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的梦影


□ 李俊玲(布朗族)

作者简介:李俊玲,女,布朗族,1974年生,现就职于云南省施甸县文化馆。2000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散文、诗歌、小品60余篇(首)。方言小品《记者来访布朗山》在第二届“中华颂”全国小品小戏大赛中获三等奖。

  一

  儿时,故乡对我来说遥远得如梦一般。准确地说,那不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是父亲的老家,一个偏远的,被埋没在深山里的布朗小寨子,名叫楂子树。那里留下了父亲儿时的点滴,自然我也从父亲的口中一枝半叶地了解到了那里的山水人情,脉络清晰而景象混沌的故乡就这样在我幼年的脑海中时常隐现。直到我渐渐长大,读书了,父亲就每年带着我回一次老家,从此故乡不再是我梦中的一个幻影。

  第一次跋山涉水回家,让我对山有了更深的认知。从县城坐车约一个多小时,再步行十五公里的山路才能到达。走的都是人背马驮的赶集队伍开辟出来的崎岖山路,杂草笼掩,有时路边会突然惊飞起一只山鸡或野鸽。山是灵动的,谷中鸟鸣四起,山泉的叮咚声萦绕耳际,云雾飘来浮去,行走于山间觉得自己好似在腾云驾雾一般。山也是诡秘的,这才阳光初露,瞬息又烟雨袭来,牧铃在作响,而牛羊却无踪可寻,山歌飞落于崇山峻岭间,歌者是谁,只有白云知道。山风带着泥土和野花的芬芳和着松香拂面而来,让你有种迷醉的感觉。

  我不知走了多少路,翻了几道岭,只觉得心里的故乡越来越近,我已嗅到了独特的气息,渴盼的心情使劳顿一扫而光。父亲指着半山腰几十间散落的茅草房对我说:“这就是你的老家楂子树。”终于到家了,一家子十多个人—下子围拢来,看看我这远道而来的“客人”父亲拉着我的手一一介绍。阿公笑得合不拢嘴,摸摸我的头,和父亲说:“这娃娃能长啊。”阿奶忙从厨房端出热水让我洗脸,看着我沾满泥土的鞋,拉着我的手怜爱地说:“快洗把脸,把这孩子走苦了。”我看着面前素未谋面的亲人,心里涌起一阵暖流,感觉自己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一般亲切。表弟表妹一大群将我围住,我向他们分发从县城带来的水果糖。不一会儿就和他们混熟了,跟着他们四处疯去,躲猫猫、烂泥炮、掏鸟蛋、套野鸡、放牛羊……山里娃总会在这无尽的林子里给自己创造着无穷的乐趣。从此,我每年的假期就有了个好去处。它如同磁铁一般吸引着我,让我夜夜梦回故乡……

  二

  “楂子树”这个名字在我眼里有着一种诱惑的美,我一直以为我的家乡被大片楂子树掩映着,春季漫天的楂子花如雪片般飞舞,夏天唾手可得满树的楂子果,人们在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过着美好而安详的日子。直到我回到家才明白,原来那只是我虚构的一个美丽幻境罢了,原来我的先民们是用饱含着楂子一样的酸涩来创建这个地方,来守护这个家园的。

  我的先祖们原居永昌坝子,这是块美丽而富饶的土地,滋养着我勤劳而善良的祖辈——蒲人。他们以“阿”为姓氏,自称“埃乌”,本地人之意,有着自己的家园和领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安定生活。元明统治者征服云南,文明的火种燎亮了这里的每寸土地,也把武力与权利根植在这里。从此,蒲人不复有自己独立的经济区域,落后最终被强势所吓倒,只有归顺和被驱赶,从永昌到蒲缥到勐底坝,再到杳无人烟的原始深林,一路的退让与躲避,疲惫的躯体下背负的是痛失家园却悲苦无奈的心。落后最终归属原始,也许这就是自然的规律。统治者对少数不服归顺的蒲人进行了讨伐,为求一条生路,蒲人四处逃散,并更改姓氏以求自保,从此“畏官守法,输纳以时”,小心翼翼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一次次的迁徙,一道道的伤痕,一路走来的艰辛,让布朗人对脚下所拥有的每一寸土地都倍感珍惜,对文明的力量有了重新的认知。我想这是一种掺杂了怨恨、畏惧、探究、无奈,甚至崇拜的复杂情感。难怪当初阿公毅然决然地送我父亲走出大山,到仁和求学。阿公是想让祖先颠沛流离的岁月在子孙身上做一个了结,将这段历史永远埋在莽莽丛林中,让后人的脚步从这片土地上再次踏出一个明媚的春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