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培静小小说二题


□ 王培静

  长吻的魔力
  
  宋阳买早餐回来,轻手轻脚地进了卧室,宁静像个小猫似的蜷在那儿睡得正香。他坐在床边仔细地端详着妻子,目光里满是柔情。宁静慢慢睁开眼睛,见宋阳盯着她看,不好意思地问: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啊。
  宋阳刮了下她的鼻子,怎么,还害羞。我觉得我老婆越来越好看了。
  宁静说,去你的吧,你是想讨我高兴,让我平常对你儿子好一点是不是?
  宋阳说,是,也不是,我说的可是实话。来,我侍候你们娘儿俩起床,呆会儿咱们还得去医院。
  吃完早饭,宋阳去洗碗,宁静开始打扮自己。宁静一边化妆嘴里一边哼着歌。等两人收拾利索,刚准备出门,突然宋阳的手机响了。
  接完电话,宋阳满含歉意地对宁静说,太对不起你了老婆,刚才是支队刘政委打来的电话,市政府边上的华威宾馆着火了,已去了五辆消防车……
  宁静说,我真是倒霉透了,每次去医院检查身体,人家都是成双成对,就我一个没有人陪。医生、护士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好像我肚里的孩子不明不白,不知从哪儿来的似的。
  火情就是命令,虽然政委说,赵副队长带队去了,但作为支队长,我还是放心不下。老婆,你就再委屈一回,下次我一定陪你去。
  他边说边走回了屋里。当从卧室出来时,他已换上了军装,手里还抱着老婆的外套。他走到妻子跟前,温和地说,来,亲爱的,穿上外衣,咱们一起出门。我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嘴上这样说,心里是能理解我的。
  听了宋阳的话,宁静脸上的怒气消下去了一大半,乖乖地配合丈夫穿上外套,依在丈夫的怀里不肯离开。宋阳用眼光偷偷瞄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双手既小心又用力地把宁静抱住,宁静开始还有些拒绝,慢慢就接受了这个长长的吻。当两人结束这个几乎使人窒息的长吻后,宁静娇嗔着说,讨厌,谁允许你亲我的。
  宋阳笑着说,今天我这个吻可不是一般的吻,给你体内注入了神力,请你相信,今天你走到哪里,哪里都会有人帮助你、让着你的。
  我才不信你的话哪。宁静说。
  你回来再说,看看我说的话是不是灵验?
  两人手拉手出了门,向路边走去打车,他们还没招手,一辆车从后边过来,轻轻地停在了他们面前。宁静还有些纳闷,司机师傅已经笑着走下了车,拉开另一边的车门,请宁静上了车。
  宋阳嘱咐道,别着急,路上小心。
  司机师傅说,您就放心吧。
  看着载有妻子的出租车走远,宋阳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向相反的方向走了。
  宁静坐的那辆车开车的是个女司机,一上车她关切地问这问那,几个月了?一切都正常吧?没事多活动,要开心,注意营养,定期检查……一路上,说得宁静心里热乎乎的。下车时,司机不要车费,宁静坚持给,司机说没零钱找,只收了十元钱。下地铁台阶时,一个小姑娘原是向上走的,两人错过后,她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转身又走了下来,对宁静说,阿姨,我来扶你吧。她一口一个不用,不用,但小姑娘还是固执地架住了她的胳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