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75年的爱情


□ 向本贵



李秋兰背着石头摔倒在沟壑中的时候,王和杰正好扛着一块大石头从旁边坡坎上走过,他连忙丢掉肩头的石头,飞身跳了下去,将压在她身上的大石头搬开,就去扶她,一边关心地问道:“摔伤哪里了没有?天下着雪,山路又湿又滑,背的石头又沉,你要注意安全啊。”
李秋兰眼里含一泡泪水,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说:“你快走,别管我。别人看见我们在一块,又会说我们的。”她的浑身全是泥水,雪花纷纷扬扬落下来,在她的身上慢慢地化成了水珠儿。
王和杰却不走,说:“三年来,我们一块挨了多少次批判斗争,什么脸面都没有了,还怕别人说么。再说,他们要说的都说过了,还会说出什么新鲜东西来呢。”
李秋兰还是不让他扶,自己想站起来,可是,在地上挣扎了许久,也没能站起来。王和杰一旁急得不行,“一定摔伤哪里了,这可怎么办啊。”
李秋兰简直是在哀求他了,“我挨批判斗争挨怕了,我不想你也跟着我挨批判斗争。”
王和杰只得扛着石头匆匆走了。王和杰没有叫别的人来扶李秋兰,他担心让龚书记知道了,会不会上纲上线的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她的头上,说她是对劈山造田心怀不满,有意消极怠工,更有甚者,还会说她是在搞破坏,将石头往沟壑下面抛。王和杰将石头扛到对面的山顶。那里有几百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碌着。一些男劳动力给梯田砌保坎,一部分劳动力则在平整地面,还有一些劳动力则从很远的地方挑来土,往平整好的梯田里倒。砌保坎也好,挑土也好,都是很累的活儿,又是寒冬季节,寒风凛冽,天上雪花纷纷扬扬,要多苦有多苦,要多累有多累。但这些活跟扛石头比起来,又是比较轻松的了。所以,像王和杰李秋兰这样的人是不能做这些活的,他们只能做扛石头这样更重更苦更累的活。王和杰心里还牵挂着李秋兰,把石头放下,就准备往回赶。这时正在指挥砌保坎的公社副书记龚大为对他道:“你们扛石头的人要加油呀,石头已经供不应求了。”
王和杰连连答应道:“记着龚书记的话。”说着匆匆忙忙往对面的沟壑奔去,心想龚书记已经盯上他们这一群坏东西了,李秋兰再不把石头送上山顶,后果就严重了。
李秋兰还坐在沟壑中,脸上湿湿的,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雪水了。王和杰焦急地对她说:“李秋兰,龚书记已经盯上我们了。”
李秋兰扶着沟壑中的一棵小树,终于站了起来,对王和杰说:“你把石头放到我背篓里来。”
王和杰心疼地说:“摔成那么个样子,怎么背得起石头。”
“快放上来。”李秋兰急得直哭。
王和杰说:“要不我送你上坡之后你再背。”
“你们蹲在下面沟壑里做什么嘛,还不快把石头送上去。”龚副书记什么时候站在上面的山头对他们张望着,说话的口气十分的严厉。
王和杰连忙把石头放在李秋兰的背篓里,过后又扶着李秋兰慢慢往坡坎上爬,只是,才走了几步,李秋兰就又摔倒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