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凯的钥匙


□ 津子围


在某大机关里管盖公章的马凯的钥匙丢了。按照物质不灭定律,钥匙肯定是存在着的,只是一时找不到而已,这时找不到的钥匙给马凯带来了无穷的烦恼,同时,也使马凯意识到权力的重要。那么,马凯的钥匙究竟找到了没有呢?
马凯回家时发现自己的钥匙不见了,在漆黑的防盗门前,马凯紧张了一阵子,不过,等妻子开门之后,马凯的紧张感又减轻了不少。
马凯的钥匙一般是不离身的,一个发条弹簧链将一大串钥匙紧紧地拴在裤腰带上。那串钥匙除自家房门的外,还有单位房门的钥匙、金柜的钥匙以及装重要文件和公章的防盗文件柜的钥匙,这样的钥匙丢了当然令他紧张。迸了屋之后,马凯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他想,也许是自己一时疏忽落在单位里了。
晚间的电视没有他希望看到的球赛,他也觉得挺疲劳,所以,过了十点钟,马凯就躺在床上。
躺在床上睡不着,他又想起了钥匙。
马凯仔细回忆着一天的经历,上午,处室开欢迎会迎接新处长老彭,其实老彭也不是新面孔,老处长到点儿(退休)了,他是从别的处调来接替老处长的。中午饭之后,他本来应该与处室的同事们打扑克,大家喝了点酒,嗓门儿都挺高,玩扑克也会十分热闹。只是,昨天他已经同妹妹讲定了,今天下午和她一起去跑手续,这件事已经拖了半个月了,提起来,妹妹有不少怨气。
妹妹天性活跃,不像他那么死板。不过,妹妹对新事物过于敏感了也导致她工作上的不安定,几年间,妹妹换了好几个单位。年初,她找到一个保健品推销的活儿,可干了不到三个月,那个代理商嫌效益不好,就撤了摊儿,转移到另外一个城市去了,这样,妹妹又面临着选择。那天晚上,妹妹一家人到他家串门,妹妹说她想了很久,决定自己找点事儿干,不然,折腾来折腾去就老了,趁现在年轻还可以干点事儿。他们讨论了半天,决定在自己家的楼下搞一个粮油商店,投资不大,他们凑凑钱还可以应付,粮油商店的手续可能比一般的食品店的手续复杂一些,不过,他们认为马凯在机关工作,找人总方便一些。
那天下午,马凯就和妹妹一起跑粮油商店的手续,他们先后跑了四个部门,该找的人没找到,找到的人又推托改日再来,比他们想得还麻烦。办手续的事先不说它,现在马凯主要是想钥匙,下午他走的地方挺多,他到这些地方都没动过钥匙,也就是说,没动钥匙就不会丢钥匙,虽然没动钥匙,但钥匙它的确不见了,这说明每个地方都有可能丢钥匙……这样说来,他最后使用钥匙是昨天晚上,昨天他在外面应酬,喝了不少酒,但回家开门时用了钥匙,钥匙失踪时间主要还是今天白天。马凯翻来覆去地想,睡觉前他想,最大的可能还是落在单位了,比如忘在办公桌上了,或者插在文件柜上。即便没在办公室也没关系,还有一套备用的钥匙呢。这样一想,马凯觉得自己应该赶快入睡,似乎早入睡就可以早一点亮天了。
第二天一早,马凯第一个到了单位,如果那串钥匙真的挂在文件柜上,同事们看见了不好,新来的处长看见了更不好。到了单位门口儿,马凯才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一急了就没了头脑;没有了钥匙,来的再早也没用,进不去门。按此方式推断下来,马凯的心缩紧了,他的备用钥匙恐怕也存在一样的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钥匙就打不开文件柜或者金柜的门,而打不开这两个柜的门,就拿不到备用钥匙。马凯是这样放备用钥匙的,金柜的备用钥匙放在文件柜里,而文件柜的备用钥匙放在金柜里,这样放已经两年多了,如果不是钥匙串儿不见了,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样放备用钥匙的问题。
马凯在办公室的门口徘徊着,他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着。如果这串钥匙真的丢了,自己遇到的麻烦可就大了。
马凯到单位提前了四十多分钟,那段时间里他觉得自己像在密不透风的闷罐子里捱着时间,并且时间越到后来越慢,他开始冒汗了,额头上的不说,衬衣都贴到后背上。
到了上班时间,打字员小吴来了,他们相互点了一下头,小吴刚掏出房门的钥匙,马凯就迎了过去,接过小吴手里的钥匙,先开门了。小吴似乎觉得马凯的行为有些古怪,她愣愣地看着动作急促的马凯,以前,马凯从不向自己献殷勤的。
马凯进到办公室之后,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对金柜、文件柜和自己的办公桌进行了“扫描”,没有看到钥匙。马凯的心提了上来,他走到办公桌前,上上下下找开了,找了一遍不放心,又找了一遍,找过了三遍,还是没看到那串本来十分显眼的钥匙。
马凯傻了,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上午九点,就有人来机关办事,办事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盖公章,公章是一种标志,尽管审批不在他这个环节,他盖公章必须看到相关的签字,他不过是履行形式,也就是说,权力不在掌管公章的人手里,但对于整个社会来说,公章才被正式承认,才有效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