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在被爱间(外一篇)



  等大毛跌跌撞撞冲出电梯时,走廊尽头的自动考勤机无情地显示:8∶10。完了,又迟到十分钟!这是这个礼拜第三次了!公司最高首长邹经理阴沉着脸,斜眼瞟了一下大毛,一声不吭掉头走了。大毛真是又羞又愧啊!坐到办公桌前,大毛把牙齿咬得吱吱响:可恶的红梅,好几个早上不叫我起床了,弄得我如此狼狈!
  不用说,一上午的心情简直一塌糊涂。终于捱到下班,大毛也不跟其他同事搭腔,来到车库推起自行车就走。回到家门口,大毛忿忿地不停按门铃,大门却紧锁。这个习惯已多年了,大毛从不带家里的钥匙。大毛说,腰上别着一大串钥匙,既煞风景又不自在,况且老婆红梅是全职太太,呆在家里候等丈夫的辰光多的是。
  大毛掏出手机直拨红梅。正按着号码,红梅笑盈盈地回来了,手上拎着几个菜。大毛劈头就喝:“死哪去了?大冬天的,你让我在门口干等!”红梅愣了一下,但还是回以微笑:“呶,你不是爱吃鲫鱼嘛,我出去专门帮你买野生的。”听了这话,大毛的情绪缓和了许多,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
  进屋后,红梅从钱包里摸出几把钥匙:“亲爱的,这几条钥匙分别是院子大门、防盗门、里屋门和信报箱、牛奶箱的。我做了记号,可别搞错啦。”大毛掂了掂,一古脑儿塞进了裤兜,继续看着精彩的亚运会比赛节目。
  红梅钻进厨房,开始剖鱼。“老公哎,你过来,我来教你烧鱼吧!”稍顷,红梅拉开厨门喊大毛。大毛“哼”了一下,脑袋一撇:“不高兴。”红梅有些气,“嗒嗒嗒”跑过来,拉起大毛要推向厨房。正巧,亚运会专题节目也结束了,大毛只得不情愿地来到厨房。红梅一边麻利地刮鱼鳞、掏鱼肚,一边作势比划,解释有关操作要领。大毛心不在焉地看着,心想,学什么呀,我一个大老爷们出外吃饭店,在家靠老婆全方位料理,真是不亦快哉。红梅唠哩唠叨,费尽口舌,大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从锅里盛出了一碗红烧鲫鱼,接着又被“逼”着拣大蒜叶……
  这以后,红梅老是支使大毛干这干那,大毛简直烦不胜烦。晚上,红梅抓起一叠衣服扔到脚盆里,准备开始搓洗,并叫大毛在旁边看着,掌握一下洗衣粉的剂量,以及翻晒要诀,什么衣料需要刷洗,哪种衣料只能轻柔。大毛“扑哧”一声笑了:“我黄大毛怎么能干女人活呢?”说完,“吱溜”一下坐到了电脑前。
  红梅一把扯下围裙,冲着大毛嚷:“你怎么什么事都要依靠我?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怎么办?你这懒气何时能褪掉啊?”大毛被吓了一跳,像看陌生人一样怔怔地看着发怒的红梅。红梅转过身,肩膀剧烈地抖动,开始呜咽。大毛知道惹红梅生气了,赶紧拥上红梅进入怀抱,轻轻拍打着红梅:“哦,小乖乖,不哭了,我马上学还不行嘛?”红梅搂紧了大毛,哭得更厉害了。
  过了几天,红梅说:“我上海的一个同学生病了。她现在一个人过,怪可怜的。我去陪侍两周。”大毛笑着说:“好好好,我的姑奶奶,你放心去吧,反正我也学会做饭了,饿不死的啦。”红梅呵呵地笑着,叮嘱大毛晚上睡觉前,记着关好煤气阀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