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近比较烦


□ 李骏虎

人到中年的苗四女认为自己事事不如人,特别是不如与自己同龄、却比自己年轻漂亮又有官运的杨学丽,因此“比较烦”。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当她得知了杨学丽的不幸,内心涌起了新的情感……
苗四女自认看透了杨学丽:不了解别人我还不了解她吗?1972年我们一起参加工作,在一个单位一个部门打交道快30年了,我还不了解她?嘁,她年轻时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还不知道!我都不愿说她,大家也能看明白:长头发披到屁股上,像个50岁的人吗?正经人就不是这个样子!你们以为她是现在才在领导跟前吃香呀,人家年轻时混得比现在还滋润呢……也不是我背后说她,我从来就没瞧得起她!
苗四女当然不是自言自语,她的听众是一男一女:男的人都叫大孟,女的大家喊小张,是本单位其他两个部门的同事,没事常来苗四女管理的资料室翻阅报纸杂志。大孟是个小个子,小张是个大姑娘。苗四女针对杨学丽慷慨陈词时,大孟两手大展着相对于他比例失调的对开报纸边翻边笑,报纸的哗啦哗啦中夹杂着他哼哼哼的鼻音,与苗四女高嗓门的痛说非常协调,好像苗四女是女声独唱,而他提供背景音乐;大姑娘小张则左手轻抚在摊开的笔记本上,夹着圆珠笔的右手托着腮,很乖很有兴味地望着苗四女。可能是小张的认真态度让苗四女对自己的形象产生了自省,她在讲述中好几次忍不住站起来走来走去,同时下意识地用手扇着黑脸前方的空气。苗四女稍大而沉的步子让小张推想到她在自己这个年龄时的神态和举止(一个迈着像赵本山那样的步子的大姑娘),于是一股更浓的笑意从小张的胸中上升,一直涌到脸上,使她的笑容看上去更动人了。
大孟和小张是资料室的常客,都知道苗四女有个口头禅:真烦,烦死了;烦死了,真烦。换着用。今天苗四女忙着揭发杨学丽,竟然把口头禅都给忘了。如果不是恰在苗四女歇气儿的当口杨学丽长发披肩长裙曳地地进来转了一圈儿,前者很可能就要开始诉说自己的不顺心事并连珠炮似的打出口头禅了,———杨学丽的短时间出现使苗四女大受刺激,刚通过义正词严的批判平静下来的心情又激动起来了,妒火使她再次忘记了自己的心事和烦恼。杨学丽刚走出资料室,高跟鞋还清脆地敲打在楼道里,一直坐着没动的苗四女终于响亮地发出了一个爆破音:呸!
然后她像吃零食技巧高超的女孩子吐瓜子皮一样将这个感叹词不断地爆出嘴唇:呸!呸呸!呸呸呸!呸呸……
小张不再出神地望着苗四女,她埋头抄写资料,偶尔不易觉察地将身子扭动一下。大孟就坐在苗四女对面,隔着一张大桌子的宽面,他想举起报纸遮住脸,动了一下,没好意思。苗四女坐得端端正正像一只矮瓮,一只手掌放在穿着紫红色裤子的粗大腿上,另一只骨节粗大的手掌放在绿色的桌面上,目光阴郁而空洞,像一个听话的小学生练习英语辅音发音一样执著地念着:呸……仿佛已成机械惯性,在不考虑摩擦力的理想情况下就会无休止地进行下去。
大孟有点撑不住了,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门口———不知道想走还是盼着有个人进来找苗四女搭话。他看到苗四女大脑袋所镶嵌的门口黑洞洞的,同时拿不准苗四女是不是注意到了他的反感动作,于是嘴角赶紧又挂上了笑容,准备低下头跟她打持久战了。就在大孟把头低到一半时,眼角的余光瞥见坐在这张大桌子远远的左侧的小张仿佛笑着望了他一眼,大孟心中一颤,又奋然抬起了头,但他没有去迎接小张的目光,而是笑着对苗四女说:
  苗师傅,我看你还是说你那个“烦”字吧,再“呸”下去我就要成落汤鸡了。
苗四女瞅着大孟一愣,仿佛刚从梦中醒过来,她嘴上说,了不得了你个“贾”大孟,我吐我的碍你什么屁事了。转念想到刚才的情形是有点意思,忍不住噗嗤笑了,继而仰天哈哈大笑,同时扭过粗壮的腰身去不让大孟看到她大张着嘴的样子。大孟望着苗四女,也哈哈大笑,同时暗想:这个丑婆娘年轻时一定有点风韵,看她这么老了还羞答答地做怪相,看来她要是像杨学丽那么漂亮,一定更不正经———是不是风骚娘们儿,两个神情最说明问题:一个是眼神儿,一个是笑。
苗四女笑完了,依然有点难为情,剜了大孟一眼说,“贾”大孟,怪不得你快四十岁了找不下老婆,你就不讨女人喜欢。大孟哈哈一笑:主要是我不喜欢女人,尤其不喜欢像你这样唾沫星子横飞的女人,除非我是个开雨伞店的。哈哈哈,你说是不是小张?小张没抬头,发出了一点笑声算是应答。大孟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见她的嘴角往上弯了弯,但心里已经有了得意的感觉了。
你就不是个正经人!苗四女不屑地对大孟作了评判,把两只胳膊盘在桌子上,歪过脑袋对着小张额前垂下来的一绺浅黄色的头发问,小张你跟我家天天是同岁吧?小张抬头说是。我家天天跟你比就太传统了,她不会打扮;她长得像她爸,不算太好看可也挺耐看,可惜身材像了我,又矮又胖,不过她要是像你一样会穿衣服会化妆,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找不下对象。苗四女羡慕地打量着小张唉声叹气。真烦,她终于说。小张礼貌地笑笑,用亮亮的笔杆儿把那绺头发捋到耳根后头,做出一副准备倾心长谈的样子说,我觉得天天挺漂亮的呀,她心地很善良,属于那种温柔又聪明的女孩子;我觉得她很惹人疼爱,现在的男孩子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天天迟早会找个好男朋友的;我看是她现在还瞧不上什么人。小张说话慢悠悠的,但口齿清楚语调柔软,普通话也很标准,苗四女的眉毛在她说话的时候渐渐向高处挑去,最后合不拢嘴了,仿佛小张的话是甜东西做的。苗四女热切地听小张讲完,黑脸欢喜得成了紫色,禁不住傻笑了两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了盘在桌子上的臂弯里。小张趁此机会和大孟交换了一个眼神,大孟于是说,苗师傅,你看我做你的女婿怎么样?苗四女在抬头的同时说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把你用两台起重机拉长了还差不多。兴奋的笑容依然留在她脸上,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烦哪,真烦,烦死人了,要是把我家天天和月月合成一个人多好,我家月月又漂亮身材又好偏偏是个傻子……我倒宁愿我家只有一个女儿,像天天一样聪明,像她姐姐月月一样漂亮……烦哪;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我家月月了,她傻是傻可绝不是精神病,一般傻子脏得要命,我家月月可爱干净了……算了,说这些干啥,说了老天爷也听不见,听见了它也不能让我重新活一回、重新找对象结婚,生一个健康漂亮的孩子。烦死人了,真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