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4046修正案》说起


□ 陈 纳

  二○○六年五月十八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参字·4046修正案》(S. Amendment 4046)。虽然这只是一项对还在讨论之中的关于移民改革的S.2611法案的“补充意见”,却引起了非常广泛的关注,原因是它触及了美国政治中的一个高度敏感的问题——确立英语为美国的官方语言。媒体纷纷指出,这是有史以来美国参议院第一次就官方语言问题通过的法律文件。
  说来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作为一个高度法制化的国家,美国建国二百三十年来并没有一个法定的官方语言。同样耐人寻味的是,当有人要通过立法把政府已经沿用了几百年的语言确定为官方语言时,竟然那么困难重重。即使在已经通过的《4046修正案》中,“官方语言”(official language)的字眼也始终没有出现,而是羞答答地提出将英语法定为美国的“national language”(民族/国家语言),既避开了“官方语言”这个敏感点,又得以强调民族和国家的意识。如此文字游戏和政治游戏并演,足见提案者用心良苦,也体现了美国语言政治的微妙。
  其实,作为一个以移民为立国之本的国家,美国社会的语言问题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据克劳福德(James Crawford)教授研究,早在十八世纪中叶,作为大英帝国殖民地的宾夕法尼亚就发生过围绕语言的纷争。当时宾夕法尼亚的德裔移民占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他们普遍使用德语,包括在许多公众场合,造成一定的社会影响。作为人口多数的英裔对此深感不安。甚至,身为社会名流的富兰克林也亲自出马,四处散发小册子,指责德裔离心离德,并警告说由此可能导致社会动荡。
  关于美国独立时的语言问题有二说。一说,美国的国父们并未多加考虑就沿用了殖民地时期的政府语言——英语。《独立宣言》就是用英语写的;另一说,在宣告独立的大陆会议上,代表们为用英语还是德语作为工作语言争执不下,最终投票决定,仅以一票之差选择了英语。无论历史的真相如何,美国语言政治的正式开场是在建国半个世纪以后。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美国开始推广公共教育。一八三九年,俄亥俄州首先通过了双语教育法,为有需求的学生提供德语—英语双语教育。此后有十多个州跟进制定了双语教育法,所涉语言包括德语、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在一个多民族的移民社会里,这样的立法既满足了现实需要又深得民心,也体现了自由、平等、包容的美国建国思想。
  然而,二十世纪初,情况变了。时值美国大移民高峰,新移民“美国化”的问题提上议事日程,甚至成为一种社会运动。总统罗斯福号召新移民放弃原有的文化传统,尤其要放弃母语,学习英语;甚至提出,学不好英语的移民应回老家。第一次世界大战引发的排外风潮把“美国化”运动推向更为保守的立场。德语首当其冲。战前约有25%的美国中学生学习德语,大战期间几乎全部停止。其他外语也横遭池鱼之殃。双语教育法纷纷废止。与此呼应的是一九二○年前后的一系列移民法规,严格限制非英语国家的移民。随着新移民急剧减少,“美国化”问题日趋淡化,语言政治也就逐渐平息了。
  语言政治的再兴起约在半个世纪以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充满动荡和变革。一九六四年通过的《民权法》(Civil Rights Act)标志着民权运动的重大胜利。一九六五年的移民法修正案为非英语国家的移民重新开启了美国大门。新的移民潮带来新的语言问题。这时,美国的主要语言少数民族已不再是德裔或其他欧裔,而是来自拉美地区(尤其是墨西哥)讲西班牙语的“西裔”。一九六八年通过联邦《双语教育法》的初衷就是要改善西裔儿童受教育的情况。这项由民主党发起的立法,既迎合了西裔选民,也符合民主党的“统一战线”方针。然而,双语事业的长足发展却是在共和党总统尼克松任内。
  尼克松于一九六九年就职后,出于政治战略的考虑,采取了一些相当自由主义的政策,包括对双语教育的肯定和支持。政府主管部门就语言少数民族的“语言权”问题出台了文件,并逐年增加双语教育的经费。一九七二年大选结果显示,该策略颇为奏效,西裔对尼克松的支持率比一九六八年大选有成倍的增长。尽管尼克松的兴趣所在是政治影响和选票,但客观上促进了双语教育的发展。
  为了推进双语教育,西裔等少数民族做出了极大努力。他们与那些有法不依的教育部门展开坚决的斗争,直至把他们告上法庭。在诸多诉讼案中,给双语教育乃至整个双语事业带来重大转折的是“刘诉尼考尔斯案”(Lau vs. Nichols)。这起涉及洛杉矶华人的官司从基层一直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刘案”于一九七四年一月胜诉,一方面给双语教育带来了“爆炸性发展”,另一方面,由于最高法院的裁决将“语言权”归于“民权”范畴,为双语问题扩展到社会生活的更多方面提供了权威性依据。此后通过的一些涉及司法、选举、行政、医疗等方面的法规都与此直接或间接相关。例如,一九七八年的《法庭翻译法》(Court Interpreters Act)规定,要为刑事诉讼案中不通英语的被告提供法庭翻译服务,就是为了保护被告人享有正当法定诉讼程序的权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