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谦逊的理性:情报学应有的理论品格


□ 李万辉 陈文勇

  [摘要]情报学理论原创首先意味着情报学要成为自身,那么情报学缘何“殖民化”就逻辑地成为情报学理论原创这一课题必需解答的问题。目前的情报学存在着一种狂妄的理性,没有区分情报学的实质研究对象和形式研究对象。成为一门没有限度的学科。其逻辑结果是移用其他学科的概念、分析框架、思维方式等,从而被殖民化,这是原创性情报学理论缺失的前提性原因。情报学理论原创的产生需要一种谦逊的理性,这种理性规约下的情报学具有真正意义上的学科尊严。
  [关键词]情报学理论原创 理论品格狂妄的理性学科限度谦逊的理性
  [分类号]G350
  
  目前情报学虽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仍然没有摆脱思想贫困的境遇,情报学中充斥着大量其他学科的概念、话语和分析框架,沦为其他学科的“殖民地”。情报学理论原创需要情报学具有自己的概念体系、话语方式、独特的分析框架和思维方式,因此,情报学缘何“殖民化”就逻辑地成为情报学理论原创这一课题必须解答的问题。国外对该问题的研究已有不少,但多将“情报学移植其他学科的概念、命题、思维方式、研究范式”等殖民化的“表现”解释为“原因”,是一种循环论证。对情报学殖民化现象实质上是一种情绪化现象描述,对其中隐匿的前提缺乏深度的理论探悉。我们认为情报学理论原创缺失的前提性原因,在于情报学存在着一种狂妄的理性以及由此带来的学科自我的迷失,情报学理论原创的产生需要情报学具有一种谦逊的理论品格。
  
   1、狂妄地方理性:表现及分析
   
  狂妄的理性是一种描述性判断,指情报学对自身研究对象、研究领域认知上存在的自大倾向,看不到学科研究的限度。
  从目前国内外研究现状来看,凡是带有“情报”字眼的问题,情报学都可以研究。在宏观方面,情报学研究的问题域非常广泛,情报政策、情报产业化、情报事业的结构与特性、情报与社会等,无不纳入情报学研究的领域中。在微观方面,如情报交流,研究情报交流如何通过以交流过程的主体的相互关系,作为分析情报交流过程的新视角以及划分情报交流过程等呈现在情报交流中的任何问题。无论是宏观方面还是微观方面,情报学都似乎没有边界和限度。
  对这些问题的探究,我们常常感到要想把问题论证清楚,情报学必须求助于其他学科。如在情报产业化这一问题域中,探讨情报产业化中利润和回报率、情报产业市场运行机制、情报产业中的市场分析,我们必须求助于经济学。探讨情报交流的阶层和权力,我们必须求助于社会学。不是以之为理论基础和材料借鉴,而是对其论证逻辑、观点、思想和术语的全盘移用。但这恰恰又被指责为情报学没有尊严的表现,就像一个怪圈,使情报学者左右为难。走出这一怪圈,需要我们进行前提性的反思。
  情报学中泛滥着其他学科的术语和论证逻辑,成了其他学科的殖民地,这种现象描述是恰切的,但是对于其成因或许需要我们重新思索。我们认为,这是情报学对自身研究任务不明确,从而对一些非情报问题关注的结果。当情报学的着力点是学科之外的非情报问题时,虽然名为情报学,但是运用其他学科的逻辑和术语进行论证确是必然的。对于非情报问题的关注如果仅是个别情报学者的兴趣所在的话,对情报学的发展尚构不成妨害,但是当这种情况具有一种普遍性时,情报学自身的概念、术语和论证逻辑、思维方式必然无法确立,也就难以有原创。
  情报学得以诞生的基础是“情报活动”,按照共识性的理解,“情报活动”是人为了改变其思想或(和)行为而获取并吸收情报或知识的社会活动。不管用术语怎么定义“情报学”,它都是一种研究“情报活动”的一门学科。然而在目前情报学所研究的广泛的问题域中,这一核心问题恰恰没有得到彰显。
  从科学哲学来看,一门科学或学科的研究对象的表达有两种:一种是“实质对象”;另一种是“形式对象”。笔者认为,情报学狂妄的理性说明它还未做研究对象上“实质对象(material object)”和“形式对象(formal object)”的区分。对于同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不同的学科都可以进行研究,但是不同学科研究的视角和解决的具体问题并不同,这就是学科研究对象的实质对象和形式对象之别,前者说明指向客观存在的某个现象和事实,后者表明了看待该现象的视角和研究的具体问题是什么。之所以区分两者,是因为在现代,出现了同一客观存在的现象被不同学科所研究的事实,再像以往一样笼统地说研究对象是什么,或单纯以领域来划分研究对象已不符合学科发展的现状和趋势。由于情报学还未有意识地对两者进行区分,因此也就容易混淆“情报学领域中独有的问题”(笔者称之为“情报问题”,其核心是情报或知识的利用)和“情报领域与其他领域共有的问题”(笔者称之为“发生在情报活动中的问题”,“非情报问题”),要想对这些非情报问题和社会情报现象做出合理的解释和论证,必然借助于其他学科的视角和观点、解释框架,否则无法建立自己的概念体系。而对这些问题的解决,也会明显地感受到情报学的一种无力感。  凡是“情报××学”都是情报学的分支学科,进而谋求以情报学的名义进行所谓情报学学科群的整合。可是,仅研究的问题存在于情报领域,仅名称中带有“情报”二字并不足以保证这些学科是情报学分支学科的合法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