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办喜


□ 王祥夫

  离五月十六办喜的日子还差两天,刘继文又去了一趟王镇长的家。这天下着点小雨,远近一片迷蒙,地上黏得很,王镇长就在刘继文后边的那栋楼住,院门口种了两株桃树,桃花已经落得差不多了,细眉毛样的叶子已经长了出来,桃树的叶子刚刚长出来的时候那颜色可真俏,紫微微的。

  看见刘继文从外边进来,王镇长的脸亮了一下。“抽烟。”王镇长指指桌上的烟,说不过我这烟可没你那好!刘继文笑嘻嘻地把自己的烟掏了出来,说我这烟比镇长的烟差远了。“你会抽这种烟,你什么时候是个抽‘芙蓉王’的?”王镇长说。刘继文遂又把自己的烟收了起来,笑着说我还是抽镇长的烟吧,还是镇长的烟好,我要是做了镇长我也抽这个。“放你妈的屁!我还能比上你!”王镇长说金条不能当烟抽,金条要是能当烟抽你每天还不抽他妈一两根?刘继文说镇长你也别笑话我,我都不知道金条长什么样。“什么样?还不跟老玉米棒子差不多!”王镇长说。“能有那么粗?”刘继文也笑着说。王镇长说没时间跟你瞎扯淡!煤窑那边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滥事?“情况挺好。”刘继文说最近一直没什么让人烦心的滥事,所以才想请镇长端午节前到窑上看看,这几天正是吃羊肉的时候,我让人好好儿宰两头,新来的厨子手艺挺好,赶回来的时候给老姑带条羊腿。王镇长看着刘继文,没说去,也没说不去,欠欠身,又往后靠靠,说派出所杨海林那边我给你说了,要不连鸡带你那煤窑一块儿罚,鸡去你那地方,你那地方就是个滥鸡窝,抓鸡的最好办法就是拆鸡窝!现在鸡还去的多不多?我告诉你,小心杨所长把你那鸡窝真给拆了!没了鸡你就吃不上蛋了!刘继文笑了起来,说我哪敢在镇长面前说谎话,说一个鸡也不去完全是假话,只是现在去的比以前少多了,不过井下那帮子光棍一个比一个硬,我能管鸡,让保安见鸡就抓,但我管不了人家那地方!别说别人,我有时候都管不了自己!见王镇长脸上已笑成一朵花,刘继文马上把话一转又说到请王镇长去吃羊肉的事,说镇长你来定个日子,你一定得赏我这个脸。“来来回回费多少油!”王镇长说吃你一顿羊肉翻山越岭的不划算。“这也说的是。”刘继文笑了,抬起手,把口袋里的一个报纸包儿拿了出来。“什么东西?”王镇长说。“油钱啊。”刘继文笑着说。王镇长用眼瞄了一下,停了一下,像是在想应该先说哪件事,是说包里钱的事?还是说去吃羊肉的事?结果是王镇长哪件事都没说,却说起看戏的事,说我儿子办喜那天是没办法,唱戏动静太大,上边不让,我家老姑多少年没回来过了,就想听听咱们这边的老调,你那天定的是什么戏?是哪个班子?刘继文说定哪个班子没关系,只要老姑想听老调我就让他们把戏换了, “让夏国庆过来唱唱《卷席筒》。”王镇长说那能行?已经定好了吧?“怎么就不行?”刘继文说还不就是两三千块定金。“要这么说,到那天我老姑就过去听老调。”王镇长说人老了就这样,过去的什么都好,现在的什么都不好。刘继文说到那天我再找个人陪着。王镇长说你办你的事,不用陪。刘继文把身子往前靠靠,侧过脸看王镇长,遂笑嘻嘻把话说了出来:“镇长你一高兴我就敢说话。”王镇长说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那我就说了?”刘继文说我儿子办喜镇长你好不好头天就给我去撑撑门面!头天去?王镇长说就怕影响不好吧?“有什么不好?我不过一个煤黑子!”刘继文笑嘻嘻地说镇长你就给我这个煤黑子个脸行不行?“你他妈啥煤黑子。”王镇长说你看看什么地方有你这样的煤黑子。“我不是煤黑子谁是煤黑子,你要是那天不去我从头到鸡巴整个都是个煤黑子。”刘继文说。“鸡巴下边那半截儿呢?那下半截儿我看你也白不到哪去!”王镇长笑着说。“那半截儿早让狗吃了!”刘继文说。“恐怕是镇妇联的母狗吧?”王镇长大声笑了起来,遂指指桌上那个包儿,“先把你的油钱收起来,我坐我的车还用你的油钱。”王镇长把话又转了回来。“哪是油钱!我也没那么傻,镇长还没去我就先把油钱给垫上。”刘继先笑着说这是端午节我孝敬镇长的一点点狼心狗肺!孩子办过事,过端午节的时候我想和徐文兰去走趟亲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