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方壶


□ 余仲平

  老曲病了。
  他那天从城里一回来就叫头疼,把个碎花蓝布袋往堂屋门后的鸡窝上一放,里面“哗啦”一响。媳妇从灶屋里出来就埋怨他,到县城几远一点,还住了一夜,补助了几个板栗树钱烧包了是不?不花两个,心里就不舒坦是不?老曲不吭声,进房上床倒头就睡。
  媳妇跟过去,床上马上传出“哼哼”声。你又么样了?媳妇一摸老曲的额头,凉凉的。要不要叫医生?老曲摆了摆手。媳妇这才记起老曲带出门的那把壶。她走到房门口,从母鸡下蛋的草编窝旁拎过袋子,扯开袋口一看,嘻嘻地笑出了声:“出门是一把壶,回来是一堆碴,要是有加工费,我给你报销,搞得好。”媳妇心疼老曲,用这种玩笑的口吻以示原谅。
  没想到老曲这一哼,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中药罐子熬得喹夸喹夸地响,而且是第二罐了,还不见有个起色。媳妇有些着急了,老曲他还从来没这样孬过,莫不是迁祖坟迁的,祖宗附体了?唉!乡卫生院的中医说,莫急婶,老曲叔这是急火上来了,喝了这服药,静养几天就能下地。
  
  半个多月前的一天傍晚,村会计到了老曲家,通知老曲明天上午去村委会开会。是个么事会那重要,还要直接通知到家?平时,只要村里有会,都是用喇叭喊几声。一开始是“嘭嘭嘭!嘭嘭嘭!”村会计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弯成勾状,像是磕不听话的小孩的额头,在话筒头上连续磕三下,再重复一遍,不多不少,就像电影里地下党接头的暗号,跟着声音就出来了,村里就都听得清楚。
  地里的活一早晨做不完,该回家吃早饭了,吃了饭还要到村里开会。老曲扛着家伙从差不多有两人高的栗树林里钻出来,口中哼着一首流行于鄂豫皖交界一带的老曲俗调:“清早起来梳油头,龙格哩格龙,三泡眼泪四泡流,龙格哩格龙,别个的媳妇有花戴呀,龙格哩格龙,我的媳妇……龙格哩格龙。”
  老曲媳妇从灶房里端出一盆水,走到堂屋说,洗个手脸赶快吃饭,记着到村委会开会,会计这回亲自来通知,你看他脸上那个和颜悦色的模样,问他,硬是不露半点口风。听村里人说,我们这里要修高速公路,搞不好是要抽劳力上工地,那也是广播一声叫组长开会。这回不一样,直接找你去,说不定有么好事,曲家的祖坟被鸡扒动了,嘻嘻。媳妇的笑声颤颤的。
  老曲洗完手脸,三二下扒了三碗饭,抹了嘴巴就要出门。媳妇叫住他,从厢房里摸出一包烟塞给他,再三嘱咐他要散给别人吸。
  路过自家的板栗树地时,靠路的边上有座孤坟,没有碑。老曲记得他还是小孩的时候,爹带他上山放牛跟他说,这里葬着曲家一个祖人。听爹他爹说,几百年了,没有谁知道祖人的名字。当年就在这坳口上,两姓族人为争一片山林械斗,这位祖人会点武艺,一把大刀舞得密不透风,砍翻对方好几个,最后自己的头也掉了,直到安葬时都没找到,族人给他做了个木头代替。代代人都是这样传的。
  头些年搞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村委会提出造福子孙,通知各家各户将祖坟迁到山后去,腾出向阳的山坡地种经济林,以增加农户收入。由于老曲家祖上有这段历史,他打了个“擦边球”,迁不迁坟他不表硬态,死活先要了这块地再说。他很快栽上板栗树,目的是先造成事实,既成事实了就能保住祖坟不迁。“其实也就巴掌大一块,能占多大地儿。”这是老曲的口头禅,主观客观原因都在里面,别的他什么也不讲,村干部也不为难他。“巴掌大”也是面积,至少还可以栽一棵板栗树。迁到山后是占公家的地,这个道理老曲他懂,他愿意占自家地的面积,就是感觉委屈了祖人,没人扯个闲篇,挺孤单的。算了,后辈的动机老祖宗能够理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