我们互不唾弃,或当携手花园的使者
  如果生活还来不及,心就会暗下来,宴席会离散
  我原不属于此地。警惕,猥琐,善良待人
  你告诉了我苦难谷地的喷发,需要搀扶和理解
  需要短暂的错乱,和清醒后的悔恨,你恳求所有歧义
  之词
  让风分娩大海与森林,鸟分开云朵与黄金
  让所有后来者……轻而易举得到满足和哭泣
  
  邮寄
  
  在祭酒岭附近,找一家足够大的邮局
  把自己寄走。那时我自备了包裹
  还喝了一碗凉开水壮胆
  鲁亢说过,一切皆有可能
  你就让它来吧
  该生火的起火啦
  该生仔的生仔啦
  该干啥还得干啥
  该寄走就尽量寄走吧
  免得日久生情,万劫不复
  免得生灵涂炭,皆大欣喜
  曾记得少年时给女友寄过河流、炊烟和树
  后来寄楼上楼,凭栏处,水调歌头
  再后来,寄不动了整整一条河川、一座村庄的炊烟
  一片静寂无语的树林
  如今呐,我寄走自己,还在祭酒岭邮局
  还找那位退休又补岗的妇女
  她说,我已经寄走足够多的东西了
  有什么值得流年再寄的,找死
  
  永安街吃草记
  ——幻想中的梦与小富春饭馆
  
  永不知道安在下一刻
  会发生什么。永不知道
  蛰伏永安街的冬天,一双透明翅膀
  阳光下轻轻翅动……那多么美妙!
  大福星鱼丸、小官茶庄、野百合酒店与幽深的
  益阳馆成为男人谈论的话题
  梦折好自己多棱角的腿躲进樟木箱子
  巴客说,如果感觉良好,中午一起到
  小富春饭馆分享台湾卤肉、墨鱼面与本地芥蓝
  雪地上草儿青青四十年
  我们是隆冬开始吃草的人
  四十年风花雪月,美人憔悴
  而今夜月冷风清
  安静是本分,不知该不该去
  “你是传说中的金山彼岸城吗”
  我们所拨打的电话空城空号
  早上开始醒悟,下午春暖花开
  仿佛钟声送来黄铜色,多日的咳嗽卡在
  升C小调
  我还是人吗?我是一直低头
  吃——草——的——羊!
  
  鼓岭幽居 (之一)
  
  夜晚的嘴妖异地闭合着
  看见萤火虫了
  它领一队骄傲的花蚊
  打灯笼来到
  我的行军床前
  说吧,沉默什么
  如果你想说什么
  那就说到
  痒和痛为止
  
  鼓岭幽居 (之二)
  
  穿那条路
  就到喉咙口
  穿喉咙口
  就到了
  ——小心肝哦
  唠叨的你
  沉默不语的你
  非常北京的你
  想你的你
  不以为然的你
  卧一床厚棉被
  度一个凉到骨的夏
  ——呀么你
  
  比生活更加不堪的是那些指责
  
  它忘了生活也是要穿衣服的
  没有真实可言,只要你还有羞处
  一切就来不及掩耳
  有人会为你剥光一身
  为此你情绪不稳,目光犹疑
  你像喝了过量的白开水一样浑身瘫软
  你目光久久不愿离开小丽好像要交代后话
  你称了自重减去21克然后你说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狼狈
  我的狼狈来自内心的慌乱
  来自看不见的娘和极度想念的奶嘴
  如果生活需要粉饰,那就挖个孔
  有人愿意掩埋一些秘密
  如果不畏生活强暴,那就“咄”
  退出几里路,重新找出路
  
  想念一个词
  
  不要夺走那个词
  柔软,粘与甜
  不要试图写它,写出来
  就显得拘谨,红白脸
  也不要在夜里念叨什么
  它实在太警觉,无时不竖起
  耳朵。哦——什么都不要
  当我再也忍不住想到
  时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顾北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