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妖娆雾马关


□ 刘兆林

  马关在云南的大南端,连去年百年未遇的南方大雪灾,都未摊上一片雪。我已查过厚厚的马关县志了。历史上下过许多场冰雹,都有一一记载,却没有一笔是关于雪的。我从以雪著称的东北到马关,纯粹飞行时间五小时(不算中途停机和转乘),再加上从州府所在地文山乘汽车两小时,途中行进七小时。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飞了七个小时,是什么东西吸引我万里迢迢飞往一无所知的马关呢?也许,正因为马关无雪。
  马关有雾啊!
  马关县志上曾记载过一次罕见的雾相:“1991年1月1日清晨,山城郊石门坎村至花技格村的公路地段。从7点30分大右到10点。出现罕见大雾,堵塞近百辆车子,初时雾色灰淡,约十分钟后,转浓交黑,连路面也难辨清,有一公里多路段,漆黑如夜,伸手不见五指,行人相互对撞,汽车灯光照射不出去——”马关是南疆有着138公里国境线的边防前哨,那里的雾就不仅美丽,而且具有了军事价值。那真是能填满山谷爬满山头抱住群山遮住高天滋润人畜滋养花草树木,还能保家卫国的爱憎分明之雾。八十代初我曾到过离马关不远的麻栗坡前线体验战场生活,写了一篇《雾里一团烟》小说,歌颂边防战士在大雾掩护下完成自卫还击任务捍卫祖国领土完整,但爱情和生命却像一团烟样消失在雾中的故事。从那我记住了南疆的雾。今年的马关之行,我又知道了,当年马关2676平方公里的雾土上,有汉、苗、壮、傣、彝、瑶、布铱、蒙古、仡老、和拉基等11个世居民族的许多个人和集体为自卫还击保家卫国立过战功。今日的南疆雾里,已不再是硝烟,而是幽远好听的牛铃声穿拢起来的无数小康生活图景与故事,但我仍能嗅觉到雾中当年战地黄花的香气。没有了硝烟的马关雾,虽没有北国雪那样脾气一发或拦路劫车或施冷冻人或让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魄力,却有以柔克刚帮英雄用武的超常智慧,和保护自然资源的卓越能力。
  雾中的马关分外妖娆!
  到得马关的第三天,是六一儿童节,我们乘车到古林箐乡去看自然保护区,正是迎着浓雾去的。那雾好厚啊,仿佛从车窗伸出手扯下一片。就可拧出水来。能洗脸拭汗甚至解渴,使得我这干燥惯了的北方汉子立时全身好生滋润。浓雾又像毛毛雨,把路上的红土滋润软了,使车轮停在陡坡上打空转。我们下车来推,又发现,远看像染料样美丽的红土被雾一润,仿佛收进瓶子里便可以作画一般鲜艳生动。推完车,舒口气。弯腰向路边挂满雾珠的草丛擦手时,我的双手被刺进了好几个芒针,原来是药用植物两面针刺的。不想这么著名的两面针植物竟然那么低矮,不是你的手脚触及到它叶片两面都长满了的尖锐针刺,你都很难发现它,它那两面长刺针的叶片遮掩着的小小果实,圆溜溜,绿幽幽,形状和花纹都像微型西瓜,这又让我联想到当年边境线上的地雷。我之所以注意到它并留下如此深刻印象,是中央电视台曾很长时间作过两面针牙膏的广告,而我正好就特别爱用这个清香爽口护龈洁齿的牙膏。由两面针我自然联想到当年自卫还击作战时遍布马关138公里边防线上的无数地雷。谁敢心存恶意动手动脚前来侵辱的话,必然遭击受刺。两面针的性格有点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英雄马关人。于是我连忙用手机拍下两面针果的照片,并用彩信方式发送给远方也爱用两面针牙膏的朋友,欣喜地告诉他,我在马关看见了珍奇的两面针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