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什么经济?等2则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种什么经济?

(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照搬西方经济理论进行“实验”的市场经济
“改革要根据中国国情,不能照搬西方的”这句话,谁都会说。而一到现实之中呢,就不完全是那回事了。以国企改制来说,“以卖光国企”为主要特色的“改制”理论是什么样的经济理论呢?依笔者看,它不过是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在西方求学的“新自由主义学派”的自由经济理论的翻版,这种“经济学理论”主导了一些国企改制的方向,影响了相当一批地方的执政者,用“绝对的地方权力垄断”去强制性推行、实施以“卖光”为主要特色的“改制”,而且相当一部分是将企业“卖”给原来将企业搞得一团糟的企业经理人。其结果怎么样?就产生了这样一个“怪胎”:国企改制=“西方的自由经济理论”+“地方权力的干预”。国企改制成为了一个由地方权力者实施“海归经济学家”的“西方的自由经济理论”的“大实验场”。
为什么用“怪胎”和“大实验场”这两个词呢?有以下三条理由:一是因为“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经济理论”与“新自由主义学派”完全是对立的。然而在当今的我国,却将“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经济”变成了“地方权力的干预”,而且与“新自由主义学派”最“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了,于是“怪胎”本身就变成了所谓的“中国特色”。二是因为当高层领导试图了解一些地方的国企改制进行如何时,有的地方的国企已经被“卖”得差不多了,因为中小国有企业改制面已经超过90%进入“收尾阶段”了。三是因为国资委的权威人士已经肯定了“国有资产流失已经是很普遍的了”这一结果,而且按照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所说:这是由于“国资监管机构还没有成立”,“一些地方操作过急,加之缺乏规范”所致。国资委的《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这个文件好不好?不仅好,而且好得很,因为它是根据中国国情制定的政策,但令人遗憾的是,它的出台有些晚了。
胡锦涛近日指出:“历史证明,在中国,照搬西方政治体制的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笔者认为,照搬西方政治体制是 “走不通”的,照搬西方经济体制也肯定是“走不通”的。总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决不是照搬西方经济理论进行“实验”的市场经济。

(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只要“效率”不要“公平”的市场经济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中,“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大问题,“效率”是指资源投入和生产产出的比率,“公平”则是指人与人的利益关系及利益关系的原则、制度、做法、行为等都合乎社会发展的需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生产力发展的经济,当然要重视效率问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条件下企业没有效率怎能生存?怎能发展?国企之所以要改革,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效率低下。但是,重视效率或者“效率优先”不等于不要公平,所以它必须兼顾公平,而且只有兼顾公平才能促进效率的提高。
那么,在市场经济的发展中怎样才能做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呢?那就是必须要有指导“游戏”进行的“游戏规则”。在这个问题上,笔者非常同意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所说的“在推进国有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同时,要有一个重造改革的标准,即以相对公正的程序和规则实现国有企业体制的改革。”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在国资委出台的《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这一“游戏规则”之前,一些地方已经完成了将国有企业卖光的“游戏”。更应该提出的是这场“游戏”是在“必须牺牲3000万老工人利益的代价论”、“靓女先嫁论”、“冰棍论”、“烂苹果论”和“社会财富向‘精英’倾斜论”指导下进行的。于是,一些国有企业的“改制”成了“腐败分子的最后一顿丰盛的、免费的、权力性的晚餐”。必须指出的是,在这种改制中,“效率”与“公平”应有的关系遭到了严重的损害,而这一被“严重损害”的“苦果”只能由社会来承担,由“下岗工人”来承担。有一篇《将工人“改革”为“编外”为哪般?》的文章披露了改制后的一种“怪现象”:某垄断行业下属一家业务正红、效益颇佳的工厂,其主管部门突然责令停产,大部分职工在一次性“补偿”之后被解除了劳动关系,仅留下几十背景特殊者。一周后,另立门户,重新开张。他们虚拟了一个劳务中介机构,把清退出门的技工再行介绍进来,同时又补充了一部分新工人。这些“出了门又进门”的老工人和刚入门的新工人,都被列为“编外劳务工”。这对于那些老工人来说,尤其不可思议,人还是原来的人,活还是原来的活,咋就因为“一出一进”,身份就“变”成了“编外劳务工”,工资福利待遇天壤之悬。文章发表后,很多人反映,这种现象决不是个别!
的确是这样,“民营企业家”们通过这种方式“降低”了生产成本,“增加”了产品的竞争力,企业的生产也许可能会“发展”,然而它却严重地损害了广大职工的利益,增加了职工对“民营企业家”的“仇恨”,亦增加了对社会的“怨恨”。“郎顾之争”为什么会引起中国社会这么大的反响?重要的原因之一,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效率”与“公平”之间的关系已经处于严重的失调状态,这个问题若不再妥善解决,必将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总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决不是只要“效率”不要“公平”的市场经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