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天里的青春岁月


□ 李爱红

  当邱华敏走进这所校园的时候,觉着这里就不像所大学,宿舍门口是个乱糟糟的市场,地摊上摆着盗版书、盗版牒、伪劣电池、耳机,以及低劣的手套、袜子、发夹之类,再往里走就是一个个小吃摊儿。四川口音的吆喝:“担担面、担担面,两块钱一碗。”东北口音的大姐吆喝着“饺儿、饺儿,东北水饺儿”;有“西安风味肉夹馍”,有扬州炒饭等等。邱华敏一直纳闷儿,怎么就没有家乡特色的饭呢?后来也想明白了,自己家乡有什么特色?不南不北,不东不西,不冷不热的,哪里是生长特色的地方呢?
  邱华敏是个恋家的人,但邱华敏不会像一些人,故土难离,不得已离开就失落,把背井离乡的情绪挂在心中,长长久久的不肯融入新的环境;但邱华敏也不像另一些人,别处都好就故乡不好,于是想尽办法逃离家园,往繁华的地方走,一去不回头。这第二种人是愈来愈多了,邱华敏想。邱华敏生在故乡,大学也没出省,大学毕业安安生生留在了故乡。她也不是不想走,也不是特别想走,为了躲开一个男孩,她曾想到中山去,那时中山到学校要人,但母亲不同意。她就到一个离省会相对较远的城市去了。不过现在想想,留在省会不见得不好,那男孩人品也还不错。
  邱华敏想到这儿笑了一下。邱华敏评价一个人喜欢用“人品”一词,这招来朋友的不少嘲笑:“真老土,现代人,讲什么人品。”但邱华敏还是改不了,只是不在嘴上说,但心里依旧用这个词来衡量一个人,特别是男人。因为邱华敏还有一脑子的老思想。邱华敏认为,男人可以不英俊也可以没有钱,但男人应该有“格儿”,这个“格儿”就应该是人品。其实邱华敏自己也不清楚“人品”在她心中的确切定义,或者是正直诚实责任感胸怀宽阔等等,但在具体事儿上,那个“人品”就会清晰地映照在邱华敏心里,当初那个人品不错的男孩子追她时她故做天真地走掉了,脸上是茫然而无辜的表情。邱华敏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个事业小有成就的男孩为什么就不能走进她心里。那个男孩文笔挺好,每一封信都是优美的散文。邱华敏喜欢看他的信,如读一篇篇美文,但从不动心,也从未回过信。这让邱华敏曾有一段非常相信缘分。
  其实邱华敏并不漂亮,又是从很穷困的农村考上大学的,衣着简朴到秋冬春三个季节穿一件外套,不同的是有时外套瘪着,有时被毛衣塞满。但邱华敏不觉着难过,她很平和,因为知足,知道自己上学的艰辛。于是,邱华敏就少了别的考上大学的女孩子的傲气。她欣赏那份傲气,只是保持距离地欣赏,她觉着那份傲气让那些女生变得更美,高不可攀的美。邱华敏就跟别人产生了距离,她曾经一度喜欢那些竖排版繁体字的书,她觉着那些书有些“味儿”,这“味儿”让她心神俱安,让她沉醉。
  那些书让邱华敏变迟钝了。当邱华敏因别人异样的眼光而惊醒时,才发觉有个来历不明的男生总是在她身边唾沫四溅地发表演说。有一次那个男的竟然在四下无人时对邱华敏说“我喜欢你。”这让邱华敏年轻的心“咚咚”地跳了半天,她竟允许那个人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接着发表演说,时间不久,那个人自动消失了,邱华敏很轻松也有一些失落。
  邱华敏才知道自己不漂亮,但也不丑。邱华敏还是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她不会撒娇,说出来别人都不会相信,哪有女孩子不会撒娇的,可邱华敏就是不会,邱华敏想这可能是跟家庭有关。
  邱华敏的父亲母亲是各自失去了配偶之后再结合的。虽说是半路夫妻,可他们很恩爱,但各自的子女都似乎有意见,这是邱华敏后来才感觉到的。邱华敏父母结合,只生了邱华敏一个,那时母亲已四十几岁了。母亲说生过邱华敏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例假。这有时让邱华敏觉着庆幸。哥哥姐姐与她年龄相差甚远,而邱华敏记事时,母亲就是一个老年人了。因为环境相对复杂,邱华敏就懂事早,从不缠人。一个人上学放学,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不容易却也上下来了。甚至当母亲站在田埂上,慌慌地拿着大学通知书唤她,她扛着铁锨挽着裤腿两脚泥走出玉米地时,也没有特别兴奋,只是笑了笑跟母亲回家了。
  当初村里人都夸她,说邱华敏要有出息,邱华敏也淡淡地笑。因为邱华敏自己知道,她没有特别高的追求,只是这么一路走过来。所以,邱华敏到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中文教师。
  想到工作,邱华敏心里有些不舒服,由于不会慷慨激昂,决定了邱华敏上课风格的平淡,邱华敏又有些过于认真的毛病,时下的学风又让那些学生很不能忍受邱华敏相对抽象的文艺理论课,再加上邱华敏跟领导关系一般,所以,第一次评职称,在督导打分和学生评分这一环节上,邱华敏没被通过。而这一次职称一被通过,邱华敏就逃出来了。系里今年没人出来,邱华敏一申请就被批准了。她对她工作的城市有些厌倦,于是,丢下孩子和丈夫就到这个喧嚣的都市中的这所大学来进修了。
  想起孩子,邱华敏心中有些温暖,又有些心酸,孩子一岁多,大脑袋,圆眼睛,很可爱,也很淘气,经常把衣柜里的东西拉出来然后自己坐进去,要么就穿鞋子在床上蹦。邱华敏刚来时想孩子想得流泪,打电话孩子竟听出来是“妈妈”,然后给邱华敏背“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妈妈要进来,开不开?不开就算了。”每次打电话邱华敏都是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拿着话筒,泪水涟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