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男人的失语


□ 张锐强



马丽带来的这个消息让李娟很是受伤。那是一种格外复杂的情绪。不仅仅是后院起火造成的紧张烦恼,以及对丈夫周海涛的愤恨不满,也有在马丽跟前丧失了原有的心理优势后的失落。当然,此时她早已没了对其进行详细分类的能力。
打击来得实在突然。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下午,马丽过来找闺中密友李娟,吞吞吐吐地提醒她后方可能也有问题。有天早晨她上街买菜,亲眼看到周海涛从惠泉小区出来。时间还那么早,离她们家又那么远,她当时就凭一个婚姻无端破裂的成年女人巫婆一般的革命警惕性,认定他昨天晚上是在那里面过的夜。后来到李娟跟前侧面打听,他头天晚上夜不归宿的消息也得到了证实。不过李娟说,是轮他值班。他们局机关的男职工每十天值一次夜班。纯粹是应付公事,甚至连电话都没得听。单位正好借这个机会,给大家发点加班费。周海涛这组一共三个人,他们商定单独行动,每人一次。反正又不是打群架,讲究人多力量大,一个人照样应付。两年来一直这样,她早已习惯。
李娟还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马丽说我犹豫好久,不知道该不该说。今天才下的决心。咱们关系这么好,不说怎么对得起你?你还是注意一下吧。
李娟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不会吧。这么多年,我还是了解他的。即便有贼心也没这个贼胆。再说他一个小职员,工资卡在我手里,平时又没有外快,他哪来的钱?还有,他们确实有值班制度,跟我们单位一样,这我知道。难道他敢脱岗?
马丽说那不一定,也许有富婆包他,也许他藏有私房钱,谁能说得清。男人你还不知道?动物!一旦起了外心,有的是办法。现在这个社会,什么样的事不能发生?
李娟抬头看了看马丽。三年多以前,她突然被一向亲爱有加的丈夫抛弃,儿子的监护权也没争到。这三年多的时间,正好是女人走下坡路的季节,但她老去的过程却不是渐变,而是突变。青春和家庭达成可耻的共谋,一夜之间同时离去,将她抛弃在空旷的荒原,独自面对岁月风霜的侵袭。她俩同岁,本来李娟比她老相,但现在的对比完全逆转。李娟眼睁睁地看着密友的脸被皱纹撕扯得七零八落,内心充满同情。难道今天,同样的命运也降临到了自己头上?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过去对马丽不仅仅是同情。同情背后还隐藏着优越感。如同善良的富人面对穷人。
马丽突然意识到这话可能有不妥之处。立即改口道也是,海涛人品不错,可能是我弄错了。或者是个什么误会。无论如何这不是小事,你还是留意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没问题更好。



最初的愤恨过去之后,李娟很快就冷静下来。本来她恨不得立刻就抓起电话找丈夫对质,但想想还是没有。她算得上贤妻良母,把家打理得滴水不漏。周海涛在家里完全是甩手掌柜,所有的家务都被她包圆。表面看这是她的勤劳或者善良体贴,其实也包含着她的心计。虽然从未表露过,但她对婚姻也有危机感。没办法,血淋淋的教训每天都在上演,都是前车之鉴。操持家务就是她的心计,挽留丈夫的心计。不像有些女人,动不动就找丈夫麻烦,嫌他这个烦他那个的。她从来不。她就不信,这样的付出还留不住男人的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