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芙 蓉


□ 王秀梅

1

芙蓉同其他几位姑娘一样,五月就换上了过膝短裙。
舞水街上白亮亮的,几个小青年骑着自行车经过发廊门口,撮起嘴唇吹出几声暧昧的口哨,引来了一只宠物狗,不知谁家的,溜达着过来,偏过头朝发廊看了一眼,又溜达着走开了。午后的阳光暖得让人昏昏欲睡,身边的几个姑娘无事可做,兰兰把一条腿翘在椅子上,专注地往脚趾甲上涂油,欢欢斜躺在长沙发上闭着眼睛想心事。芙蓉把两条光洁的腿交叠起来,一晃一晃的,看着门外白亮亮的舞水街。
芙蓉这样坐了半天了,兰兰一直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终于忍不住了,说,路面都快让你看穿了!下面藏着个男人?
芙蓉说,下面没有,上面有。
屋里的另外两个姑娘不约而同朝门外看,一个男人正慢吞吞走过发廊门口,脚上锃亮的皮鞋踩着芙蓉树斑驳的影子,像一个突如其来的破坏者。
男人转头朝发廊看了一眼,似乎被几位姑娘裸露着的大腿吓着了,加快了经过发廊的速度,欢欢眼尖,说,脸都红了,真可爱。
可什么爱啊,一个老男人。兰兰说。
老有老的好,欢欢说,你不懂。
浑身皮松肉软的,有什么好?兰兰反驳道。
只有芙蓉依旧安静地坐在椅子上想心事。两位姑娘不允许她这样漠视一个关于男人的话题。平日里,她们坐在这间发廊里干得最多的事情,除了对付走进门来的男人,就是对经过门口的男人品头论足。当然,芙蓉刚来发廊不过一周,对这里的一些习惯和规矩还不是很熟悉,但另两位姑娘有信心按照她们的标准,对芙蓉进行一番改造。只是她们觉得有些看不透芙蓉,她安静地坐在发廊里,尽管穿着跟她们一样的过膝短裙,露出白光光的大腿,看起来却似乎跟她们有些不同。具体不同在什么地方,两位姑娘私下里就这个问题议论过,但以她们有限的思想深度,还想不出这种不同在哪里。
无论怎样,她们怀着一种挑剔而敬畏的心情,有些讨好又有些矜持地对待这位新来的姐妹。她们欣赏又嫉妒她的沉静,她的美丽,她的时时散发出来一点点不多不少的忧伤。
老男人已经消失了。姑娘们开始在发廊里走动。兰兰说,以前没见过这个老男人,看来不像是附近的居民。的确,附近居住的男人们,没几个没在舞水街上无所事事地走过。这条街就像一只光彩照人而又俗气逼人的花花孔雀,好男人赖男人都会怀着各自不同的想法,在这条街上人模狗样地走来走去。走完这条千米小街,他们至少会看到五十个像她们一样早早就光出大腿的青春女孩。青春怎么着都是好的,无敌的,即使俗气。
不过,看起来这男人是有些味道的。也许吧,看他的穿着,挺体面。姑娘们评价了几句,发现芙蓉还在想事情,就一左一右站到她跟前,逼她发表看法。
芙蓉笑了笑,伸了个懒腰,说,这男人挺儒雅,也许是新搬来的。
芙蓉仅用了儒雅这一个词,就把另两位姑娘比下去了。她们互相看了看,觉得芙蓉这个词用得很让她们佩服。舞水街上的小姐们,大概还没人会用儒雅这样的词。
没事干,就打赌吧,赌他是新搬来的,还是偶然路过。兰兰提议。
新搬来的,芙蓉说,声音懒散而又坚决。
偶然路过,欢欢说,舞水街附近不会住这样儒雅的男人。
兰兰不知道她该选择哪一个。这种赌很无聊,是为了打发时间。她们经常做这种游戏,有时赌走进发廊的男人有没有情人,有时赌他来了一次还会不会再来,然后,使出一些手段验证对错,错的一方去舞水街上的小市场买零食。当然,她们的赌有时有结果,有时根本没结果,也就消磨时间而已。
阳光慢慢暗淡了,姑娘们到附近一家拉面馆买了三碗拉面,坐在发廊里说笑着吃完,然后打开贴满了粉红锡纸的日光灯,开始补妆,嗑瓜子,发短信,带着进来的男人去里屋,或站在门外瞟经过的男人。
这样的生活,芙蓉已经过了一个星期。打烊之后,芙蓉向另两位姑娘道别时,她们再次提起那个老男人,说,你要是输了,得请我们去吃麻辣鸡。

2

其实这个老男人并不太显老。也许是因为他光鲜而考究的衣服和鞋子,也许是因为他保养得很好的身材,他看起来并不像实际年龄那么老。
发廊里的姑娘们是在第三天又一次看见老男人的。仍然是午后,三点左右,似乎刚刚经过了一段午睡,他看起来气定神闲,无事可做,专门到街上走走的样子。他的出现,几乎已经验证了芙蓉的正确,这么气定神闲地在舞水街上走,而且是第二次,一般不会是偶然路过的。家家悦超市附近建起了一个新的住宅小区,名叫春都花园,几幢小高层漂漂亮亮的,另外几幢也正在建设之中,姑娘们时常站在发廊门口看那些高高的吊车,看半天,羡慕而又无望地叹口气,回到屋里,继续嗑瓜子,等客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