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广场舞


□ 末未(苗族)

◎ 末未 (苗族)

想停也停不下来。那么多与时俱进的腿

澎湃着身体的激情,后浪推前浪

此刻,他们已赶在星星点灯之前,如鱼渴水

奔流到文昌广场,汇成另一条邛江

集体练习凌空蹈虚。以此表明

热爱时代广阔的生活

丁咚,丁咚,丁丁咚。不停闪烁的霓虹灯下

有人眼睛里摇晃出了春天的月牙

有人手指碰到了鹿,却说马

进退旋转之间,还有人一不小心

从糠箩跳进米箩。如此顺理成章

居然有人半途而废。坚持吧,坚持

一切才刚刚开始,再笨也笨不到一拍

跳着跳着,花飞花谢的广场上

拥抱影子的人们,渐入佳境

常常一步之差,就跳出时间之外

从此,再没回来

凌晨四点

夜深了,但大地无法安静

这是凌晨四点,多么危险

火车越来越亢奋

人们,却在奔走中疲惫

这时,现实就是歪头错脑,拽瞌耷睡

就是站着做梦

就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身不由己,或者将错就错

我半途上车,与时代的少数人有缘

挤同一节车厢,走同一条路线

前途太多,梦想各异

每座山头都被人占尽风水

但我不能因此废掉此行

不得不踮起双脚

与五湖四海的味道相依为命

背靠背站在过道里,打哈欠

支撑自己摇晃的身影

凌晨四点,火车停在一个小站喘息

有人从灯光中走来

有人向夜深处遁去。下一站

再下一站。我的远方

还有多远

又是清明

春风再次翻出星星的花朵

点燃我往年烧掉的那些复活的野草

还是三尺黄土盖屋,还是石板一块做门

父亲对住房的要求,永远是这样简单

且接近潦草

这么多年了,父亲在生活面前

依然小心和低调

即使咳嗽的老毛病犯了

也从不发出一声轻响

我知道,父亲是怕将活着的人惊扰

父亲,这么多年

你的小儿子因为腰杆太直

在转弯抹角的人世,天天都撞出内伤

今生已经注定,无力把你迁居到城里

让你的门前三天两头,香火缭绕

因此父亲,请允许我在你的坟前

再一次跪下。我要感恩六景溪

这片厚道的土地,一直默默代替我

用遍地的蒲公英和红籽果

陪伴你生命中另一种时光

那时,它们在地上

长草,也长庄稼

那时,它们还不是瓦

是生活,把它们和成一摊稀泥

又是生活,要它们站立,紧接着

还是生活,把它们推向火坑

当它们按照生活的需要

成了瓦,走向高处

天空底部,就出现了最坚硬的部分

大风搬来乌云

乌云又放出雷电

雷电后面紧跟着,翻江倒海的雨

然而,当云开雾散

惊魂未定的人们,却毫发未损

是瓦,代替人间,承受了灾难

此刻,霜又落下来

又是瓦

承担了人间的冷

这一切,瓦一直不说

就像屋檐下,这位沉默的老人

沧桑爬满了他的脸

他的内心反而越来越平静

灰麻雀

是麻雀的话,就飞不高

给它一片天空,也飞不到天上去

是麻雀的话,就飞不远

给它一片大地,也飞不到天边

是麻雀的话,胆子就小

给它住在瓦檐,也不会偷你的生活

是麻雀的话,颜色就灰

没有人愿意花钱,买一片灰色回家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飞到福建的麻雀,飞回来了

它们说一口闽南话

但没出过远门的老人听不懂

他们把本村打工回来

说外地方言的青年,统统叫灰麻雀

责任编辑 徐海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广场舞”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