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天的念想


□ 提云积

  ●提云积

  引子:

  费尔南多·佩索阿在《惶然录>里有一章字,写下就是永恒,他认为他永远不会离开道拉多雷斯大街了,一旦写下这句话,对于他来说就如同是永恒的谶言。后来费尔南多有无离开道拉多雷斯大街,惶然录里没有说。但我却是真真切切地离开了一个小地方.我起初以为也不会离开这个小地方了.这个小地方寄存了我四十年的风风雨雨,当然还有晴天丽日,我以为我的后半生必将还在这个小地方盘桓。我不敢奢想永恒.仅存的一点想法就是还让我继续拥有这里吧,我的血液,我的泪水,我的所有的所有,都以这里为故土。只是现在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个小地方,这个小地方让我开始念想。

  小地方

  一些过程开始在脑子里泛滥时.我知道这是念想的开始。我不能压制这种泛滥,其实这些过程的泛滥是带着一些感情色彩的。

  我在这个地方出生,在这个地方生长,然后在这个地方工作。我的半生都在这个地方行走。我以为我不会离开这个地方了,就在这个地方终老。在一个人的时候,更多的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想我还会离开这个地方吗?这个地方究竟是带了怎样的魔力.使我一直走不出她的范围。我曾设想过如果有一天我离开这个地方,我会不会想念她。我设计了很多离开她的场景.然后把我自己——仅仅是自己——置身在这些离开的场景里,但有一点,每次绞尽脑汁的设计我毫不例外的都是离开场景里的主角,有伤,有痛,有喜,有乐,但就是没有无动于衷。

  这个地方太小,小到我只需稍稍抬脚,走不到十分钟的里程.便会进入一个更大的地方。这里的大小本就是地域的概念。在我离开她的时候,小地方竟然在我的心里填塞不下,她漫漫地淹没了我的胸腔.就在眼泪开始充盈上眼眶的那刻,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她是我的整个世界。在这个地方待了四十年,离开她却只需要十分钟。甚至都来不及向她告别,我的背影已经没有任何的踪迹。

  小地方有多小呢?说几句题外的话吧,我想你会很容易理解她有多小。在小地方有一座山,很多人会想,能成为山是需要一个高度的,山的雄伟、大气,傲视于平地,俯视于人间烟火,然而,在小地方的山是称为土山的,想想看,一座山用一个土字做了定语,这座山会有多大,只不过是一个土蝈墩而已。每天清早打开院门,我就会看到土山,土山就在镇子上,然后从村子出发去镇上上班.这个镇子也是以土山命名的,小地方就叫土山镇,一个建制镇。

  土山镇驻地就在土山村.土山村是一个自然村,它北依着那座小小的土山,也因为这座土山而得名,它有两个行政村组成,一个是山上村,一个是山下村。习惯上,我们还是将山上村称为土山村的。如果作为一个村子来讲,土山村还是很大的.或许是它占据了一个有利的地理位置,所以镇驻地才选择了土山村。

  围绕着土山村的还有潘家、杨家、西孙家、魏山、北刘、洼子,早年几个村子互不连接,也就是近几年,随着人口的增多,小城镇建设的加快,几个村子都纷纷向镇驻地靠拢,土山村早已经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镇驻地的经济发展一直走在全镇的前列.这些外围的村子是想从镇驻地这里分一杯羹的。几条路把这些村子连在了一起.这些村子也因为与镇驻地接壤而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