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贼娘(短篇小说)


□ 蒋明

  喂,跟你说件事。她推了推睡在身边的他。

  什么事啊,明天说不行吗?他睡得迷迷糊糊.嘟囔着。

  不行,就要现在说嘛。她又使劲地推了推他。

  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神经兮兮的!

  你娘是个贼!

  你胡说些什么?谁的娘是贼?他一翻身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臂顶住了她的脖子,狠狠地盯着她!

  喂,你那么凶干啥子么?她惊恐地看着他,你想卡死我啊?

  他蓦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

  你刚才说啥来着?

  我说,我说你娘,是个贼!她喘了一口气,又揉了揉脖子。

  你为啥子这样说?

  我亲眼看到的。她说,今天晚上我看到娘从你放在桌子上的钱包里,偷偷地抽了20块钱藏了起来。

  她说,我都发现好几回了。

  他感到内心一阵剧痛,仿佛心上有一块伤疤,一下子就被人硬生生地给撕扯开了。

  他父亲死得早,是娘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

  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仅仅是一个空洞洞的名词,没有一点实实在在的影迹。从他有记忆时起,他的亲人,就只有娘。

  娘是一个瘦小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很漂亮。

  在农村,漂亮是当不得饭吃的。没有力气,就没有办法担担抬抬,就没有办法拾掇好地里的庄稼。

  父亲刚死的那几年,有很多男人争着抢着到他们家里帮忙干活种地,但都被娘用扫帚赶了出去。

  他一直不明白娘为什么要赶走那些来帮忙的人。

  有几次,他看见娘躲在灶台后面偷偷地哭泣.就问。娘只是一个劲地哭泣,没有回答他。

  幼小的他,在心里想,他要保护娘,不再让人欺负娘!

  后来,他也用扫帚驱赶那些偶尔还想来家里帮忙干活的男人。

  再后来,就没有人来他们家里帮忙了。

  我不信。他说,但心里还是很忐忑。

  不信,不信你就明天亲自去问娘。她说,要不,你观察几天,回家前把你包里的钱数清楚,早晨起床的时候你再数一遍。

  他不愿意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但他又不得不相信。她没有理由骗他。他的心很痛。

  娘从集市上买回了一对很小很小的木桶,一个人半挑半挑地往地里担粪、担水,浇灌庄稼。他跟在娘的后面,一趟一趟地跑,有时也在路边采上一大把野花。

  娘用锄头在地里一锄一锄地翻地,他也跟在娘的后面,捉泥地上到处乱跳的蚂蚱。

  娘常常帮别人缝补一些衣服赚些零钱。

  娘在房前屋后种上了很多的青菜,喂了好多只鸡、鸭、鹅。

  娘舍不得吃那些禽蛋。

  有一次,娘给他煮了一个鸡蛋。剥壳的时候,鸡蛋还很烫手,壳上沾有一星点一星点的蛋白。他看见娘用指甲轻轻地挑了出来,然后放进了嘴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