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图像、肖像,以及艺术的意义呈现——让-吕克·南希的意义世界


□ 耿幼壮

  内容提要 本文通过对法国哲学家南希主要艺术论著的文本细读,探寻形象,绘画,以及艺术的本质。在南希看来,艺术的价值就在于它在人与世界之间建立起一种意义的关联。首先,艺术以其可感知的物质性触及了人并使人被触及,从而打开了一个世界,一个使意义生成的世界;其次,艺术本质上是一种追忆,在追忆中体味世界与存在的意义。
  关键词 南希 意义 艺术宗教题材绘画 肖像
  
  什么是南希(JeanLuc Nancy)的意义—世界?什么是我们的意义—世界?在这个意义—世界中,南希处在什么位置?我们处在什么位置?这就是南希在《世界的意义》一书中提出的问题,这也就是南希在内容极为广泛的一系列著作中试图回答的问题。
   问题是,现在还可以谈论世界的意义吗?这一问题的提出,在于这个世界如今似乎已经没有意义。在《世界的意义》的一开始,南希就指出:“不太久之前,人们还可以谈论‘意义的危机’。……如今,我们已经越过了它:所有的意义都已被抛弃。”①在《段落》杂志为其著作所出专辑的“引言”中,南希也写道:“现在有一种好像是意义普遍丧失的现象。意义,这就是如今我所关注的词。不论是以政治的、美学的、宗教的或其他的形式出现,我们看到的都是一种意义的普遍消失。对于我来说,意义至关重要,因为‘哲学’所涉及的不过就是意义。”②在《有限的思想》中,南希还谈道:“意义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为我们分享的东西。但是,意义的问题却成为我们所共有的东西。……因此,意义的问题…… 是一个既大又小的问题,是一种关切,也许,是一个任务,一个机会。”③因此,南希要回答的问题实际是,在这个似乎没有意义的世界中,我们是否还能够谈论世界的意义。对此,南希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要谈论意义首先就要承认意义的缺失,并且意识到这种缺失正是谈论意义的前提和可能性。对于南希来说,这才是谈论意义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也就是南希所说的:“对我来说重要的就是:不是将这种普遍的意义消失视作一种灾难或损失,而是试图将它当作在我们时代的,为了我们时代的一种意义事件加以思考。这是一个在意义的缺失中思考意义的问题。”④
  在这个意义上,这个世界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在南希看来,“世界不只是意义的关联物,它就结构为意义,相应的,意义也结构为世界。显而易见的,‘世界的意义’是一种同义反复的表达”⑤。这就是说,意义和世界是不可分割的,意义和世界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是同一的。我们生活在世界中,就是生活在意义中。严格来说,我们就存在于一个意义—世界中。更重要的是,世界虽然并非因为我们的存在而有意义,但我们的存在却使世界的意义得以显露出来。存在和意义一样,都不是不变地在那里,而是不断地生成出来的。所以,南希更喜欢说“趋向世界的存在”(beingtowardtheworld),而不只是“在世界中的存在”(beingintheworld)。就是在这样的理论前提下,南希对于我们时代的诸多紧迫问题发表了富有启发性的见解,其中包括主体,存在,空间,事件,身体,触觉和艺术等。
   在南希的意义—世界中,艺术占有一个重要的地位。这是因为,艺术以其破碎的形式最早揭示了一个形而上学的意义—世界的解体。与此同时,艺术又率先试图在这个解体了的意义—世界中发现某种意义。因此,在《文学的绝对:德国浪漫主义文学理论》一书中,南希将“片断” 视作意义—世界已经破碎的根本特征。从那以后,我们便不断地听到同一种声音:“我们的艺术、思想和文本都已经成为废墟,人们必须呼唤一种再生。”⑥这样,在南希看来,意义—世界的解体在浪漫主义时代就已经开始,但也正是浪漫主义者首先开始面对这种境遇并做出了自己的反应。为此,南希和拉巴特才将所谓“耶拿浪漫派”称作“历史上第一个‘先锋派’团体。”⑦这也就是为什么南希坚持认为,“艺术如今承担有对这个世界做出回应和对这个世界负责的任务”⑧。但是,这并不是说艺术要对这个世界做出描绘或再现,也不是说艺术要对这个世界进行指导和说教,因为南希明确反对任何与模仿相关的艺术观念,也从不赞成艺术应该是先在现实的逻辑再现的看法。对于南希来说,艺术的价值就在于它在人与世界之间建立起一种意义的关联。而且,这并不在于艺术以其内在的精神呈现,再现或表现了什么确定的意义,却首先在于艺术以其可感知的物质性触及了人并使人被触及,从而触动和打开了一个世界,那本身就是意义和使意义生成的世界。触动,构成了人与意义—世界之间的直接关系。
  图像、肖像,以及艺术的意义呈现——让-吕克·南希的意义世界图片1
   在收入《缪斯》一书的《岩洞中的绘画》一文中,南希向我们展现了人的诞生,艺术的出现和意义—世界的生成。他这样写道:“人始于他自身人性的陌生性,或者始于他自身陌生性的人性。他通过这种陌生性表现自身:他向自己呈现或描画这种陌生性。这就是人的自我认识,即他的呈现是一个陌生者的、令人惊奇的相似的呈现。这相似出现在自我之前,这就是自我所是。这就是他最初的知识,他的技能,手的迅速移动,他极力想自其本性的陌生性中找到其秘密,尽管他并未因此穿透一个秘密,而是为这个秘密所穿透,他自己就显露为这秘密。人的图式是这奇迹的展现:外在于自我的自我,代表着自我的外在性,他因面对着自我而感到惊奇。绘画描绘的就是这种惊奇。这种惊奇就是绘画。”⑨在这里,在这第一位画家身上,在两万五千年前的这一姿势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摹仿带来的愉悦,而且是一种夹杂着不安的惶惑。因为,面对着面前的岩壁,这第一位画家虽然看到了意义—世界的出现,却并不确定自己的手会向什么方向运动,也不知道最终会有什么呈现。其实,这也不重要,因为这刻画的手所呈现的不过就是呈现自身。从一开始,通过艺术的创造,通过创造的艺术,人就辨认出了自己的存在和这一存在的陌生性,人就意识到了自己既外在于又无法脱离这个世界的命运。南希称之为“人在他者中的存在(beingoneintheother) ”⑩。在一定程度上,这种人性的陌生性,这个主体的秘密,就是存在的物质性,实在性,或者说动物性(animality) 。这就决定了,意义的生成永远与技艺、与感知、与身体、与触觉相联系,意义—世界中的意义永远是一种超验—实在性的意义。多少令人惊奇的是,这一切竟然起源于一条线的刻画,这一刻画所留下的痕迹就是原初意义上的艺术或技艺(techne)。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